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 十一月 29, 2011

原文首发于《人民法院报》,作者“董强强”系美籍华人,目前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工作,感谢“葛峰”的推荐。】

神圣的公民义务

下班回家打开信箱,一封来自法院的信赫然在目:“陪审员任务通知书”。可不能小看这封信,拿着它去请假,任何单位领导都得无条件批准。

担任陪审员是美国公民义不容辞的职责,收信人必须按指定日期去法院报到或者提早申请延期,无故缺席者将受到重罚。有些人千方百计找借口想逃避,我却非常想体验一下这种经历,然而,入籍8年来,我年年候选却次次落选,供职法制机构的身份限制了我在某些案子中担当陪审员的资格。

根据通知,在指定的一周内,我必须每天中午拨打专线电话,输入代号,一旦听见入选的录音,需1小时内立刻赶到法院。这种候选陪审员的程序和我以前经历的不同,过去几次都是每天早上9点就在法院等候,等到下午5点没有中选第二天再去,直到法院说可以回去上班才算完成任务。

我连打了3天电话,平安无事,照常上班。第四天中午终于接到指令,扔下饭碗就赶赴10英里之外的法院。当我气喘吁吁地来到候选厅签到时,里面早已坐满各界人士,秩序井然,鸦雀无声。很多人带着手提电脑,边工作边等候,每隔十几分钟就有工作人员前来报名单,由于几个案子同时进行,很快大家便分批离开了。

我们这批大约50多人,进入了一间听证室,室内已坐了几个人:法警、速记员、辩护律师等。门刚关上,又听见报名字,首批12人,外加2名候补,依次入座陪审席。我不在其中,和其他人坐在旁听席候选。这时法官入场,全体起立。他身穿黑色长袍,满头银发,令人肃然起敬。法官简单介绍说,此案涉嫌醉酒驾车,被告人为中年西裔男子加西亚,原告为市警察局,目前的任务是选出12人组成陪审团。

接下来,陪审席上的候选人便根据提示板上的问题开始自我介绍(包括姓名、职业、婚姻、子女状况等)。12人说完后,被告的辩护律师和检察官(原告方)轮流向他们提问,大部分问题都与喝酒驾车有关,根据各人的回答进行筛选。不到几个回合,首批12人就被全部淘汰了,其中有退役警官,警员家属,对警员有成见的,曾坐过牢的囚犯,本人或亲友中有醉酒驾车记录的,要参加毕业考试的学生,忙着求职的失业人士等。一名中年妇女在回答问题时突然泣不成声,原来她的丈夫和爱子在车祸中丧生,肇事者正是酒后驾车失控。她是全家唯一的幸存者,三年来一直生活在噩梦中。法官当即准许她退场,大家以同情的目光向她告别。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在场的50多人已经走得差不多了,终于定下了12名陪审员,我竟是其中之一!我很纳闷,双方都没有向我提问,怎么就选上我了呢?也许他们认为我是东方人,对双方都没什么成见,所以让我留下,不过我确实是非常痛恨醉酒驾车的行为。

严明的陪审纪律

第二天开审此案,法官宣布纪律:不得在听证室以外交流案情,不得使用手机,任何记录手稿都要上交法庭等等。随后,全体陪审团成员起立宣誓:陪审员的责任是根据法官解释的法律,但不受法官的任何言行或建议而影响,完全以证据为基础,在没有偏见或同情的基础上公正裁决。

美国法院庭审中的陪审团
美国法院庭审中的陪审团(图片来自网络)

案情是这样的:去年11月的一天晚上,被告人加西亚和女友观看垒球比赛时喝了两杯啤酒,比赛结束时下起雨来,加西亚匆忙开车回家,途中经过警方突击抽查站遭逮捕,他不服,请来律师辩护,理由是警方依据不足,测试仪器不精确。

