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18期]宝根大叔这几年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1月14日。1514年的这一天,教宗利奥十世发表声明,反对奴隶制。不过,时至今日,奴隶制依然以各种形式存在着。区别是不是奴隶的一个重要原则,就是看统治者的统治是否经过被统治者的“许可”,未经被统治者许可的“统治”是非法的,“非法统治”下的被统治者也是一种“奴隶”。

[第一章]董代市长

当我开始写这期e报的时候,中华民国在台澎金马地区的2012年度最高领导人大选正在进行投票统计,在此之前的1月1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西安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已经悄然易人。传闻已久的副市长董军正式改“副”为“代”(1116期之1),距离市长宝座只有“半”步之遥了。

董代市长的父亲是董继昌。1988年5月的某天,董继昌先生离开了西安市委书记的职位,当时,他可能想不到24年后,他的儿子董军会再次执掌西安大权,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董代市长成为市委书记也是早晚的事,这或许是中共执政之后,第一次在西安出现的“父子书记”,也算是一段佳话了。

此次台澎金马地区大选,国民党的马英九、亲民党的宋楚瑜,也是名门之后,血统,其实也是资源。

1949年之后,尤其是1989年之后,两岸在不同的政治结构中,走出了不同的步伐和节奏。和董代市长军先生的“按部就班”不同,台澎金马地区的领导人是经过“选战”选出来的。早在2010年(417期之9)就可以从大陆官场的潜规则中嗅探到当时的“董副”要被扶正的味道,但是,直到我开始写本期e报的20:00,我都不敢断言台澎金马地区的下一任最高行政长官是谁。

[第二章]宝根大叔

中共执政之后,已经有十五任“西安市长”了,第十五任宝根大叔卸任了。再见宝根大叔!在中国大陆地区的政治权力划分中,市长并不是一个城市的最高职位,执政党的“书记”才是实权的控制者。如果不明白这点,那么就会无法理解中国大陆地区的很多事情。按照正常的权力划分,执政党的党首至多也就是“西安议会(如果有)”的多数党领袖,有权制约市长,无权左右市长。

2007年2月10日,西安市第十四届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召开,宝根大叔从“代市长”成为“市长”。那天,他说:“当选市长,我的第一感觉是:市长不仅仅是荣誉,更多的是责任和压力,是群众的期望。”我丝毫不怀疑宝根大叔说这话时的诚意和善意。和董代市长一样,宝根大叔也算是官宦世家了,他的弟弟是曾经当过兰州市委书记、现任中央党校副校长的陈宝生先生。

宝根大叔去“代”扶“正”那天
宝根大叔去“代”扶“正”那天

中国人和西方人一样,都把荣誉看得很重,英国日本的徽章制度充分体现了这一点。中国香港地区也有类似的徽章制度,但是大陆现在没了,历史上有过。这一枚枚徽章不仅是家族的荣誉,还是可传承的、看得见的财富。宝根大叔和董军大叔这两任市长先生,往大里说是肩负着“为西安人民服务”的重任,往小里说其实还肩负着家族的荣誉和历史。

由于长年在荷兰读书,所以,直到2012年1月14日下午,我才第一次乘坐了西安地铁。这是宝根大叔任期内造福西安的一大工程,也是被揶揄比较多的。自从西安地铁开通之后,西安的天气不是下雨就是阴天,很少晴过。有人说地铁挖断了西安的龙脉,我觉得这是玩笑话,我想,大度的宝根大叔也不会将此放在心上的。

我坐地铁的时候,发现了一系列很有意思的现象:1,地铁比公交干净;2,坐地铁的人衣着比坐公交车的人更光鲜;3,地铁里的人性化细节设计很多,比如专门针对残疾人的电梯,针对老年人的“移动座椅”;4,地铁里的人更文明,比如懂得排队,懂得站在电梯的右侧,将左侧空出来,让给急行人。

地铁的人性化升降椅
地铁老人专用座椅(via:@黑猫警长6868)

为什么在地铁这个“容器”里,可以装进去这么多的美好?而在公交那个“容器”里却显示出来的诸般的邪恶?为什么在台湾那个“容器”里可以装进去“民主、自由”,而大陆这个“容器”里只能装入“独裁、专制”?

如果说,政治体制也是一个“容器”,那么台湾就是一个“地铁”,西安则是一个“公交”。西安现在也有了“地铁”,那是一个现代化的外壳,还需要把现代化的实质——民主、自由、公平、公正——装进去!

宝根大叔在西安的这几年,西安的外观从“公交”变成“地铁”了,董军大叔的未来几年,可否把“实质”也装进去呢?

