悼南关

@ 三月 8, 2012

【感谢“随风海鸥”的原创投稿,作者微博“@Didi飛”】

惊闻南关正街被注销的消息后,我第一时间赶往,却发现,路牌已经被摘下。只有省人大门口的“南关正街109号”路牌,还能让人依稀知道,这条路名的来历。

算起来,这条路叫做“南关正街”,已经300多年历史了吧!

600多年前,朱元璋依照“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之策,在蒙元奉元路长安城的基础上,修筑起了西安城。明末为了抵御李自成的攻击,陕西巡抚又在永宁门、长乐门、安远门、安定门之外修建了瓮城、月城以及郭城。从此之后,西安便出现了东关、西关、南关、北关四个新的聚居区,并因此逐渐形成了东西南北四地风格迥异的市民性格。

除东关外,从月城闸楼直通下去一里地,便是郭城哨门——便因此有了西哨门、南哨门、北哨门,在哨门与城门之间,便是城关正街——西关正街、南关正街、北关正街;而独东关正街行进不远便北折,因此得名“鸡市拐”。

四关之中,东关最大、最繁华,商贾云集、官宦众多,有大家熟知的“鬼市”,直到今天东城仍然是最具市井特色的片区;北关最小,因此直到不久前“道北”还是穷与乱的代名词;西关也不大,向西走也并不富裕,直到今天西城仍然不算西安富裕之地。

南关郭城也不大,南关正街在当时也只是一条土路,但是因为其两旁有很多驿站,以及买卖字画文宝的商铺,因此颇具儒雅气质,便因此时至今日,南城都是西安市的文教区。
历史总是在推进的,由于中国文化“坐北朝南”之故,南关越来越受到重视。在清末回乱、民初围城之战中,南关郭城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在西安初次设市时,四关便与城里一同析出,作为中心城区直到今日。

解放后,南关城墙被拆、城壕被填,但是南关正街却作为城市中轴干道予以拓宽。600多年过去了,正街车流攒动,南关两侧已然全是现代化的高楼大厦,南哨门早已经和西哨门、北哨门一道被谐音为“南稍门”。但是,就像城里的众多老路名——玄风桥、洒金桥、菊花园、南院门、北院门、甜水井、柏树林、桥梓口——等一道,南关正街仍然用这四个字,守着长安城的历史碎片。

我并不是一个保守主义者,城市路名调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纺织城北路改为长乐东路、东元路改为金花北路、纬一街改为雁南一路——这些都是再正确不过的事。但是,“南关正街”与其他三条正街一道,是记录着明清两代长安城记忆的道路,贸然更名就是在古老城市的肌肤上刻下深深的伤疤。

很多网友都说,长安最繁华的时候是汉唐,因此明清不重要。殊不知,西安最吸引世人的,不仅仅是汉唐的辉煌,更是数千年来从未间断的城市历史,这文脉长传,远比赫赫有名的都城史更令人赞叹。古都有的是,真正留下来的又有几座?其他不过是在大漠里散发着幽幽阴森气的残垣断壁。唯独长安,在经过了千载岁月洗礼之后,一路走到了今天。况且,若不是明清两代直到民国时期长安的繁华,如何能有之后的西京直辖市、直到建国之后显赫的政治地位,换取苏联专家进行的科学规划,奠定了今日西安发展的坚实基础呢?

也有网友说——南关正街、南大街这样的地名反应不了西安的大气,应该悉数改为“秦皇大道”、“玄宗大道”…殊不知,一座古都的文化气质,不是靠刻意营造出来的符号来维持,而是由内向外的、由这座城市的市民、这座城市的一草一木所散发出的自然之风。穿行在一座满是西华门、报恩寺街、太阳庙门、芦荡巷、东仓门、西羊市这样老地名的小巷,远比车行在西汉大道、北周大街、大唐路这样的大马路,更能让人容易被打动、感动。

况且,秦皇、汉武的功绩,在历史课本中、在兵马俑与茂陵中已经展示够多的了——不论是法门寺的珠光宝气还是大雁塔的恢弘大气,无一不诉说着他们的功绩。但城市是市民的、是我们自己的,我们更应该去挖掘的,是这座城市的独特气质,不是吗?

