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81期]医疗费从哪来

@ 三月 17,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17日。1975年的今天,中国大陆特赦全部在押战犯,49年后大陆政府曾先后特赦7次,涉及人员均为战犯,75年的这次,是距今最近的一次。

[本周民生]动车通到帝都了

4月1日,除了“西安-武汉”的动车组(1180期之8)之外,西安铁路局还将增开西安至北京西的一班动车,增开的车次为D132次(D131次)。有消息称,此次同时还将增加一趟西安至洛阳龙门的动车,这样西铁局开行动车组列车就增至了20对。

目前西安至北京的火车,运行时间最短11个多小时(Z20),最长15个小时(T42) ,而新增设的动车,运行时间为8个多小时,比Z20要快3个小时左右。至于票价,据《华商报》分析,新动车票价应该比现行列车的卧铺要贵30%以上,那么按目前西安至北京卧铺上铺的256元-272元来算,新增动车的票价恐怕要在347元以上。不知各位是否接受如此时间和价位的性价比?

另据消息称,石武高铁通车后将于郑州与郑西高铁连通,西安至汉口、北京西也将开通高铁,届时至汉口、北京都能在5小时内到达,这个速度,还算令人满意。

[本周公共事件]流浪孩子的医疗费

省卫生厅对各市区提出要求,辖区内设立至少一家收治流浪未成年人的定点医院,对流浪未成年人“先救治、后救助”,决不允许发生因费用问题而拒绝救治的情况,若拒绝收治流浪未成年人,或未及时采取医疗救治措施的定点医院,相关人员将被追究责任。

几个月前,蓝田县华胥镇流浪汉冻死街头(1086期之1),这让我们开始注意到流浪者的日常生活。相比前不久的“接送流浪孩子回家”专项行动,要在一年内实现城市街面无流浪未成年人(1166期之2),这项医院必须救助流浪儿的政府要求,显得更加人性且合理一些。

不过,问题还是出在钱上,定点医院救助流浪儿,并且要按照规定提供住院出院院手续、明细账单,这笔费用由谁来承担?如果是政府出资建设的定点医院还好,那其他医院收治流浪儿呢?说句大家可能不爱听的话,医院不是福利慈善机构,只是提供医疗服务的场所,所有的福利和公益都需政府提供,而医院只负责执行。因此,卫生厅如果不带上民政局一起玩,这项要求,很可能会胎死腹中。

[本周公共话题]全民体育的苗头

陕西省政府办公厅向省体育局、教育厅下发了一则将体育场馆面向公众开放的通知(1179期之7),提出了如下要求:

  1. 凡是由各级财政投入建设的场馆,原则上都要向社会开放。
  2. 学校在保证校园安全的前提下,将具备条件的体育设施向公众开放。
  3. 公共体育场馆的室外设施和不需要增加投入及增设专门服务的公共体育设施,要常年向公众免费开放。
  4. 实行有偿使用的公共体育设施,向未成年人、老年人、残疾人免费或者优惠开放。

比起之前折腾的全运会(691期之本周体育)、体育公司体育产业(883期之2)、此通知和之前省政府出台的全民健身规划一样(977期之5),初通了全民体育的门径。全民体育说起来其实很简单,只要孩子们有地方打球踢球,居民们有地方跑步健身,这就够了。

不过,该通知还特别表示:学校可根据维持设施运行的需要收取非盈利性的费用,国家机关、企事业单位也可进行非盈利性收费。需要注意的是,非盈利性收费,这对于普通市民来说,是个没有概念的事情。对普通人来说,免费就是免费,收费就是收费,没有人会区分盈利性和非盈利性。

因此,如果当真想推进全民健身、全民体育,就应该把通级财政补贴充分利用,让能免费的地方全部免费,这才是真正的用之于民。

[本周财经]南关正街的商圈

南关正街注销,将改名长安北路(1171期之4),这一举动让“随风海鸥”用一篇数千字的《悼南关》来回顾南关正街的历史,并暗讽政府的不智。对此,西安市民政局正式作出了回复,更名一事原来是碑林区政府提出,碑林区给出了如下改名的理由