首先出庭的证人是资深警员莫里克,那天正是他当班执勤,每3辆过往车辆拦下一辆抽查,轮到加西亚时,发现他眼睛发红,问他是否喝酒,加西亚承认几小时前喝过啤酒,于是让他下车做测试。项目一:脚掌先着地向前走9步,然后掉头直线返回。加西亚走了几步后,犹豫了几分钟,竟然倒退着走回来;项目二:单脚直立,另一只脚提起,离地6英寸。加西亚试了几次,无法站稳,连1英寸也提不起来;项目三:数数字,加西亚颠三倒四多次出错;最后一项是吹气测试,口腔气体含酒精浓度为0.088%,略微超过加州规定的0.08%。综上所述,罪名成立,加西亚被拘留。两小时后,加西亚在拘留所抽血化验,酒精含量为0.077%。似乎低于加州的标准,这正是被告人请律师辩护的主要原因。

第二个证人是狱警,他证明拘留所里的所有测试装置每年定期检修,数据精确无误。

警方最后出庭的是验血机构的专家,他画了几张图表,向陪审团详尽地讲解酒精在人体的吸收过程,强调血液中的酒精含量会随着喝酒时间的长短而变化,加西亚喝完啤酒6个多小时后受检,血液中仍然有0.077%的酒精含量,说明他驾车时肯定超标很多。

被告方也有3人出庭,证人是加西亚的女友,证实他驾车前3小时喝过啤酒,并吃了两个汉堡。辩护律师则一再强调当时的情况特殊,由于淋雨,加西亚浑身湿透,直打哆嗦,当然站立不稳,注意力也无法集中。第三个人是被告人花钱雇来的一名化学方面的专家,从另一角度向大家解释了酒精在血液中的消化过程,说明加西亚体内的酒精含量并没有超标。

就这样,双方来来回回提问辩护,我和其他13名陪审员(其中2名候补)正襟危坐聆听了整整两天,脑袋里七荤八素,不知相信谁的话。我认定不管如何辩解,醉酒驾车总是有罪。

“一致”的陪审表决

最后法官宣布陪审团表决时刻到了,我们来到听证室旁边的小屋子,关起门来投票。由集体推选的组长发给每人一张白纸条,只能在上面写一个词:有罪(guilty)或者无罪(not guilty)。别看大家耐心地坐了两天,裁决只花了不到一分钟,12张纸条便交到组长手上,打开一看,11张上写着“有罪”,唯独有一张写着“无罪”,这下大家傻眼了,按照规定,陪审团达不成共识就要重新开审,谁也不愿再坐两天呀。组长还真有能耐,三下两下便找出了与大家意见相反的那个人,重点突破,其他人也苦口婆心地劝说,希望他重新考虑。半小时后再次投票,总算12张纸条上都写着“有罪”,我们都松了口气,回到陪审席上落座。不久,法官宣布陪审团的裁决,此案就宣告结束,我的陪审员任务就此完成。

半个月之后,我收到法庭寄来的一张支票:交通补贴费1美元34美分。天哪,怎么算的?我可是来回法庭跑了6趟,汽油费怎么也得10美元!难怪很多人不想当陪审员,除了没有工资以外(比如自雇人士或某些私人企业雇员),还得自贴汽油费,要是碰上复杂的刑事案件,说不准拖上个十天半月,那就惨了。幸好我们公务员没有这种顾虑,只要有“陪审员任务通知书”,无论请假多少天,工资照发。许多华人新移民接到通知后回复:“英语程度差,听不懂案情,无法公正裁决”等而获豁免。反之,也有一些美国人去应聘担当大陪审团成员,经常要去法院听证,每天可领取15美元补贴,对热心公众服务的退休人士来说,倒是个不错的职业。

我在美国当陪审员 二维码相关阅读
醉驾入刑,我反对!
假如你的律师欺骗了你
当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为什么选择司法途径


4个 群众围观在“我在美国当陪审员”旁边

  1. yeti 说:

    Grand Jury最威武!

  2. jason 说:

    前几天才看完了经典的老电影1957年的原版《十二怒汉》

  3. tinytian 说:

    文章作者显然是不够资格做本案陪审员的,就“非常痛恨醉酒驾驶”让律师听到这句话,无疑是会被踢出局的。

  4.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呀 2楼提醒了我 我的十二怒汉在硬盘里躺了个把月了都还没看呢 哈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