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市的温度

@ 十一月 29, 2011

【感谢作者“酷玩”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短书评:退步原来是向前》。】

香港是一个略显疏离的寂寞城市。

这里住着无数吃着泡面、喝着咖啡的白领,外表光鲜内心寂寞;也有可以写出如雕刻时光般绚丽文字的林夕、亦舒;甚至还有单纯如简笔画却寂寞如海底鱼的漫画家几米。有那多人述说香港,是因为香港足够奢华,也足够寂寞,无论哪一种文化似乎都无法深入进去。没有文化,就当海绵,香港的海鲜杂碎面就是香港的文化特征,足够八卦,也足够乱七八糟。

在这个变化剧烈的弹丸之地,无数人承受着焦虑的压力,化解压力有时是人一辈子的学问。不要求进步的人,压力不会这么大,有良心的人才有压力,很多人以为焦虑是多愁善感,是情绪的问题,其实是脑分泌出了问题。所以林夕,这个与焦虑症搏斗5年的香港词人,写出《原来我并非不快乐》这本书。

曾经,这个男人听到电话响起会全身发抖,也不愿意外出,整夜整夜失眠,尝试过所有抗拒失眠的方法都没有用,只有依靠药物,每天要吃10粒半安眠药。

5年过去了,林夕依然是林夕,那个把梦字化作林与夕的男人,终于可以安心地做梦,不用受失眠的困扰,参读佛法的他,拿出了《原来我并非不快乐》这本书,因为他觉得可以帮助别人,改善社会气氛,能为都市人提供快乐的方法和回答。尽管这很难。

其实每座城的距离都差不多,不变的是心境,变了的是年龄。城市越来越相似,是因为欲望的膨胀,成功的标准在大家看来都差不多,在失去与得到之间,寻找内心的平衡点。

电影《搏击会》也有句台词说:“我们没有世界大战可以经历,我们所有的战争,都是内心之战。”甚至主妇们爱看的TVB也用不断告诉人们:做人呢,开心最重要。

可是在21世纪,快乐不快乐是最不被人放在心上的。20岁的人,正青春,理想与现实碰撞,郁闷、焦虑、等待、收拾行装,和现实喝交杯酒,上路奋斗去…30岁,工作需要,孩子老婆需要,房子贷款也需要。背着这些,勇敢地像战士,卑微地像小草,上进地像6点钟的太阳,内心像老不开花的种子。时间诡异得盘点着生活。以前不花钱就可以保持笑容纯净表示快乐,现在的笑容却告诉别人,你是在高兴。但你真的在高兴么?其实在城市中也并非快乐。

夜色中的西安
夜色中的西安(By @瘦纸小茼)

在这个坚强的城市之中,午夜的电视依然在述说着战争、八卦、楼市、股市,而在昏黄的夜晚,明天和今天,你的生活又有什么不同?谁来告诉你答案?

城市的温度,不在于高楼大厦,不在于咖啡,不在于匆忙的公车与泡面,而在于内心。内心的快乐指数是城市的温度,城市的温度又折射着现代人的生活质量,现代人的生活质量已然被现代化的城市异化、扭曲,创造出无数的工业“铁男”。于是在林夕的笔端,留下了这样的一段话:“努力向外界寻求答案之前,先面对内心的世界,因为,求知容易求智难。”

这本书里写了许多不为人发现的小快乐,写了富有灵气与智慧的句子,也写了一个城市本应该有的温度。

一座城市的温度 二维码相关阅读
微观香港的细节
有故事的小城
港剧那些特色
丢了魂的城市


6个 群众围观在“一座城市的温度”旁边

  1. 哦买锅的 说:

    《原来我并非不快乐》…..是林夕《原来你并非不快乐》(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8.12版)的姊妹篇吗?新书么?- -!

  2. 哦买锅的 说:

    更正:不是《原来你并非不快乐》是《原来你非不快乐》。手误….

  3. 酷玩 说:

    我也忘了谁快乐谁不快乐了。您老就将就一下吧。

  4. 唐方 说:

    原来林夕有焦虑症啊,我一直以为是因为他喜欢黄耀明却无望,然后就写了那本书~

  5. convia 说:

    《原来我并非不快乐》,一定借来看~

  6. 匿名 说:

    干嘛要借来看,网上就有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