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问路在何方

@ 三月 13, 2012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有些歌声会沉默》。】

昨晚很晚了,看微博,得知丁祖诒去世,终年73岁。那一刻,心中失落感和悲意陡然而生。联想起来这个很喜欢造势造宣传的人物,已经很久没有在公众面前出现了,原来答案在今天。

“打造中国的哈佛”是一个很凶悍的命题,尤其在中国,靠着理想和坚强的意志实现成功路径的可能性,就像一个农村孩子从街头发传单开始励志成为李嘉诚一样,前途是渺茫和让人嘲笑的。

那一年,翻着整版华商报的关于西翻的消息,我问我父亲,民办院校成为中国的哈佛,可能吗?我父亲说:“一切皆有可能。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吧,只要有理想,只要有人在做。”

丁祖诒一直在做,尽管毁誉参半。一边是名声响亮的中国民办教育家,一边又常常给人的感觉有点终南山江湖骗子的味道。尤其是当你在8月下了西安火车站,放眼望去,到处尽是挥舞着民办高校彩旗飘飘的招生队伍,甚至街头拉人,教育的尊严感丧失殆尽,“哈佛”的路子,难道就是靠着这样的原始积累开始的吗?

我的一个朋友,高考落榜后上了西翻。他们那时不管西翻叫西翻,叫上了翠华山。言语里头,充满着自嘲。这个朋友之后去了英国,回国后考上国内的博士,她再也没有提过“上过翠华山”的历史。很多成才之后的西翻人,都不愿再提起自己的第一学历,彷佛这是一个伤痕,是自己成长中一处伤疤。

那么,无法名正言顺,连自己的学子都不愿承认曾出自民办院校,是不是丁祖诒心中一片永恒的伤疤呢?

我想是的。不然,他不会如此高调见诸于媒体报刊,也不会为一个名声而付诸于官司,他所要成就的,不单是丁祖诒这个人身前身后的名声,还有民办高校作为一个出身低微的群体的名正言顺。

贵族永远无法了解穿短衫人所要伸张的尊严。

2005年对于西翻来说是破冰之年,得到国家本科学历承认,这是中国民办高校走出的最具有实质性的一步。那一年,华商报一整版的宣传,丁祖诒意气奋发的照片,挥着手彷佛对世人宣告:“从此,西翻可以和公办院校平起平坐了。”

真的能平起平坐吗?

公办教育的优等生资源,是民办教育无法企及的。一个只接纳700分以上考生的高校,校长可以高枕无忧地穿梭于国际会议之间,以学者优雅的姿态展现名校校长的魅力,可以轻而易举地得到国务院大笔的863科研经费,可以有太多留洋博士争抢着留校任教。而丁祖诒在做什么呢?他不得不像中学班主任一样穿梭在校园各个角落维持秩序,他要制定被称为“非人性”的教学管理体系,他为要一点教学经费把教育厅的门脸踏破。甚至有人说,在办学之初,丁祖诒跟民工一起背沙子建校舍。

西安翻译学院夜景
西安翻译学院夜景(图片来自网络)

有些路,注定是难走的,带着悲壮的身影,就像丁祖诒一样。随着国家大学教育扩招制度的推行,这种悲壮就似乎更带有了悲剧的意味了。当三本的门槛降到300分以下时,高考落榜生甚至成为历史性的名词,受过高中教育的人,他们面对不是考上考不上,而是考上了,上什么?

上什么呢?曾经翠华山上的西翻,是西安一道风景,承载了多少落榜生的梦想,今天路又该走向何方呢?

在前些年,西翻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丁祖诒说过这样一段话:“高考落榜生犹如烧了七、八十度的水,如果给他们再添上一把柴,让他们在民办高校继续接受高等教育,他们同样会成为祖国需要的高等技术人才,他们同样是中华民族未来的希望,这应该是‘第二个希望工程’。”此话我想起了诸多个我们那个年代奋发向上而与高校失之交臂的人。

所以,能说出这样话的人,除了作为教育家的认知外,还能看到一个人做人的高尚。

今天一直翻看西翻的网页,看到一位学生的留言,他说:“以前元旦学校晚会,丁校长总要在掌声中即兴唱歌的,他常常唱的是《敢问路在何方》。我们都觉得他的声音和歌词很搞笑。后来工作之后,遇到很多难处,才发现人生并不是学生时代设想的一帆风顺的,那时才理解丁校长顿挫的歌声中,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情怀。可爱的老头,一路走好!”

看到这里,我觉得自己矫情的眼眶有些潮湿。理想,不管再远,总是让人感动。

想起父亲的话:“一切皆有可能。一百年,二百年,三百年吧,只要有理想,只要有人在做”。

谨以此文献给从未谋面过的丁祖诒先生,可爱的老头,一路走好。

敢问路在何方 二维码相关阅读
悼念丁祖诒院长
我的三位老师
一位老师的节日感言
祭三哥


7个 群众围观在“敢问路在何方”旁边

  1. 为了天下苍生,再苦也值得 说:

    为了天下苍生,再苦也值得

  2. 唤醒沉睡的意识,了不起啊 说:

    唤醒沉睡的意识,了不起啊

  3. 唤醒沉睡的意识,了不起啊 说:

    意识一旦觉醒,就有成千上万的跟随者,紧追其后。

    丁院长,很了不起得!

  4. ichang 说:

    丁先生是值得尊敬的,一直以来认为西翻的学生专业素质极高

  5. 虎子 说:

    我们那时候也不叫西翻,叫西译。
    这么多年过去了,在我接触的多数校友里,大家不会避讳自己的西译学历,我们也不认为这是什么伤疤。

  6. 关中麦客 说:

    决心做一件事和决心做成一件事,是两种态度,是天壤之别。丁祖诒是决心做成一件事的人。

  7. 吴标题 说:

    丁校长值得敬仰,拥有理想并坚持走下来最终会成为百年名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