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76期]卫生纸要涨价

@ 三月 12,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12日。1926年的今天,可口可乐的发明者阿萨-坎德勒去世,他被后人称为可口可乐之父。这饮料在发明之初只是一款治疗头疼的“药水”,而阿萨-坎德勒把它变成了百年后世界上最畅销的碳酸饮料。

[1]网络是否审判

今年两会期间,陕西省高院副院长黄河在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曾有如下问答

问:“审理药家鑫案时,法院是否注意网上舆论?”
答:“网络舆论反响很大,我们也注意应对…”
问:“现在很多案件成为网络话题,越来越多的网民关注并评价。”
答:“…网络媒体也有一些问题,监督无序,有些信息失实、恶意炒作、误导他人,甚至存在网络审判,影响我们正常的司法审判。”

截图
这里需要用截图证明我非虚言

这组对话被一些媒体偷换概念后,就变成了《“网络审判”影响药家鑫案审判》。偷换概念啊,亲!逻辑不通啊,亲!中项不周延,结论不成立啊,亲!关于三段论基础,这里就不浪费篇幅普及了,希望各位前同行们在贯彻标题党之前,首先要保持逻辑冷静。

继续回到本文,黄河副院长阐述的观点并非完全不可取,例如他“认同网上舆论监督”、“支持网友发帖监督”、“提倡信息公开”等。不过他所坚持的“网络审判影响正常的司法审判”,其实是个伪命题。影响了司法审判的,究竟我等庶民所在的网络舆论,还是少数当权的领导,这点黄院应该更清楚。

网络发言诚然需边界,但退一万步讲,即便是网络舆论影响了司法,这不是网络舆论出了问题,一定是司法出了问题,不是么?

[2]营运是否非法

司法在枝节末端有很多问题,比如此例:一辆金杯车,装了一副窗帘三袋布料,从自己家在长安区的加工厂运到大明宫的自家直销店,结果中途被长安区运政稽查二队以“涉嫌非法营运”的罪名拦下

车队负责人吴永红称,车辆的机动车行驶证也属于加工厂,且写明非营运性质,但运政人员却认为这属于隐性营利,“即给自己门店拉货,虽然不收运费,但拉的货物还是为了营利,再加上又没法提供《道路运输证》,这就属于非法营运。”要按规定处罚3万至10万元。

同类案例在2009年的西安发生过一次(310期之2),曹鹏在《“非法营运”是个无从界定的糊涂账》中认为,执法者所坚持的“只要未办理运输许可证运输都是非法营运”,这逻辑明显是吃掉了《陕西道路运输管理条例》总则第三条的注明:“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不以道路运输方式营利,仅为本单位和本人服务的道路运输,不适用本条例。”

这群人不但乱解读法律,而且还懂得弹性执法,吴永红跟稽查二队队长关军求情降价,对方就直接把3万降到3千,跟三年前从4000搞价到2000的结果(311期之2)如出一辙。执法者违法,这说明真正的土匪,背后都是有政府撑腰的。

[3]纸厂关停,卷纸涨价

高中地理老师曾传授这样的高考知识点:造纸厂对水污染,因此应建立在城市水源的下游。但当时我们的疑问是,谁家在游不就倒了大霉?治本的办法,应该是从排污抓起,因此治理渭河拿造纸厂开刀,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方向。

据悉,奥辉、秦岭、西郊造纸、和泰、银泉和汉兴六家纸厂已经启动关闭,前后共有19家西安造纸企业将在这次行动中关闭,其中有3家化学制浆企业、16家废纸浆企业。西安市环保局局长罗亚民介绍,今后凡不达标的污水都不能直排入河流。

纸还是要用的,奥辉和汉兴还是西安人常用的卷纸品牌,且价格较便宜。奥辉负责销售的吴先生表示,奥辉的品牌依然会存在,他们将采取外地企业生产在本地贴牌的方式,继续供货,但成本自然会升高,每吨纸成本可能会上涨500元左右,平均到每一提大约会涨2元左右。

