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寸之间

@ 十一月 28, 2011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绿灯》】

在Email时代谈邮票,就像在核武器时代谈刀与剑,是件和“当下”脱节到几近奢侈的事。

在通讯不发达的年代,邮票曾经甚具实用价值。那时手机闻所未闻,电话极其罕见,即使是同在一个城市里的恋人,不见面的日子想说些心里话,常常也要借助信件。自己小时候,也曾把邮票好看的信封泡到水里,小心翼翼地揭下邮票晾干,收集在一本绿色封面的集邮册中。这样的集邮当然不成气候,而且这本集邮册早就在不知哪一次搬家中消失无踪,如今说起来,倒也不是特别惋惜——每个人回望自己的少年时代,总不难找到几样比集邮册更珍贵的,一去不返的东西。

从学校毕业后就很少写信了,工作信函自有收发人员拿去寄“邮资总付”。更休提短短十几年网络以摧枯拉朽之势把大半个地球连在一起,熟识的朋友至少有两三种网络联系方式,更可以轻而易举地和素未谋面的人远隔太平洋和十几个时区你来我往聊得不亦乐乎。在这许多年里,邮票仿佛从我的生活和视野中消失了。

今年因为手头的版面上要刊登一组有关邮票的专栏,每星期都要查找大量邮票的图片。这些年来遂第一次有机会认真研究那些小小的图画——不久前的、几年前的、十几年前的、甚至几十年前的邮票图像,一张张一组组地出现在电脑显示器上:用四枚邮票讲述的民间传说、运用各种艺术形式表现的十二生肖、珍稀的动物植物、古典名著里最经典的瞬间……在小小的画面里一一呈现。

邮票

其后不久,在有机会小心翼翼打开一位集邮前辈的邮册时。那些精心设计和精美印制散发的华彩,毫无悬念地击中了我——美,从来是无往而不利的武器。有几张邮票上的编码显示这张邮票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然而,岁月可以背叛青春,却永远不会背叛真正的美。隔着几十年岁月,隔着透明的保护纸,那些小小的画面还是美到让人窒息。在举目所见皆是“最高摩天大楼”、“最大广场”的今天,种种对“高”和“大”的炫耀已经让人厌倦透顶,这玲珑的、甚至需要拿着放大镜细细体察的美,让人很容易就在一本邮册中流连忘返,忘记了时间。

关于邮票的工作告一段落,我对邮票的欣赏和喜爱却刚刚开头。按官方说法:邮票是“国家名片”,每个国家发行邮票,无不尽选本国最优秀、最美好、最具代表性或纪念性的东西,经过精心设计,展现在邮票上。涉及的内容更是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方方面面,各行各业应有尽有,使得方寸之间的小小邮票成为包罗万象的博物馆、容纳丰富知识的小百科。然而在我这个门外汉心里,让我远超工作所需一头扎进去的,真的就只有:美——凝固在方寸之间的,不折不扣铁证如山的美。

邮票在网络时代有点不合时宜?这也未尝不是好事一件——因为,一向只有那些美而不合时宜的东西:油画、雕塑、书法…才有资格进入殿堂。邮票从此可以专职负责美——方寸之间万千气象的美。而真正的美,一向并无用处,只是美,让每个看到的人失神半秒,心跳漏掉一拍,不能呼吸,回过神来后叹息复微笑,觉得活着还是值得的。

这方寸之间的美,我曾经错过,幸而终于重逢。

《方寸之间》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桂花香里
生命不息 排队不止
一封17年前的情书
一个人的西安之旅


1个 群众围观在“方寸之间”旁边

  1. 匿名 说:

    唉,我也集过一段时间的邮票,虽然不成气候,但是还是很喜欢那种收集的过程。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