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中村农贸集市应该保留

@ 十一月 30, 2011

原文首发于豆瓣,为中国-挪威研究生联合教学课程论文中文原稿节选部分,原标题《城中村内传统集贸街市人类学调研与分析》,本文有删节。感谢作者“FANG.Y”的授权分享。】

“城中村”现象是伴随着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城市化水平不断提高的情形而出现的。然而长久以来,当我们只顾着将自己的眼光定位在那些日新月异的城市面貌之时,我们遗忘了这个地方…

与异国学生一起参与进行的人类学考察研究课题,使我们首次将目光聚焦在那里,关注那里的人们如何生活。正巧赶上西安地铁网路的建立以及第一条地铁线路不久前顺利开通,地铁与“城中村”这两个原本互不相干的事物悄然间紧密联系在一起。我们所考察的“北关新村”正是处于这样一个微妙的境地,它很“不幸”地处在了地铁线路覆盖之地,日后肯定会被地铁带来的城市更新和繁华替代。去调研的路上,我们不断反思着一个问题:地铁的开通对于当地人的生存究竟是会有怎样的影响?如果一旦结局正如我们所料,他们又会如何面对?

日常活动调研

1、总体观察

一天早晨,“北关新村”一个繁荣的农贸集市吸引了我们,促使我们下定决心在未来几天调研走访中对其探个究竟。

农贸集市位于村内一条窄窄的街巷之中,与街巷混合共存。在后来的几次悉心考察中,我们发觉这个存在于城中村内的农贸集市异常富有生机。不论早晚,那里都聚集着成群的人流,叫卖声不绝于耳,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我们在集市内穿梭,不时被人们之间种种的交往场景吸引。

集市内诸多商家店铺布局虽无统一规划与管理,但彼此间都认同于一种日益形成、约定成俗的布置方式。每家每户都会有自己固定的摊位点,争抢摊位点的现象不会出现(除非初来乍到者的闯入)。集市内摊位布置很有特色:街巷两侧民房的底层都被用来开商店(固定摊位),有小吃店、小型超市、杂货铺、小门诊部、小旅馆;街巷中部被流动摊位占据,在整个集市街巷内呈线形布置,容纳了服装摊、早餐摊、蔬菜摊,以及裁缝、香料等摊点。

北关新村农贸集市布置简图
北关新村农贸集市布置简图

早上,集市内的商店陆陆续续地开门营业,接着涌入人流。这一情形在中国普遍存在,被称之为“早市”。在早晨7点至11点之间,往来的人群主要集中在早点摊和蔬菜摊点、家禽海鲜摊点。购买新鲜蔬菜和吃早点成了人们一天生活的开始。据我们实地观察,来往的人中有步行的,有驾驶电动自行车的;有独自一人穿行其中,也有三两人结伴而来;在蔬菜摊点聚集的绝大多数是老年人,早餐摊点则多是上班族、上学的孩子。从他们之间的交往来看,买卖双方绝大部分已建立起了稳定的需求关系。在买卖行为进行的同时,伴随着言语上和表情上的些许交流,或许他们都视彼此为熟人。

中午(12点~14点),集市内依旧人流攒动,只不过多了许多售卖午饭的摊点,聚集的人群以年轻人为主,老年人并不多见。我们时常会遇到三三两两放学回家的小学生,他们也会光顾这些午饭摊点。

下午(13点~18点),据我们一天的观察,这个时段人流相对较少。除了个别商家门前有买家驻足停留之外,多数商家处于一种相对闲暇的状态。他们彼此之间有着言语上的交流,时而侃侃而谈,时而打个小盹,而且并不担心午休时会发生偷窃事件,因为商家与商家之间长久以来在相互磨合的过程中,已经建立起了一种隐形的联防网络。

晚上(19点~22点),夜晚降临,这是集市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刻。年轻的情侣们光顾此地,逛一逛首饰店,顺便在这里解决了晚饭;放学回家的小孩,奔跑在小巷里,手里捧着刚买的热腾腾的红薯,作为晚饭前的预备餐;也有只是图个热闹的人穿行于此;底层商店内的卖家走出门,张望着外面的热闹景象;年轻的妈妈坐在屋外,逗弄着怀里的婴儿,享受着一天的美好时光。

当然,我们观察到的各种行为活动贯穿于一天的每个时刻,上面的描述只是展示出每个时段让我们印象深刻的活动。

2、抽样调研

当我们还沉浸于关注这里的点点滴滴时,问题也随之而来:如此庞大复杂的社交网络,我们如何获取不同信息?在地铁时代已经来临,未来一切又将那么地不确定时,这里的人们又将有何打算?在将这里的商铺种类进行大致归类之后,我们区分出三种主要的不同买卖类型,进而对每种类型进行了抽样调研,或许能够获得更多的有差异性的有用信息。