今天,随着南关正街一同消失的,不仅仅是南关,更重要的,还是长安包容的精神,以及一种开放的气度。试问一句,南关正街为何要更名?道路并不短、道路也并不窄,在西安全市都颇有名气。如果南关正街更名了,未来其他三条正街、东关南街,是否也会被更名?同理,甜水井街、桥梓口、柏树林、端履门、北新街、柿园路这些很短的道路,是否也要被“正名”?究竟为什么要更名?谁来给我一个解释?谁来给市民一个公示?谁又能给市民一个选择和投票的权利?

那么数年后,这座城市,留给我们的感觉,会否只能是在影像中、在书本中才能找到的老地名?北京城、南京城、杭州城、广州恩宁路……兄弟城市因为浮躁而造成的杯具,我们西安,能不能不要上演?当文化的瓷器遇上现代化的发展,我们究竟是要小心翼翼地进行保护呢,还是打着“发展”的旗号肆意挪动?城市的发展究竟是以革命式的大破大立为动力呢,还是要细水长流?每当看到兵马俑被项羽砸毁并焚烧之时,我都感觉一阵心痛——这是以文化、文明为借口,实施的赤裸裸的暴行啊!

再回头看看地铁三号线命名——多少市民向地铁办反应,咸宁路站应该命名为“春明门”,地铁办无一不是以这是经过市民征集、公示,并报经市政府常务会议批准后确定的,没有更改的可能;但是2月份浐灞站拆分为桃花潭站和浐灞中心站,这两个站名就轻松调整,没有经过任何征集、公示的程序。同样还有兄弟城市广州的例子,好端端的地铁六号线越秀南站,突然就要修改为“团一大广场站”,没有考虑过市民的意见,结果多少人看作是“一大团广场”,成为民众笑料…

现在西安一夜之间又在拆除绿化带。我不知道这些决策有没有经过论证——问问规划专家是否会影响城市景观、问问生物学家是否会增加夏季气温、问问交通专家是否真能有效缓堵——我只知道东、西三环路还有三个平交口到现在还没改为立交;我更知道,南关正街的更名绝对没有经过任何论证!

众所周知,去年七月市政府曾经想将整个中轴线统一命名,后来经过我的细心观察,发现这个流产的提案已经准备实施:大家可以从钟楼地下盘道西南口上来,那个“南大街”的路牌是比较怪异的——里面隐隐约约能看见四个字:“复兴大道”!是的,长安是要复兴,但是,你们喜欢这个名字吗?一旦实施了,又有说“不”的权利吗?也许你会说——不是最终没有实施吗?那么今天,又变相以南关正街的消失,再次开始了“更名”的大幕,而就像我刚才所说的,几年之后,西安的路名,可能就面目全非了!

古罗马以市民广场为中心建设、古长安更以包容著称。当古长安流传下来的南关正街突然之间就被“长安北路”所代替之时,我真心觉得,这是天大的讽刺。真心想问一句:能不能倾听百姓的声音?能不能尊重城市的精髓?在做任何规划时,能否考虑一下这座城市已经历经数千年的风霜,能否再经历震荡?

唉,或许一切问号、一切怨言,都只能化作我的一声长叹!只能寄望以下的些许昨日的照片,能够为明日的自己,留下这条“曾经被唤作南关正街”的路,一些往日的记忆…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南关正街

《悼南关》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城墙根偷菜
东关旧事
寒窑边为啥不长野菜
记忆中的大雁塔


7个 群众围观在“悼南关”旁边

  1. 随风海鸥 说:

    谢谢您!

  2. apple 说:

    很悲观!再过一代人,很可能。。。。。。

  3. 匿名 说:

    哥们没烧过兵马俑,那时兵马俑估计到地下不过几十年把

  4. 匿名 说:

    哥们项羽没烧过兵马俑,那时兵马俑估计到地下不过几十年把

  5. lilan 说:

    人好少啊,这是什么时间的照片?

  6. Tit!! 说:

    非常难过!非常不喜欢西安市政府瞎折腾!!

  7. 高杰 说:

    感谢这些有心之人记录了西安的点点滴滴,是你们让这些来不及关心西安的人能够有段用来回忆的文字,同时希望@在西安 能够保存好这份历史。(做好备份)
    在西安肩负着记录西安历史的使命,你我共同努力。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