  • 长安南路、长安北路、南关正街的叫法不统一。
  • 南关正街长度并不长。
  • 以“关”称呼地名,从概念上限制了西安的城市规模,对部分到西安旅游、投资的游客和商人产生了一定的误解,认为“关”以外属于城郊部分。
  • 为了统一路名以及便于碑林区商圈建设和招商引资方便。

虽然碑林区政府表示改名是出于多种原因考虑,但看了上述说辞之后,相信你也能看出,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打造长安北路商圈。打造商圈、提升商业价值,这无可厚非,但为此改名并提出上述理由,就像个没文化的土大款,在糟蹋文化的同时,让人哭笑不得。这种自卑感是有传承的,当年西安地铁站命名时,官方尤其提出站名不能带“村”字,因为这样显得土气,同现代化大都市含义相悖,因此方新村、八里村站才变成了大明宫西站和纬一街站。

学者商子秦说,取消路名是一种意识形态的拆除,会在无意中抹掉历史,而恰恰是这些被抹杀的历史沧桑感,才是外地人对这座城市最感兴趣的地方,才是这座城市最有价值的“商业核心”,这些,不知道执政的土大款们是否知晓?

西安市民政局区划处处长李福安表示,街道改名要接到上级政府纪要才可,目前他们还没接到政府纪要,所以南关正街还不能确定是否改名。但愿南关正街能够继续存活。

[本周冷笑话]警方的零容忍

3月16日,西安市召开“打黑除恶工作现场推进会”,向媒体透露一系列数字以示其成果。会上,警方承认了西安“沙霸”、“砖霸”等垄断经营犯罪团伙猖獗,并表示将对其保持“零容忍”,采取“硬措施”。为打击“沙霸”,会议要求西安市各分、县局要摸清本辖区新建小区底数,辖区派出所责任民警联系电话24小时开机,随时接受投诉和举报。

上述官方表态听起来还是颇为振奋人心,但是回顾一下近三年来的沙霸横行史(488期之6532期之6534期之7918期之71163期之2),再想想杜航伟2年前那句“对沙霸等恶势力,只要露头就要严打(534期之7)。”可想而知,对沙霸的治理,正如拉土车一样,有人一直护着那条利益链。

[本周图片]一间老屋

老屋

在东木头市靠近柏树林十字,陕西工商大厦院内,“@棋子沟”发现了一栋木质两层老屋隐藏在这里,这栋房的窗、梁、柱、瓦均破败,漆皮剥落。虽是正午,靠近窗棂仍觉凉气嗖嗖。大厦门卫说,这栋是明末清初的老楼,不知主人,房已归公。

比起最近被报纸电视挖出来的数百名终南山隐士,这种老屋才有一种大隐隐于市的感觉,可惜,它最终抵抗不过被拆除的命运。

[本周逝者]校长、驴友、农民工

本周去世的名人,当属西安翻译学院创始人、前任校长丁祖诒先生(1176期之9),丁死后,近万校友前往殡仪馆送别,包括唐家璇、李肇星、陕西二赵、孙清云等200多领导送上了花圈。

相比丁先生,失踪半年被找到尸骨的驴友就默默无闻了许多。2011年10月,高校教师李少军独自一人赴秦岭登山,迟迟未归。40多名专业救援工作者经过一周时间的搜救,仍无任何消息。2012年3月11日,两名网友在楼观台东侧5公里处的一个悬崖边沟里发现一具尸体,经警方确认,正是驴友李少君。据推测,他当时可能没有看到悬崖,在找路时不慎失足坠落。

活着,就是一件幸事。3月16日,年近五旬的湖北女农民工则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她在第24次讨要工钱未果后,于北二环某楼盘的工地内服毒自杀,经急救,目前仍在观察中。该女子讨要的工钱共39000多,是她和丈夫、女婿3人的血汗钱。工地负责人表示,不是自己不给账,而是手上没有账目,不知道应该给多少钱。

愿死去的人安息,愿活着的人坚强。

[本周视频]一辆警车

li568a”打车时拍到了这辆装满滩枣的延安警车,的哥认为,陕北的巡逻车拉一车滩枣来西安,“一定是送礼来的”,这推理,比公车私用和卖货创收靠谱多了。

《[西安e报:1181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85期]苏格兰油泼辣子面
[西安e报:450期]叫春的季节
[西安e报:815期]盐
拾荒者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181期]医疗费从哪来”旁边

  1. 娓内瑞拉 说:

    已阅。

  2. 娓内瑞拉 说:

    错误好多,提出批评!