因此,我们在称赞环保局的这一举动的同时,还是要建议他们为了长远,还应该考虑下如何让纸厂能“排出达标污水”,而不是一竿子全停。

[4]好心办坏事

在这个网络社会,身份泄露的方式有很多,但你的隐私往往会由最亲密的人“泄露”出去,而他们常抱着一颗真诚的想帮你脱离苦海的心。西安人皆知,革命公园是大叔大妈为孩子相亲的传统圣地,但没去过的人也许不清楚,这里只要10元钱,就能买来几十位单身女青年的详细资料及联系方式,很多大龄女青年就被父母给“卖”到这里了。

革命公园里的婚恋市场
革命公园里的“人口交易市场”by@Kenny4587007

父母们也委屈着呢,把女儿信息偷偷“卖”到革命公园的刘女士,因为女儿25岁还没对象,才出此下策。两代人,其实有时候是很难沟通的,这个问题,比较无解。

[5]借手机

13岁女孩张蕊,由于没等到妈妈,在东关正街超市门口想向路人借手机联系她,结果,没人借,张蕊就哭了。第二天,《华商报》记者通过暗访,让张蕊再现借手机一幕,结果10人中4人愿意借,4人说没带,一人说没听清楚,还有一人说没电了。暗访完毕,小女孩又哭了…

张蕊说,老师一直教导大家要乐于助人,她认为“大家应该都会借给她的,举手之劳为啥都没人帮?怎么和学校老师教的不一样?”张蕊的妈妈也疑惑以后是否要教育孩子助人为乐?

有人说会借,因为自己有孩子;有人说不借,因为自己或朋友上过一样的当。两种选择,我们不必为赞扬前者而批判后者,心理防卫机制并无任何过错。在第二次实验中的陈先生的做法值得赞赏,他怀疑张蕊,但他仍在询问完情况后,掏出手机拨通了张蕊妈妈的电话并表明了实情。他在事后说,自己用行动证实了孩子的话是真的,同时也帮助了她。

心理专家认为,家长和老师应给张蕊树立正面、积极的价值取向,告诉她即便受到打击,但正确价值观和价值取向不能改变,这句话太虚了,真正值得张蕊学习的,恰恰是这位陈先生。保护自我,同时帮助别人,这两点同样重要,值得我们效仿,也值得张蕊效仿。

其实,直面社会的残酷现实和阴暗,是孩子必须经历的一课。

[6]一笔存款

后宰门社区王广乾的爷爷,留下来一份50多年前的10万元存款单,经银行证实,这是一张1954年发行第一套人民币时的存单,当时的10万元目前只能兑换12.9元。此新闻到此戛然而止,却借王广乾之口留下质疑:为毛50多年前的10万现在就变成了12块9毛钱?

记者不专业,就得咱们这些业余人士帮忙补全基础知识:第一套人民币发行于1948年,最大面值5万元,因面值过大等原因,被1955年发行第二套人民币取代流通。其中,第二套和第一套人民币的比率为:1元=1万元。也就是说,这笔钱,其实就是10块钱存了50年,变成12块9毛钱,从任何国家任何法律上来讲,都是合法且合理的。

让很多网友难以接受的,其实是1954年10元钱的购买力和2012年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作对比要一碗水端平,50多年的对比也要扣除通胀的因素才可以,10元钱在当年约是一个工人的月薪的10-30%,换算到现在,至少有200了吧?

假设是很没道德的,但这里仍要无耻的假设一下,如果王老爷子留下的是现金,那就值钱了,收割机版50000元,现在的市场价至少100万

[7]老兵不死

堵路
by@猪爷回来了 

就在3月12日下午,原47军140师参加过自卫反击战的退伍老兵们把陕西测绘局的大门堵了。为什么是测绘局?很多人都想知道答案。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老兵肯定有着群体性的诉求,才会有此行动。

“@西安潘红斌”说:“我认为这些老兵是好样的,比起那些动辄堵路维权,伤害过路百姓的群体来讲,他们的行为有针对性,即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又没有伤害无辜,在这个容易歇斯底里的国度和年代,他们是值得尊敬的。 ”此言不虚。

[8]长寿老人

三原县老人赵松涛,3月11日刚过完百岁大寿。据《三秦都市报》称:老人的生活规律,饭量小,一般吃素,荤菜只加点肉汤,不动肉,平时每周要打几个小时麻将,另外据外孙女说,老人最喜欢看《新闻联播》,关心国内外大事,然后就是看电视剧。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比较健康治愈的新闻,被某网站标题党大笔一挥,就成了“百岁老人谈长寿秘诀:坚持看《新闻联播》”…这编辑人才啊,尼玛应该去人民网、新华网啊!