同时,我们小组三位同学也总结出了需要当面询问的几点问题,大致分为日常活动时段、交互活动关系以及对于地铁开通的看法三大类。

第一种类型是普遍存在的蔬菜摊点。这些蔬菜摊点通常不具有固定的房屋进行售卖活动,主要集中于集市街巷的道路中部。

在采访中我们了解到,蔬菜商贩不是这里的常住人口,也不是以务农为生的农民。他们每天从远郊的大型农贸市场批发蔬菜,然后赶大早运输到这里来贩卖。因此这些以贩卖蔬菜为主的商贩在很大程度上行动很自由,用一辆中型农用车将蔬菜瓜果运来送去,方便至极,且流动性极强。

我们同时也了解到,这些蔬菜商贩彼此之间也在长期的交往过程中相互熟知了彼此,建立了一定程度上的默契感,同时来同时离开。在询问他们集市中有无淡旺季时,他们给出了比较明确的答复:一年内不同的季节没有明显的销售落差,但一天之内却差距明显,早上的生意比晚上好,中午则是最差的时间。谈到地铁时,这些蔬菜商贩往往持一种比较乐观的心态,他们对于开通地铁表示欢迎,方便了大家的出行,并且还认为地铁的开通对自己的生意不会有太大的影响,因为他们属于流动大军,可以在别处谋生。

第二种类型是饭馆和小吃摊。从事这种买卖的商贩通常都有自己固定的房屋作为营业载体。他们往往为了更好地招揽生意,会将摊点从屋内移至屋外,在沿街两侧的小平台上布置桌凳,厨房也会移至外面,利用做饭时溢出的香味招揽食客。

从接受采访的几家饭店的老板口中得知,这里从事餐饮行业的人绝大多数都住在这个“城中村”内,都以打工仔为主。他们一般以房屋租赁的方式获得一片经营场所,而这里的原住民则通常以收取房租谋生,自己不从事这些买卖。

从事餐饮行业也有明显的淡旺季之分。一年之中,夏季的生意明显比冬季好,原因在于人们乐于来集市消遣;一天之中,晚饭时段人流量明显增多,大量食客也随之而来;早晨往往不会开门,只是卖一些早点。在被问及地铁开通带来的影响时,这类人群的答复比较矛盾,一方面他们对政府的这项利民举措表示欢迎,另一方面,他们也表示些许的担忧,地铁对于他们的影响是间接的,地铁沿线地价飞涨,蕴藏着巨大的商业利益,这个村子明年会被拆除,那么何处谋生?

第三种类型涵盖了其他类型的商铺,包括香料摊、裁缝摊、服装摊等等。从事这类买卖的商贩与蔬菜摊贩一样,没有固定的房屋进行交易,但是在调研采访的过程中,我们了解到部分摊贩与那些有固定房屋进行交易活动的商贩具有亲属关系,或者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联系性(但绝大多数还是以独立的个体户形式存在)。

这类人群通常游离于固定与非固定之间,因天气而定。天气好了出来摆摊售卖,不好的时候则不出门,或者帮着其他店铺打理打理生意,收入来源比较灵活。这类商贩对于地铁的开通所持的态度与第二类的商贩没有太大的区别。

除此之外,我们对光顾这里的顾客也进行了随机的采访。他们中绝大部分为城中村内的居民,还有来自周边社区内的住户,很多人经常光顾这个集市,原因在于一方面比较方便,另一方面这里出售的蔬菜瓜果、生猛海鲜要比附近超市新鲜可靠。在与他们聊天中,我们了解到顾客们对于地铁的开通持强烈支持的态度,但是在谈及这个集市的存留问题时,多数人表示比较遗憾,并怀有一种留念之情。

建筑学和人类学分析

当实地调研一天天完成,我们获得的信息也越发充实,在汇总采访信息以及绘制相关调研图表的过程中,我们也越发感叹这一集市自生出来的活力。通过研究绘制出来的人流量分析图表,我们发现一年中不同季节,一天内不同时段,虽然不同商家面临着各自的淡旺季处境,但这个集市始终保持着旺盛的活力。这是一种当地人自发形成的热闹场所,而非专业人员有意规划。

产生这种积极良态互动空间的关键因素是这里特定的消费文化。从表面来,“城中村”的原住民在物质上、身份上都已是都市市民,但他们身上根深蒂固的乡村文化传统却无法在短时间内消失。同时,有些市民因为市中心高昂的房价、拥挤的交通和工作的压力,看中了“城中村”的房屋。这些人可能是真正的上班族,他们为了享受郊区相对安静的生活环境、比闹市低廉的房价以及便捷的交通等优势,也入住“城中村”或附近小区。这样一来,就形成了“城中村”特有而复杂的居民结构:原住民、外来流动人员和城市居民。三者所处生活环境不同、接受的教育不同、 生活习惯和风俗各异,消费观念上也显现出不同的方式,从而形成特殊的消费文化。

