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月, 2012文章汇总

[西安e报:1439期]领导很生气

星期五, 十一月 30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30日。1900年的今天,王尔德逝世,年仅46岁。王尔德的前半生顺利得一塌糊涂,出身高贵,家境富裕,作品成功。然而他与美少年阿尔弗莱德·道格拉斯的恋情,导致他因有伤风化坐了两年牢,从此他妻离子散,作品中的唯美主义一去不返。现在他成了一个文化偶像。我最爱他的童话,那些毁灭自己点缀别人的忧伤童话。

[1]洒水车太殷勤

11月30日早上@IN交通收到了大量的投稿,都是吐槽洒水车洒水地面结冰,导致出事故的。根据投稿粗略统计了一下,中招的车辆在20辆以上,仅网友看到的就有凤城七路五连撞、凤城八路三连撞、大兴路立交转高架快速干道三起事故去往咸阳方向的快速干道7-8起车祸,这还不包括摩的滑倒、骑车摔倒的。矛头全部指向了洒水车。 (更多…)

对话(177):我要逃离西安

星期五, 十一月 30th, 2012

时间:2012年11月25日

地点:微博私信

人物:小林 (更多…)

无常中的愉悦

星期五, 十一月 30th, 2012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混暑假》】

关于生命无常的说道大约到一定年龄就会经常提及,实际上有几个人是彻底“撕心裂肺”的感觉呢?周围有朋友或者朋友的朋友因为病痛或者事故走了,均是年轻或者中年的段落,惋惜痛心,喟叹无常。几日之后,自己的日子又恢复为绵绵无期,无数可笑的担忧和计较又都涌上来,纠结和批判又都存在心里。我们就像最好不要煞风景一样,从来不提及有可能会降临的不测。 (更多…)

西安文革狂潮(二):陕西日报社前静坐

星期五, 十一月 30th, 2012

【本文系作者整理当年日记所成,首发于《田玉振的博客》,感谢作者“田玉振”的分享。作者仅授权INXIAN连载,请勿转载,如需刊用,请联系作者本人。注:本文仅代表作者立场,不代表INXIAN同意此看法。上篇回顾:(一)返校见闻。】

过去和平门,便看到一队一队打着红卫兵或革命造反队旗帜、举着毛主席像或毛主席语录牌的人流涌向西交大,大部分是去串联的,也有带着慰问信或贺喜大字报,敲锣打鼓去走访慰问的。西交大的校门口人更多,热闹非凡。学校周围的篱笆上尽是大字报,看的人也很多。我走进大门,校内更是拥挤不堪,在体育馆门前,参观的队伍排好长,里面正在展览“八.一四”“八.一五”“八.一六”流血惨案的照片和实物。 (更多…)

[西安e报:1438期]不仅是一场误会

星期四, 十一月 29th, 2012

西安e览,翻墙查看,本期截稿于2012年11月29日。1947年:联合国大会通过第181号决议,将巴勒斯坦地区分为一个犹太人国家和一个阿拉伯人国家,此决议拉开了巴以冲突的序幕。

[1]PX走了

昨天e报的第一条标题叫做“PX来了”(1437期之1),这个近两年在网上知名度很高的东西,也许还有没来就要走了。11月30日凌晨,华商报在微博上发稿表示:11月29日下午,咸阳市发改委主任、咸阳化工产业园管委会主任张晓峰称,根据环评、安评等的报告结果,能源发展办综合环保专家意见,汇报市领导后(这句很重要),11月9日就已经决定拿掉所有产业园中有关PX的规划。而网上的第二次公示后,即没有及时更新PX撤掉的信息,也没有删除公示稿,因此造成误会,特向市民道歉。 (更多…)

[城市笔记]小雁塔的银杏树

星期四, 十一月 29th, 2012

【感谢“@yan_鸡乖乖”的原创投递。】 (更多…)

我的批评方法

星期四, 十一月 29th, 2012

原文首发于《岳路平的博客》,感谢“岳路平”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泛太平洋的爱情故事》】

今天,中国有没有好的批评?

对于这个问题的回答可能是令人绝望的,批评的娱乐化、吹捧化、功利化和山头化…都在不断地向我们传递一个强烈的信号——今天的批评是“坏”的批评。它没有原则,它居然不唱反调,它无法行使监督的使命,它丧失了它应该起到的作用。

也许,我们还可以下一个特别刻薄的结论,中国的批评不是好和坏的问题,而是有和无的问题。一些人干脆直截了当地说:“中国,没有批评!” (更多…)

中国电影需要李安

星期四, 十一月 29th, 2012

暌违国内市场5年之久的李安,携自己首次试水的3D电影《少年派的奇幻漂流》再度归来。上一部是《色戒》,从三级到3D,李安小试牛刀,有口皆碑,这次已然又成功了。闻知众诸侯对《少年派奇幻漂流》的评价,大可借用一句广告词概之:看了都说好!

此片本因片名很容易被放在电影院不起眼的角落,《少年派奇幻漂流》,不就是一部探险电影吗?可是,李安妙镜生花,将一本畅销书中的一段平凡的科幻故事变成了对人性和信仰的思考,引发全民猜想,李安到底想表达什么?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