[9]丁祖诒去世

丁祖诒
丁祖诒 by刘强

说完生,便是死。3月12日13:50,西安翻译学院创始人丁祖诒先生在西安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73岁。丁祖诒(859期之本周人物1043期之6)是一个民办教育家,同时也是民办教育的开拓者,他一手创立西安翻译学院,并使之成为西安民办院校中的中坚力量。可以说,西安的大学生之所以“最好用、最实用、最能被接受”,离不开民办院校的发达。

在西安的媒体圈,丁祖诒曾被各报的教育版看做是一颗“摇钱树”;在互联网上,丁祖诒毁誉参半,还曾和方舟子斗法;不过在西安翻译学院,丁祖诒却得到无数学生的发自内心的赞美,无论是生前还是死后,这,足够了。

用【西安e报】作者“海盗电台”的话说:“中国教育的希望在民办,丁祖诒本身,就是一个传奇。”

[10]华阴老腔

不好意思,我又推了操蛋新浪前面插了狗屁广告的视频

3月14日,华阴老腔将登陆宋庄艺术区(by@李保兴lbx),掀起一股陕西原生态音乐风暴。这是“中国最古老的摇滚乐”,不是唱出来的,是吼出来的,不多说了,先来一段听听吧。

《[西安e报:1176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80期]街头又见善良的西安女娃
[西安e报:445期]扯淡西安
[西安e报:810期]进化成更好的人
穷了地方,富了中央


11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176期]卫生纸要涨价”旁边

  1. 娓内瑞拉 说:

    难得这么早,表扬一次!

  2. 渭南人 说:

    又是华阴老腔,又是我们渭南制造。

  3. 没火机的烟民 说:

    遥想当年何玉生在红磡凭借一己三弦之力就轰动了全场,如果老腔出马,岂不震翻大江南北。。。

  4. 和谐党-驾鹤西游 说:

    老丁正是享福的时候走了,呜呼哀哉

  5. 海盗小变态 说:

    有人觉得微博评论里悼念丁的是水军,我觉得不是。因为他们的评论充满了感情,水军是没感情的。很多人觉得普通毕业生为校长去世流泪很奇怪,那是因为他们和我一样,认识的校长只是职业官僚。
    前年我亲耳听见丁校长高度赞扬党给他派的书记,我猜他的内心一定也很痛苦,老子的心血你们凭什么玷污?希望以后所有书记都滚出校园,老丁在天之灵也会开心。

  6. wei 说:

    我的小妹目前在西安翻译学院上学 据说抓得比高中还严 我觉得这样子好一些 在大学就是要先学到知识 才能出来接触社会 总比那些所谓的高等院校的三本 大专 整天在宿舍里游戏 睡觉强

  7. 飞越疯人院 说:

    今天竟然翻了墙才能看到?

  8. S 说:

    共匪滾出大中小學!

  9. 洛阳以西 说:

    可以访问,不需要代理。
    老丁死得很突然,不可能雇用水军。雇用也来不及。

  10. 柳五 说:

    个人觉得悼念者不一定是水军,但应该真的都是一帮孩子,他们很多时候有跟风行为,而且并不真正清楚什么是真的好人、好事,他们以为“慈祥”的做点小事情的“校长”就是“好人”“丁爷爷”,其实以我国现在的情况,民办教育这些老总们(“校长”“教育家”都远着呢),很多都是心狠手辣的疯狂敛财之辈。不针对丁先生,也许他是例外,只是说这样的一种情况。
    也许我们的教育的希望确实在那些没有党委书记的私营学校,但绝不是现在这样的那些民办大学。

  11. 半兽人 说:

    回复以上两位
    翻译学院雇佣水军是很早之前的事情了,早在07年的时候,我那个时候看不惯翻译学院大搞丁春秋那一套洪福齐天之类的所作所为,在翻译学院贴吧发了个贴,马上就一大批马甲轮番开始骂。那个时候就有亲身经历了。
    老丁同志在学校里大搞洗脑教育,夸自己的丰功伟绩,还不允许学生出校,减少了外来思想的进入,时间长了学生自然被洗脑。情真意切,呵呵,金正日死了我看朝鲜群众也情真意切。
    综上所述,职业水军和洗脑学生都有。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