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2012文章汇总

[西安e报:1348期]敛财还要数学校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8月31日。1998的今天,朝鲜宣布发射首颗卫星“光明星1号”,但日本等国坚持认为朝鲜实际上的目的是试射大浦洞一号导弹,飞越日本领空。

[1]《三秦》马屁拍得好

放心早餐工程从源头开始就被【西安e报】黑的现在都没人乐意写了,但是《三秦都市报》这篇新花样还是要学习一下的。在这篇报道里,几个读者来到放心早餐的生产线,看到“操作间里的工人穿着统一干净的工装,带着正规的消毒口罩,整个人体露出的几乎只有一双眼睛”,读者段先生说:“这明显的有了卫生保证了么。” (更多…)

最高院的权力边界在哪里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对比阅读《英国法院如何应对微博时代》】

最近,最高院发布刑诉法意见稿,其中第249条规定,“诉讼参与人经人民法院许可,携带笔记本电脑、平板电脑等办案工具入庭的,不得使用其录音、录像、摄影或者通过邮件、博客、微博客等方式报道庭审活动”。第250条规定,“辩护人、诉讼代理人严重违反法庭秩序,被强行带出法庭或者被处以罚款、拘留的,人民法院可以禁止其在六个月以上一年以内以辩护人、诉讼代理人身份出席法庭参与诉讼。辩护人、诉讼代理人是律师的,还可以建议司法行政部门依法给予停止执业、吊销律师执业证书等处罚”。

这个司法解释存在三个问题。 (更多…)

公社副业队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12

本文首发于《刘云散文》,感谢作者刘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牲口也会笑》】

早年高山队到了冬闲,专门有副业队,有挖药的,有伐木头的;妇女组织起来编蚕龙,预备春里养蚕用;有几年,时兴过革命化春节,冬里不叫人歇懒了,壮劳力上山修梯田,办水利,把坡地改成梯地,在乱茅草坡里修水田。匠人放线砌坎子,小伙子组织成青年突击队,姑娘小媳妇组成铁姑娘班,专一开石头,运石头,挖渠道,抬堰塘,给新改成的田打面土。工地上开了伙食,砌几个大山边锅,烧水的烧水,蒸馍的蒸馍,煮粥的煮粥,乱刀子剁白菜、萝卜煮成汤,有时还整些豆腐块子一起煮改善生活,修成一抹子田了,公社来干部表扬,叫整一扇猪肉集体打牙祭,一个冬里很是热闹。 (更多…)

好歌手的标准

星期五, 八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乐器只是工具》。】

最近《中国好声音》火的一塌糊涂,我也一路看了不少集。虽是沿袭国外节目的制度,但还是带了些本土特色,趣味不少。尽管常有过度煽情之嫌,据传也有各种黑幕暗箱,但整体依然是难得的好节目。几个优点可圈可点:

首先,现场音响效果非常棒,秒杀国内至今所有的音乐比赛节目,绝非芒果台的快男超女选秀等可比。从歌手们现场演唱的优异表现来看,舞台上的监听是肯定到位的——不要小看这一点,很多选秀节目里歌手唱走音、拍子不稳等,都不是自身素质而是舞台监听不给力导致的。 (更多…)

[西安e报:1347期]别替政府反思啥

星期四, 八月 30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8月30日。1963年的今天,美国总统和苏共书记之间架设的热线开始在冷战中投入使用,相当于肯尼迪和赫鲁晓夫俩人互相偷偷关注,并开始私信聊天。

[1]车祸处理结果

延安特大车祸后(1343期之史上今日1344期),国务院成立的调查组认定,这是一起两车驾驶员违法导致的事故,涉及犯罪的人员将被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也就是说,被追尾的两名货车司机可能在事后被追责。 (更多…)

[城市笔记]偶遇

星期四, 八月 30th, 2012

原图首发于《kulucphr的flickr》,感谢“kulucphr”的分享。注:作者仅授权INXIAN编发,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 (更多…)

360和百度的好戏刚开始

星期四, 八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阿泽的驿站》,感谢作者“阿泽”的原创分享。】

前段时间互联网确实平静,没有什么大风大浪,这对于娱乐圈化的互联网圈来说,实在是太没劲了。这几天,随着360搜索的推出,百度终于按捺不住,陆陆续续开始对360下手了。说实话,作为鲁迅先生笔下“无聊的看客”的我们,多多少少有些兴奋,无聊之人必有无奈之处,神仙打架,我们也帮不上忙,就看看热闹吧,谁赢谁输都无所谓,好玩就行了! (更多…)

教育要和专制争夺下一代

星期四, 八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吴非的博客》,作者“吴非”。感谢“killidol”的推荐。】

文革结束不久,我考上大学,当时百废待兴,连正式的教材也没有。上教育学课,老师批判文革,大讲“十七年”(即1949至1966年),仿佛那一时期的教育是很好的,只是被文革搞乱了。这就引起了我的思考,因为此前我受的教育都在这个“十七年”里。这个“十七年”的教育方针究竟是否正确?如果正确,为什么面对文革风暴一触即溃,造成全民族的大悲剧?当年很少有人做有价值的思考。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