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77期]治不完的闯红灯

@ 三月 13,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13日。1947年的今天,香港演员萧芳芳出生。芳芳姐6岁出道,13岁成名,今年她已经65岁了。除了老影迷,一般人提起她都只记得电影《方世玉》里的苗翠花,那已是她从影事业的后期了。几年前我无意间看到电影《虎度门》,片中她一人抢尽所有风头,人老戏辣4个字就是为她打造的,此片为她赢得当年金马奖。

[1]又要治理闯红灯

西安又要对行人闯红灯罚款啦。3月12日,西安市召开了2012年“文明交通行动计划”工作部署会,在交警支队队长王海玲的部署下,市文明办和交警支队将加大力度组织文明交通志愿者,治理行人闯红灯,各街道办还将在辖区社区、单位设置“交通违法曝光栏”。

早在2010年1月,西安就下狠心要治理“行人闯红灯”这一顽疾(386期之1),搞了一大群带红袖章的人天天蹲主要地点人行道旁——3000名志愿者(414期之6),专门印制了闯红灯罚款收据(388期之1),抓了一大堆闯红灯的人——10天就罚了20141人,罚了一些钱——10天创收16.4万(401期之9),轰轰烈烈三个月,最后再无声息(467期之本周搞笑)。倒是给【西安e报】提供了源源不绝的素材。

应该说两年前为了治理行人闯红灯,西安市及宣传部门可谓计谋百出:除了罚款,还有连坐单位、社区(561期之7),表彰提出治理闯红灯点子的网友(428期之2),设计了标志(414期之6),曝光相对落后的地段(542期之8),甚至有妻子爱闯红灯,丈夫写情书劝阻的攻心之术(431期之8)。可惜的是市民不领情啊,也就最初10天效果比较好(397期之3),后来没有警察值守(406期之7)、没有交通协警员(456期之5)的地方,闯红灯依然很普遍,就算是被抓住,很多人留的也不是真实身份信息——灞桥交警最初14天抓了2000多人,结果只有374人留的是真实身份(402期之7)。市民们说啦,迟到也罚钱呢,算下来还是闯红灯成本低啊(392期之3)。

当然,前年我们也给出了一劳永逸解决“行人闯红灯”这一顽疾的办法:只要有齐全的合理设置的市政交通设施、足够的过街天桥和地下通道(390期之1),人们并非不知好歹。但是很遗憾,某些部门也会计算,这个一劳永逸的法子明显太费事了,而且一次搞定下次就没理由再搞出政绩了,还不如再来一场运动,毕竟建国这几十年来咱们还是对制造运动更熟练些。正好“文明交通行动计划”是从2010年到2012年为期三年的实施方案,占个头,再占个尾,既讨巧,“文明城市”也能手到擒来。

[2]GDP含金量

今年2月底,《中国经济周刊》做了一个2011年的GDP含金量分析,全国31个省市陕西倒数第五。3月13日,正在参加全国两会的赵二叔接受了《中国经济周刊》的采访,指出数据收集不准确,尤其是对农民收入的统计和实际有一定的差别,而且样本点比较少。

赵二叔解释说从2010年开始陕西省主要致力于间接增加居民收入,方法是增加各项财政惠民政策,减少城乡居民的支出。比如陕南搬迁时减少农民搬进新居需要出的钱,当农民拿到房子后,房屋的价值增加了他的财富。在介绍了陕西的一些民生政策之后,二叔说如果下次再计算GDP含金量,数据准确的话,陕西的排名肯定会有所改变。

《中国经济周刊》给出的GDP含金量计算公式为“人均可支配收入/人均GDP”,得到的数字越大,含金量就越大。应该说这个公式有一定的道理,在各地追逐GDP总量的时候,杀出一条血路,与普通大众挂上了钩。但是这样的数据很明显依赖于准确的统计,二来二叔提到的居民隐性收入也无法计算进来。所以说姜还是老的辣啊,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打的是七寸。

《中国经济周刊》将GDP含金量称为“幸福指数”,大致看来还是很有道理的。

[3]消协通稿

每年3月15日之前,关于消费者投诉的新闻就铺天盖地,消协的年度汇总也赶在这时候趁势而来。3月12日,西安市消协公布了2011年消费者十大最憋屈案例,什么限量版越野车实际是改装的、新房卫生间无地漏、健康心脏被装上起搏器等等,总之就是各种憋屈。当然最让人憋屈的是这篇通稿连个商家的名字都不敢公布!不过这也算是消协的传统了,去年的十大憋屈案例、十大不平等条约(805期之4)也都是没写商家名字。

借用@王小铸的话来说,这个不疼不痒的通稿告诉我们,还存在消协这样一个机构。我想再加一句:也告诉我们315快来了,全世界最大的一场秀——全民维权秀(448期之1)快来了,并将在当天达到高潮。

[4]世园新笑话

这是一条与世园会有关的新闻。去年4月陕西德艺园林景观公司与世园会“名犬馆”达成协议,由该公司给“名犬馆”铺设草皮。该公司按照合同完成工程并验收合格,应收款23万多,名犬馆却在世园快结束时都只付了11万。于是德艺园林起诉了名犬馆,灞桥人民法院判名犬馆付清工款,馆主尤某答应2011年10月31日之前付清。世园会闭幕后,此人却失踪了。2月29日尤某在咸阳机场被法警扣下

如果您记性好,应该记得世园会还爆出过法国馆被整体出租给了中国国内商家的猛料,法国馆都被国内厂家挂羊头卖狗肉(869期之1),名犬馆是一个无良商人搞的,也不是那么让人震惊的事儿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胡小妞0507当时看到名犬馆里的狗狗那么可怜,那么热的天被关在那么小的笼子里,有的甚至暴露在太阳下,满地散落着狗粮…

感谢世园会继续给2012年的【西安e报】继续提供各种冷笑话题材!

