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当全国人大代表

@ 三月 15, 2012

原文首发于《段万金律师博客》,感谢作者“段万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吴英案:不要在黎明前杀人》】

我认识一个省级人大代表,关系也不错,我也不怕得罪她了,她是一个企业的普通工人,她的当选很有趣,很能说明问题,一天市人大领导给企业老总说要在民营企业中产生一位省级人大代表,条件是民企、女性、非党员、普通工人、本科,企业老总马上就说,我企业中有一位,于是她没有做任何工作,转眼间就成为省级人大代表了!

我们的人大代表不要参选、不要演说,不要介绍自己,只要你运气好,突然有一天,你也会成为人大代表。如果有一天领导突然要求产生一位条件为律师、男性、四十岁、自考本科、在全国性的律师事务所执业、爱写博客微博等等,没准我就成人大代表了!

但是,我想通过正常的法律途径成为人大代表,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君不见,全国的独立参选人大部分人都惨痛的折戟沉沙,连李承鹏也不例外,甚至遭受许多的非难和威胁。

按照最普通的道理,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要想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就得从基层进行竞选。

尽管法律规定十个公民可以推选县级以上人大代表候选人,要想参选做到这一步也不是很难,但是选举委员会有最终让谁当候选人的权力,“由选民直接选举人民代表大会代表的,代表候选人由各选区选民和各政党、各人民团体提名推荐。选举委员会汇总后,将代表候选人名单及代表候选人的基本情况在选举日的十五日以前公布,并交各该选区的选民小组讨论、协商,确定正式代表候选人名单。”好多的独立候选人可能就这样被刷下去了,甚至不需要理由。

这样一来,即使在县级人大,能真正通过选举上来代表选民利益的代表已经寥寥无几,又能发出多大的声音,就这还是在独立候选人具有强烈的刀枪不入的共产主义信念的情况下!极端的少数面对沉睡甚至洋洋得意的大多数,那种无助和对自身的怀疑是很难体会得到的。

即使你过了县级人大代表这一关,你说你想当市级人大代表了,你得找到县级人大代表的推选,你本来就是异类,有几个人会推举你,又有几个人敢推举你!?

更加有问题的是选举法规定,县级以上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在选举上一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时,代表候选人不限于各该级人民代表大会的代表,这就更厉害了!因此基本上,市级以上人大代表很少是选举上来的,直接是安插进去的!这就是那么多歌星、运动员、种粮能手、官员、企业老总不用满大街竞选跑街却能安坐人大代表位置的主要原因!

人大代表

人大代表在表决

人大代表身份现在更多的被认为是一种荣誉甚至护身符,而不是责任。

这种人大代表的产生办法已经严重扭曲议会性质的本质,仅仅是徒有其表。

更可怕的是,这种方式产生的人大代表,根本不具备参政议政能力,许多雷人的贻笑大方的提案已经红遍全球,让世界人民再看中国人民的笑话,包括以前在我们印象中较好的倪萍大姐等等,却让我们感受到缺乏基本的民主宪政意识,感觉已经是两个世界上的人,这次的刑诉法修正案草案,有多少代表能看到其中玄机?

民主和法治,是一个正常社会的两根柱子。

民主就是有一个很好的平台经过谈判争取妥协最终达成一个各方面都接受的方案和规则,没有好的平台不行,没有平台就会乱套,不斗争不行,不斗争就成了弱肉强食,不妥协也不行,不妥协最后只能兵戎相见流血冲突,因此,把最能代表本集团利益的代表选出来去谈判去斗争去妥协至关重要,需要注意的是,能代表某一团体利益的人并非就要是这个职业的人。比如,能代表农民利益的不一定就要是农民,我律师也可以,因为我更有能力为他们争取利益,我不行,他们还可以把我换下来,我们现在把那个运动员把那个养猪能手安插成人大代表,记者采访支支吾吾半天讲不出一句话来,这样的人开会除了鼓掌表态还能干什么?!