宝根大叔在市长的位置上,做了五年差一个月。他肯定深知体制内的诸多问题,这些问题并不是他能改变的,他能做到市长宝座,必定是被“体制”这个东西“格式化”过的“优秀公务员”,如果要改变体制内那些不好的东西,唯一的办法是重新把“体制”进行“格式化”,想格式化电脑硬盘一样,这又是一家熟稔“体制化”生存的宝根大叔等“优秀公务员”所无法接受、不能适应的。

没有一个人喜欢被虚情假意的奉承者包围者,看到西安开元商城门前这两个在大陆为马英九站台的年轻人,体制内的“公务员”们都会有些羡慕。不管是做人,还是为官,能得到这样的支持和爱戴,才是真正的成功。靠“媚体”和“群众演员”去营造的拥护和祥和,才是真正的行为艺术。

为马英九站台
两个在西安为马英九站台的年轻人(via:@小豆粘米粥)

可惜的是,宝根大叔直到离任,也没能看到他的粉丝为他站台,这不能不说是一个遗憾,这不是宝根大叔的遗憾,是整个西安、整个中国地区的遗憾——因为大陆地区就没有哪个官员有这样的“真实粉丝”,他们有的只是“五毛党”和“雇佣水军”。

我真诚的希望,有一天,董军大叔的“真实粉丝”也站出来,为他站台!

[第三章]唯有宽容才能真正进步

在2012年度的陕西两会期间,【西安e报(微博版)】的@IN交通记载了几十起以“堵路”为主题的行为艺术,堵路的目的大多是:讨薪、供暖。这种非理性软暴力解决不了什么问题,还会导致无辜的市民被堵在路上。你可以说这是政府不作为,但是某种意义上来说,很多事情并不是政府能够解决的,通过司法途径的话,可能成本更低,效率更高(相关:为什么选择司法途径)。西安和其他城市不同,在历年的陕西省两会、西安市两会期间,“堵路”这种不能算合法示威的行为,已经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了“常态”,除非发生特殊情况,很少出动暴力去解决“堵路群众”了。市府将其作为社会不满的一个“发泄口”,市民们则在某种程度上,也认可了这种不合法的示威。西安人是很包容的,很有同情心和爱心的一个族群——尽管目前西安市的八百万居民来自全国各地(相关: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我们的【西安e报】无数次的提到了西安是一个“包容”的城市(1097期之公共话题),今天我还要再写一次。曾经有一个济南人投稿给【西安e报】,为啥济南没有类似“e报”的东西?你们团队有没有兴趣开一个【济南e报】?我们回信给他说:“难,并不是中国每个城市都像西安这样包容,而且,西安市政府在互联网的监管上,其实是很达观的!”

在袁纯清做书记、孙清云做市长的时候,就有“秦透社”发起的“西安发展十大教训”,在孙清云做书记、陈宝根做市长的时候,又有了常态化的“网络公开日”,现在,孙大叔又在2012年度的陕西两会上“撑”微博,强调西安要建立健全的互动工作机制,和西安网友的“互动”要经常化、良性化,不能时断时续。并赞许“近年来很多政府部门向网民公布官方微博账号,将自己的工作进程、网友关心的问题公布出来。”

还有一点:非官方的、几个人业余事件兼做的、独立、中立的【西安e报(微博版)】的影响力在事实上是远远要超过成都政府、上海政府打造的“@成都发布、@上海发布”的。这一点,不是自夸,济南等其他城市,能做到吗?能有这个“宽容”的环境吗?

所以,现在,有很多人为广东政府“柔化”处理“乌坎事件”而鼓掌,但是却鲜有人为西安的“堵路”等游行示威活动的“常态化”而鼓掌,这是不公平的。西安人在民主权力上,也有领先的一面。我是多么多么多么的希望——西安领先的“面”可以再多一些!

祝西安更加繁荣、昌盛、文明、包容!让我们再次为这个伟大的城市而举杯诵愿

《[西安e报:1118期]宝根大叔这几年》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753期]领导爱群聊
[西安e报:388期]今年收入被增长15%
[西安e报:第23期]租个对象回家过年
威震九万里的骂声

Published by

15 Replies to “[西安e报:1118期]宝根大叔这几年

  1. @优质西安人 热烈欢迎优质西安人同学回国过年,不知能否见上一面。顾左……

  2. 宝根在西安这几年确实环境好了,发展快了,有了大雁塔,有了曲江,但是这是挟GDP的余威搞出来的,真正的后果不是这几年能看出来的。

  3. 文中是不是有一个错误:“4,地铁里的人更文明,比如懂得排队,懂得站在电梯的左侧,将右侧空出来,让给急行人。” 左和右反了吧?

    谢谢提醒!我这个人一向不分左右。献丑了。——优质西安人

  4. 官宦世家背景深啊。
    这些年一个影响到两岸关系很重要的就是民主,台湾人民已经习惯这种选举方式。
    万一两岸合并了,万一国民党、民进党也能参加全国人大选举,万一民进党给当选了,这事是不是很吐血啊。

  5. 中肯客观,视野开阔,狠狠扇了只会鼓掌的五毛们一个巴掌。这篇我很喜欢

  6. 说实话,来西安十年,从读书到工作,为这座城市的包容和宽宏喝彩。大家一起加油吧。

  7. 那个419之7是不是弄错了?

    感谢提醒,已做修正,应该是417期之9。——HL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