  3. 游客 说:

    对于铁道部并铁路局增开动车,提高运速的举措当然是需要叫好,但仍然有两个老生常谈的问题无法释怀。
    一、安全:723未满一年,半年多来的各种反思及追问还余音绕梁,更记得盛光祖大人信誓旦旦要降速降价。对于西安站增开动车,我无法从技术层面给予分析和评判,但至少认为,在723事故报告引起各界广泛质疑的现在,贸然增开动车,至少不是严肃和科学的做法。
    科学发展观的本质还是以人为本。那么,我想问的是,如何避免723的再次发生?或者残酷一点再说,如果类似于723的事故有十万分之一的比率无法避免,我们一系列的后继动作是否到位?难道还是匆匆掩埋车头?难道还是稳定压倒一切的维稳思维?
    行文至此,又特意去翻看了一下华商网关于此的新闻报道,满篇文字未见安全二字,不免有些忧心忡忡。
    我还想说的是,中国效率、中国速度从来不应该也不应是衡量动车或高铁成绩的主要指标,节省三个小时的路程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也不是乘坐动车的主要动力。面对723的反思,本应是一场全面关于高铁安全的讨论,可惜,被压制了。于是,事故报告,出炉了。
    二、价格:个人认为,动车增速,有关部门可能还是从钱字上考量的,在增速的同时,票价也上浮了30%。
    近几年,4万亿惹下的祸根已逐渐显现,当然,温相爷自己为自己圆场称为是无愧于人民的,但CPI的增幅却一次次闪了温相爷那已经有了老年斑的脸,不客气的说,4万亿的红利国人并未享受到,在此基础之上,任何的涨价措施都必须是慎之又慎的,但是面对中石油及铁道部这样的无良国企,我们并没有一种程序约束的帽子去限制这类企业的无限扩张的权力,这才是最可怕的。或者有人会认为,程序只是形式,程序之限制只是白费功夫并未有实质效果,我们最终追求的是实质上的结果,但问题在于,恪守程序限制,虽然只是实质正义的第一步,但惟有踏出这第一步,才会有实质正义的无限可能。
    并未享受到国企红利的普通民众,囊中可能并不像传闻中的有多么鼓胀,尤其对于身处社会底层的人们,我现在非常想念70块钱让我从大冬天的西安逃到杭州的绿皮火车。

  4. 大秦3D 说:

    大款没文化 敢整商圈化

  5. 洛阳以西 说:

    医院的问题是医保体制不健全的问题。共产党有钱不给民生投资。

  6. deep 说:

    1. 有城际快车是好事儿,至于安全和规范操作是另外一回事儿。不应该混淆。400元的价位,8个小时,应该有一部分人能够接受。并且可以作为飞机的候补,毕竟当天就可以回北京或者回西安,车次一般都会每小时一趟或者每两小时一趟吧,而至其他途经城市也是很好的工具。城际快车的舒适感也比特快和飞机好不少。70元的老绿皮那是过去时…那时候的收入是多少,整体生活水平和生活节奏是什么样的? 不过提高最低工资标准和整体提升人力成本是社会转型需要努力的,否则中国一直以廉价劳动力和自然资源换取经济发展,最后必然会乏力并衰落。同时也需要付出很多代价吧。国企红利和国家盈利在民众的分享的落实是个大问题

    2.全民体育是好事儿,但是这不光是体育界的事儿,而是整个产业和教育的改革。如果教育体质不改,就算有场地,孩子们也没空去玩。还是那句老话,应该从孩子们抓起,兴趣培养很重要。不过,免费和收费应该合理区别对待,如果一味追求免费,那么器材和场地的爱护问题就会浮出。

    3.喊口号,总好过熟视无睹强。

    4.各单位直接的特产交换应该很正常吧. 那就是说延安公安部门应该到货运去租赁一辆货车?…那位的哥没事儿吧.

  7. 阿拉丁 说:

    deep呀,你充分证明了无理搅三分,人家说穷人没饭吃,你给人家讲:咋不吃肉夹馍。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