这是一种典型的用形式民主打击实质民主的手段!必须予以揭露之!

法治就是通过民主协商机制后,把意见规则上升为法律然后不折不扣的执行,法律的制定必须清晰可操作,并且有后果责任,公权力私权各行其责,需要强调的是,法治社会更重要的是公权力要要不折不扣的执行法律规定,会对法治造成根本损害的是公权力不守法侵犯私权。私权不是妨害法治的根本原因,有时即使私权的行为侵害了法治,也是公权力的不作为或僭越法律规定造成的。我们现在的许多法律对于公权力的限制和义务闪烁其词,操作扭曲空间极大,更重要的是缺乏相应的法律后果,我就违反了,没有追责机制,这次的刑诉法修正案,侵犯当事人合法权益侵犯律师执业权利几乎都没有相应惩罚后果,最多只是检察机关责令纠正。

公权力不作为或者僭越也不是最可怕的,最关键的是要把我们的司法搞好,司法是社会最后一道防线,司法的专业化司法独立是法治社会两个最基本的问题,但是现实表明,我们的司法专业化和司法独立这两个问题都远没有解决好,他承担不了缓解和解决社会矛盾的重任,没有起到最后一道防线的作用,有时候甚至制造激化矛盾,如抱薪救火。

民治和法治都是围绕在我们的议会–全国人民代表大会进行的,为什么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是我国的根本制度,原因就在于此,因此人大如何发挥他应有的作用,非常的关键,人大如何发挥作用,制定正确的法律、监督政府、监督司法,人大里面的人民代表就显得非常重要。

我们现在的人大代表产生方式是不足以支持人民代表大会这个根本制度发挥自己应有作用的!他们没有时间没有能力也没有责任感,我们把自己国家的管理国家的前途交到这样一群人手里简直是太轻率了,好比是把一辆高速行驶的汽车交给一个毫无经验毫无能力的未成年人去驾驶一样!

从这次刑诉法修正案草案的表决再次显示了我们人大代表的虚弱和无能,这是多么重要的一部法律啊,他关系到每个公民的基本自由,人身自由和表达自由,我现在还无法判断我正在写的这篇文章有没有被认为是“煽动颠覆”的嫌疑,因为我质疑了现行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一个律师我自认为我是拥护社会主义制度拥护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

但是有关机关不一定这样认识,就像律师伪证罪的“引诱”一样,“煽动”也是具有无限的内涵和外延的,而一旦被认定“煽动”,那一天莫名其妙的我老婆找不到我了、孩子也找不到我了、单位也找不到我了、客户也找不到我了,这种情况按照法律规定最长可以持续37天!这37天,家人可能会疯掉!就这还是在有关机关严格遵守法律的前提下!现实中,会远不止37天!几个月一年两载的都有!

因此,民主改革首先要从改革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做起,改革人大制度首先要从改革人大代表的产生方式做起,现行的人大代表的产生方式实际上是对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阉割,这个制度不搞好,利益集团只能通过这个平台把非法的利益合法化,司法越有效率,可能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我想当全国人大代表》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台湾死刑制度之变易
死刑、民情与正义
一部刑法 两种判决
贪官死罪该不该免


6个 群众围观在“我想当全国人大代表”旁边

  1. lilan 说:

    先富,接轨,买办的政府,注定是为官僚资本和外国资本服务的。它们不需要代表,只需要遮羞布。
    现在连遮羞布都懒的要了。
    这就是现实。
    谁怕文革?温云松!所以他那个当影帝的爹才这么如此色厉内荏。

  2. 柳五 说:

    段律师好文章

  3. 蠢人 说:

    代表非富即贵,律师可能性也很大。我等P民才无望。

  4. 老张 说:

    之所以是神马P民,是自己没有觉醒,怪谁?

  5. 老张 说:

    一楼的朋友,假如真有神马你不怕的所谓“文革”,你能有机会在这里说神马吗?

  6. 党员 说:

    人大
    大人也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