以“城中村”为母体的传统集市,因其消费品质的平民化和多样化,不同阶层的人都能在此获得消费观念上的认同。久而久之,这种消费模式又建立了一定范围之内的认知信任体系内,使得买卖双方供需关系长久不衰。

北关新村农贸集市

然而,在探究传统集市生存状态时,我们面对这样一个问题:地铁贯通后,城市改造波及此地时,这里将来重新规划的商圈是否依然热闹?能否获得当地人的认同?逐渐地,一个清晰的概念浮现出来:将这个传统集市设法保存下来。或许,这个传统集市进行一次彻底的“变脸”,才能顺应时代的需求。

所谓“变脸”,即变“被动”为“主动”。传统集市内的购物消费活动也可以成为一种变量,它会随着当地社会复杂程度的增加而更加多样化。我们设想在维护这个传统集市现有气氛的前提下,引入提升其活力和多元化的手段,促使其适应城市改造趋势。现有集市目前维持活力仅局限于消费这一种模式。随着人们日益增加的活动需求,单一性的交往活动已无法满足人们的要求,因此,或许可以添加一些新鲜元素,增加人们交往活动的方式。例如定期举办一些类似嘉年华的活动,或将购物与老年人的锻炼、年轻人的谈情说爱结合起来,在集市内布置相应的活动设施,另外,借助游乐设施吸引儿童也是一个不错的想法。

除此之外,规范这个传统街道集市的运作、改善卫生条件,以及想方设法扩大其影响力也是很重要的手段。

当然,不论我们如何设想,也许异想天开,也许不切实际,目的性是很明确的,那就是设法将这个有着很长历史的传统街道集市保留。或许再过很多年,当这个“城中村”消失,这个集市却能够依然开张,诉说这里的过去,给曾经在这里生活过的人们留些许回忆。

总结及反思

完成这一研究课题时,我们对“城中村”这个特殊的城市组成体有了很多感悟。全球化进程日益加快,不同文化间的冲突和竞争加剧,诸多地域文化泯灭,传统文化被割裂。在中国,随着城乡居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城镇和乡村的风貌迅速改变,许多曾经值得我们回忆的场所、环境灰飞烟灭。曾经,“城中村”里住过许许多多的人,他们为了自己的梦想奋斗,同时共同推进着中国现代化的进程。然而他们赖以生存和寻求庇护的城中村,却在他们不断建设城市的手中毁掉了。这迫使我们反思。

研究这一课题,让我们明白,一个场所对于一个人的重要性绝不仅仅只在于容纳和庇护。更重要的是,当一个场所具备了人们共同情感归宿的特征时,它就不再是一个简单的物质组织形态,它上升为精神归宿。当一个具备精神特征的物质空间泯灭时,最大的灾难莫过于人们逐渐失去对同一场所的归属感与文化认同性。这就是当前中国发展所面临的问题。

传统街巷集市应该被充分重视,因为那里不再是简单的消费场所,而是汇聚着很多人情感的归属。当我们采访那些生活在集市中的人们时,不论是卖家还是买家,我们都能够从他们的言语中感觉到他们对于这个集市怀有的亲切感。集市的保留,不仅是我们的态度,也是更多人的态度。

城中村农贸集市应该保留 二维码相关阅读
城中村:一个城市的下半身
仁义村
住城中村 去洗头房
消灭城中村,我们去哪住?


3个 群众围观在“城中村农贸集市应该保留”旁边

  1. abc 说:

    这篇写的真不错。不过怀念归怀念,怀旧归怀旧,该消失的终究还是会消失。城中村是发展中的阶段性产物,对多数居民而言,是由穷变富时的过渡居住地(实际上过渡成功的并不占多数)。

    欧式美式的生活有一定参考性,城乡基本无差别,人不用非到城市发展,且家家能有车,出行无障碍时,现在的很多问题都将不是问题。何时能整体实现?个人估计至少要50年以上。即使如网上某些人叫嚣的打倒某某某后,也至少要50年。

  2. convia 说:

    这篇论文真的很好,给我提供了一些参考,谢谢作者和INXIAN的编者~

  3. 阿拉丁 说:

    城中村的集市周边地铁等市政投入必然拉高沿途地产价格,地铁的成本不可避免的在较长时间内在附近收益地段的租金中体现出来,按照中国市政设施的更新率,这个成本摊薄的年限必然比较短,会很快拉高当地的地价和租金,根据房东和租客的口头协议模式,到时候政府不来赶,房东都会把人用价格赶走。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