一根小鱼刺

@ 十一月 25, 2011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Big Bang不棒》】

这事儿要怪只能怪我爹,谁让他把一碗汤面条做得如此出神入化呢?

结果我妈她老人家吃到最后,意犹未尽,举起碗来,将汤也一扫而光。谁知悲剧发生了。

一根潜伏在汤里已久的刺,最终横亘在老妈的喉咙。几番周折,喝水、咽口水,都不顶用。如此难以摆脱,就像上帝布置好的一样,卡在一个根本无法触及的角落中。所幸的是,说话没问题,只是她吞咽口水的时候,会产生一阵阵撕裂般的疼痛。

自此,一场与一根刺的战争正式拉开序幕。

当晚去中心医院,说这样的病人不收。于是到西京医院,医生看了之后,决定做喉镜,晚上没有条件做,只好等到第二天早上再来。

第二天一大早八点半到西京医院。大清早人山人海,摩肩接踵。等了好半天,挂号、划价、拍片子,拿到片子,说喉咙壁上无异物出现。医生建议做造影,于是再来一遍折腾。造影结果出来,片子显示食道壁上有略微穿刺。医生说他们没办法做,推荐去唐都医院。

此时已经11点,挡了出租杀向唐都医院。挂急诊,急诊转耳鼻喉科,大夫看了片子后,说自己做不了,因为异物下潜的程度太深,建议转胸外科。于是马不停蹄杀向那里,找到主任将事情来龙去脉再说一遍。这主任略微沉吟了一下说,这事还是得慎重,外胸这里的手术不小,得开胸取刺,我再给耳鼻喉科的医师打个电话,能做的话尽量安排他们做。

最终方案定下,耳鼻喉科的人先上,全身麻醉,看能否直接取出刺,如果角度实在太过刁钻,直接让外胸科的人在手术台上接手,那时就要开胸腔了。

事情发展到这里,我已经目瞪口呆,一根小小的鱼刺,竟然折腾出这么大的动静。确定好手术方案,家属签字是我和父亲一同进去的,这也是我生平第一次看到白纸黑字上那一条条触目惊心的手术风险事项。

从下午两点多就开始等待,其间回家拿了一些洗漱用品和充电器,路上各种堵,三个多小时回到医院,母亲还没进手术室。就这么等到晚上10点半,终于上了手术台,11点20分手术结束,异物取出。11点40分人被推出手术室。一切顺利,谢天谢地。

10月24日唐都医院内科门诊
@大笨神 10月24日 摄于 唐都医院内科门诊处

一整天,我再次充分体验到身为一个鸡国人,生活是多么辛苦不易。尽管是小病,却被多家医院几番拒绝,缴费昂贵不说,看人脸色不说,单是在各个单位之间来回折返,在如迷宫般的建筑内寻找下一个目的地,就已经让人心力交瘁。期间摩肩接踵的大部分人,满脸苍老和风霜,身着破旧不堪的衣物,席地而坐,等待传唤,显得卑微不堪。穿梭在他们中间,感觉自己也是他们的一分子时,才会发现落地窗、高脚杯、燕尾服、明晃晃的跑车、香艳的美女、妖娆的夜店,都只是人们编织的一些梦而已。生活深处,你最终需要面对的,是一些锈迹斑斑的人和事。

希望老娘经此一役,能够诸般小心。

一根小鱼刺 二维码相关阅读
拔牙记
来自靖边的老太太
病房三记
掉鼻子的农民工


8个 群众围观在“一根小鱼刺”旁边

  1. 人造的一堆土 说:

    希望老娘经此一役,能够诸般小心。

  2. @便利店里 说:

    最后的描述甚为精妙,令我想起一年前自己在西京住院时的种种心境

  3. 匿名 说:

    身为一个鸡国人,生活是多么辛苦不易。

  4. 草坪驿站 说:

    身为一个中国人,生活是多么辛苦不易。

  5. 匿名 说:

    唉,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6. 乐乐爷 说:

    身为一个中国人,生活是多么辛苦不易。

  7. 浆水面 说:

    “锈迹斑斑”,确实。

  8. 午夜咖啡香 说:

    不敢得病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