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 2012文章汇总

[西安e报:1409期]影帝班开课了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31日。1992年的今天,伽利略在蒙冤360年后,终于获得了梵蒂冈教皇的平反。

[1]2元钱火车票

有新闻称,几年后,西安至全国大城市少则两三个小时,多则八九个小时,构筑成“一日生活圈”不成问题,到深圳只需要9个小时!深圳是个好地方,9个小时的路程不算长,而如果票价再便宜一点,就更好了,比如——2块钱。 (更多…)

[发现西安]壁画悟道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感谢“@秦地凡人”的投递。】

发现时间:2012年10月30日

发现地点:西安小五台玉皇殿

发现者:@秦地凡人 (更多…)

关注决定世界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八仙庵旧货市场》】

从前有“看书识人”一类的说法,是说看一个人书橱里有些什么书、或是正在看什么书、大概可以知道这是个什么样的人。到了新世纪的信息时代,这说法的范围也许要扩大一下。了解一个人,除了看他的藏书,更有效的方式应该是:看他微博上都关注了什么人,看他的网络收藏夹——如今读书二字越来越带点老夫子正襟危坐的意思,藏书越来越像装饰,许多人家中书橱里大有可能放套从未打开过的博尔赫斯或是整套《追忆似水年华》来装点门面。倒是电子收藏更加接近这个人的本真。 (更多…)

九宫格规划不再适合西安发展

星期三, 十月 31st, 2012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西安大连:人口双城记》。附录为2012年10月18日《南方周末》文章《吴良镛:寻找城市失落的灵魂》,作者“孔令钰”。】

大概是前年春节之前,一个乌云密布、阴霾沉重的下午,主管全省旅游文化的副省长召集研讨会。

会上,我提出,西安再不能走中心聚集的老路了,应该向多中心聚合的模式转型,否则又将是一个北京的摊大饼。我们应该设想这个有着厚重历史的古城成为有文化的世界级的创意之都,给创意阶层多种闲适自由的生活“社区”的选择,不要让这个城市再背负沉重的历史包袱,而应当成为充满青春活力的,富于想象力和面向未来的新城市。 (更多…)

[西安e报:1408期]网游无罪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0月30日。1961年的今天,根据赫鲁晓夫的命令,斯大林的遗体被从红场移走,改葬于克里姆林宫墙下一座朴素的陵墓中。这是前苏联去斯大林化运动中相当重要的一步,从此红场只剩下列宁一个人孤零零地当腊肉,至今不能入土为安。

[1]知道又有什么用

因为赵省长正永叔的坚持(1387期之11394期之5),陕西省迅速拿出了落实带薪休假的意见,指出全省各单位要根据08年就实施的年假条例,推行带薪休假制度,明年从年初开始安排轮流休假,重大节日值班可以分期错时或就近休假。赵二叔说:“这个文件要让每一个职工都知道。” (更多…)

新赛季新期待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感谢作者“冷风过境”(微博)的原创分享,原标题《明天NBA就开始了,想想能看到些什么…》,曾撰文《有钱人的江湖》。】

从这个赛季开始,全明星投票就不再设置中锋一角,而是换成了三个前场。有关NBA中锋式微的话题,到此可以彻底尘埃落定。

此时距离姚明退役,也不过过去两年。五年前还在热议的姚鲨对决、第一中锋,如今两位当事人一个做了穷老板,一个成了胖解说。风流云散,繁华一瞬,就是这么回事。 (更多…)

税款“预征”透支的是信任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2012年10月27日《华商报》,原标题《中国经济经不起“预征”这副大剂量“泻药”》,感谢作者“姚轩鸽”的分享,曾分享《限制特权是预算法的根本诉求》。作者为税收伦理学者,现就职于西安市国家税务局。】

尽管早已预感到今年中国纳税人的冬季不会好过,或多或少都会遭遇“预征”的难题,也提前搜集了有关“预征”问题的研究资料,但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这个冬季忧郁的风景会这么早到来。这不,刚刚过去一周的三条财税信息,就见证了笔者这份担忧不是多余。一是前9个月全国税收收入增速同比回落了18.8%,二是媒体称浙江部分地方已预征明年税款,三是前三季度罚没收入成地方增收主要途径。而这看似不大相关的三条信息,事实上是紧密相连、密不可分的。“预征”与非税收入的“提速”,无不折射宏观经济的下行态势,同时也警示各级政府,该过过紧日子了! (更多…)

什么是行为艺术

星期二, 十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红丰村的土地保卫战》】

我的几位朋友一直在从事行为艺术的创作实践,因此我几年前就开始记述和关注他们的艺术活动。尽管如此,我周围更多的朋友中最多的问题还是:什么是行为艺术?而且这个问题始终没有结论,艺术家谈艺术家的,大家不懂的则可以永远不懂,听了也白听。

与此同时,一个奇怪的现象出现了,“行为艺术”在近年里忽然成了大众“耳熟能详”并且随口就说“就做”的词汇。谁都知道“行为艺术”,谁也解释不清“行为艺术”。于是乎,“行为艺术”或致力于“行为艺术”的艺术家们一边被众口一词地评价为“怪人”“神经病”“变态一族”等等,又一边被人随处用作所谓“行为艺术”手段去做了商业促销、庆典开幕、网络搞笑,甚或成了维权的手段,以至于人们对行为艺术一个重要元素的“人体”表现多报以色情与淫秽的认知。这实在是行为艺术在中国的不幸!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