[5]不可能的数字

据《阳光报》报道,西安送水工底薪2K到3K,一桶水提成1.2~1.5元夏天旺季时,每月6000元工资很普遍,但是西安市各大饮用水公司常年招聘送水工,而且人员流动性很大。因为送水是一个劳力活,而且说出去不好听,所以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入这一行。近年来,送水工人主要是从农村来的,家庭经济条件不好,年纪在30岁到50岁之间。

我能理解这篇新闻是想说年轻人找工作不要有等级观念,但是其中的数字明显不对:假设底薪3000元,6000-3000=3000,3000除以每桶1.5元=2000,再除以30天,是66.66。也就是说要挣到6000元工资,每天至少要送66桶水。假设送一桶水需要30分钟,送完66桶水就需要1980分钟,可是一天总共才1440分钟。明显不可能。

这是一个不动脑子、被采访对象当枪使的例子。

Update:3月14日早上一个网友告诉我送水工夏季一天送60桶水是有的,他几年前就问过。所以现在看来是我质疑错了,在这里向那位记者道歉。话说一天送60桶水,这体格也太强了,传说中的精壮汉子啊!

[6]爱

芦柑

上两条实在太冷了,讲个温暖的。@LC柳橙布丁13日早上坐车离家,准备回西安。走之前她爸爸让她带芦柑在路上吃。她嫌要剥皮弄脏手不好洗,不想带。过了一会儿,她妈妈进来,把一袋剥好的芦柑放在了桌子上。

父母在身边时,才会像个宝啊。

[7]再见,IC卡电话亭

IC卡电话亭

当人手一部或者几部手机的时候,IC卡电话亭渐渐淡出了我们的视野。@馬克呆今天中午在科技路看到,几个工作人员正在拆除IC卡电话亭。还记得当年在电话亭前排长队的盛况吗?

@勤奋的热带雨林不同意,他说:在日本那么发达的地方,路边依然竖立着很多的IC卡电话,在人们的生活中发挥着作用。而国内其他城市,北京的公交卡可以做IC卡使用,所以电话亭依然发挥着作用,上海则将电话亭改装为wifi热点区。@邪神_一念成魔赞同拆除,他认为:改造需要钱,维护也需要钱,不可能为了少数人投入这么多资金,还有很多地方等着要钱呢,比如医疗教育。

你认为IC卡电话亭该不该拆呢?

[8]城管战斗力证据

武术学生维权
By @qin_sang

无论我们列出什么理由,行政意志才是最高意志。前段时间,长延堡城改办强行拆迁挖了赵长军武术院学校门前的路,并用大卡车堵门,还多次断水断电。这些行为导致学生无法维持基本的学习和生活。3月12日,赵长军武术院的学生们去雁塔区政府请愿,结果被雁塔区城改办的工作人员打伤,有学生甚至被打致骨折。

按照强拆新闻的强度来说,这是一条很一般的新闻。但是亮点在于这是赵长军武术学校。武术学生被城管打败、打成骨折,实在不能不让人重新估量西安城管的战斗水平。城管会功夫,武术都挡不住啊。

[9]乙级球队

3月13日下午,西安老城根足球俱乐部正式宣布成立,这是一支乙级球队。前陕西足球功勋球员张延和江洪再次联手,分别担任这支俱乐部的总经理和领队。老城根足球俱乐部由西安老城根企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全资控股。俱乐部老板李霖表示老城根永远不会迁出陕西。

老城根

这个消息点燃了陕西球迷的热情,痴情的球迷总算心里有了新的归属,不过也有人对这支球队有疑问,有谣言说这支队伍踢完全运会就会走了,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求辟谣!

[10]没输出去

《华商报》13日登了则新闻说《陕西动漫走向美国》,文章中说由陕西本土动漫公司打造的72集动画片《幸福的起跑线》,3月1日开始在纽约麒麟台播出。看上去好象是文化输出,其实这个纽约麒麟台是北美专门针对华人群体的电视,所以其实也只是在华人中传播而已。第10条我们就欣赏一集这个《幸福的起跑线》。

[西安e报:1177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81期]逼得俺都想去长安种地了
[西安e报:446期]衡量(需翻墙)
[西安e报:811期]西安影像
在法门寺插队的日子


5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177期]治不完的闯红灯”旁边

  1. 没火机的烟民 说:

    城管个个都是超级赛亚人,群众最多是个那美克星人,还是不会造龙珠的那种。。。

  2. 边缘 说:

    喜欢e报

  3. 王小甲 说:

    《不可能的数字》中,提到送一桶水需要30分钟。我提个可能性存在,比如我们公司需要饮用水,一次一般在20-30桶之间,基本十来分钟搞定。只是不知道无良的老板会不会也按每桶的提成发钱!

  4. 胡铁花 说:

    那是因为送水工都是左右开弓拎水啊~而且是运一堆到电梯口,再批量搬运么~

  5. 阿明szy 说:

    现在除了极个别重口味的吃个把鸡屁股,也就剩政府对这鸡的P感兴趣,其实这个P对百姓生活没P关系,百姓的幸福是今年工资比去年多买一些东西,其他都是P;
    至于消协,G点很隐秘,前戏时间长,君不见老罗在京城砸冰箱忙乎几个月了,这个协还是没反应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