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之所宜

@ 三月 18, 2012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长安韦曲》】

贾平凹曾经亲口告诉我,他将离开西安,到深圳去。我暗想,这不宜。还有朋友告诉我,赵季平也可能离开西安,到北京去。我暗想,这也不宜。依照常理,一个有成就和有影响的人,到规模巨大而汹涌着潮头的都市去,将应该增添其成就,并扩大其影响。不过也有一个风土与人的问题。

风土是产生并熏陶个性的,而个性则有适合它发扬的区域。大约基于斯理,周作人说:各国文学各有特色,在中国,省份不同,其文学也不同;尼采说:我恳愿你们,我的兄弟们,忠于地。我的目的不是奉劝贾平凹和赵季平留在西安,并以周作人和尼采为旗。即使我有这样的己见与私心,我也没有这样的权力,而且贾与赵是何许人也,竟要吾辈发言。我的意思仅仅是想指出西安之所长及其所宜而已。

我对西安的迷恋,主要是它在历史上和文化上提供了一些有助于思想的支点。起初,游牧民族与农耕民族在这里冲突并融合,不但导致了中国文明的二元根脉,也导致了新的人种。老子在这里留下的五千言感慨,显然是道教的本源。孔子之学在这里经董仲舒改造,终于得到权力机构的承认,从而尊为社会思想的正宗和主流。

西安

西安古韵 by@尼克_D

佛教的本土化和大众化是在这里完成的。基督教也是从这里开始在中国传播的,一方记载罗马神父活动的石碑,仍矗立于书院门的博物馆。周文王与周武王前仆后继,在这里建立了完备的奴隶制度,表示它森严等级的青铜器具多而系统。秦始皇在这里所做的中央集权,成为他之后的执政阶级进行统治的主要范本。汉的强大与唐的辉煌,都是以这里为基地实现的,而且一直让自己的子孙心向往之。在这里还出现了中国唯一的女皇帝。武则天的成功是一个神奇的事件,标志着女性对权力的运作所能达到的高度,它使一代又一代有理想的女性兴奋不已。

西安坐落于秦岭与渭水之间的平川里,但很多中国人却误以为西安在黄土高原上。当然,西安尘埃舞动,经济比较薄弱,不好做超级的贸易,也不能引导时代风尚。西安没有王朔,也没有宝贝一类的甜蜜角色。西安只是一个古都,然而古都有古都的优势。西安除了它在历史上和文化上提供了有助于思想的支点外,它的外在节奏是悠缓的,它的内在气质是雄浑和沉厚的,这都宜于从事精神活动。

在这里非常适合做哲学的默想和艺术的细琢,当然也非常适合进行历史研究与文化总结。难道别的地方就不能从事精神活动吗?能。不过在西安特别适合以长程思维对种种本质问题做精深的求索。在西安还容易教会众生敬畏祖先,并学习谦逊,因为这里充满了文物与古迹,它们昭示着人类曾经的艰难和伟大。

《西安之所宜》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曾经的关中乡村田园
媚俗西安vs风雅京都
西安随感:物质和文明在这里断裂
岳路平:出西安记


3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之所宜”旁边

  1. 西郊土匪 说:

    意淫之中,透着一丁点小道理。。。。

  2. 完美夏天 说:

    又见意淫,不过没那么酸了~~~

  3. 匿名 说:

    放弃妈的屁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