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令不出中南海

@ 三月 21, 2012

原文首发于《24小时在线博客》,感谢作者“老虎庙”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世上本没有“枪口抬高一寸”》】

3月14日流民部落总统王玉海从前门返回,害胃疼似的对我说:“想着十来天儿了,该可以去广场了,还是不行。到天安门东,见特警、武警、公安、交警、协警、便衣、戴袖章的老太太,逢人就搜包。”老王憋不住了,估摸着那天该可以营生了,到了广场却得消息戒严要到下午四点以后。

大会堂里温总理正招待会,温家宝被张泉灵问及“公平正义”,总理于是说道业绩“我们废除了收容遣散条例,使农民自由进城务工……”八年前因为孙志刚死亡事件导致最终民逼而改,在俞江、滕彪、许志永等学者对收容遣送制度提出违宪审查建议书后,温家宝签署了381号文件《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2003),从而废除了执行11年的 《城市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1982)。前后俩文件的根本在于改收容为救助。381号文件确实在出台初期起到了作用。八年过去了。改革后的城市救助实际上形成了新的吃皇粮队伍。被救助人员发展到主要依赖以警察捕送为主。

煤市街,是天安门西南侧的一条小街。老王说这一年多来,总可以看到那里停着一辆面包车,流民们都知道那是救助站的车子。至于它起到了什么作用,流民们并不太清楚。早先(一年前)居住在流民部落里的人时常有失踪情况发生,过后又会在三两天里返回。日久也习以为常,不用问,准是被警察送到了救助站。这等事情在2008年奥运前为最。一天里竟有高达四百人被警察强制拉送救助站,直到奥运结束才被释放。

“现在好多啦,他们还在煤市街呆着,一天连个人影都不见,我们至多不去招惹他们就没事。”老王说。

“前些年他们不是也在十冬腊月里上街找过人吗?”我问的事情仅此一回,老王知道,我们都知道。那一次因为我们举报前门有人需要救助。第二天来了两辆面包车,停在大会堂东侧。那一天拉走了不少。第二天首都各个报纸一律热闹报道:救助站出动200余人,车辆若干上街救助。老王和我同感:像是又一次政治运动。事后安静得不得了!老王说“就是那一次后再也没见过他们的统一行动。”

我去过北京东边东坝的一家救助站,看到了不亚于航空港一样的安检措施,看到了外出救助时工作人员穿戴的防护衣帽。那基本是SARS(非典)年代的装备。由头到脚一白到底,还要戴上防割手套。工作人员则统一制服,电脑办公。和当年381号文件签署前大不一样。整个一白领阵呀!

天安门广场,这个曾为世界上最大的广场(为维稳现已大幅度缩小面积,被草坪和纪念堂占据),这个一直以来被称为人民广场的地方,由于宵禁的实施而被认为是世界上唯一常年而非战时实行宵禁,乃至昼夜均为戒严态的地方,已经不适合流民弱势群体的生存,他们的前途似乎只在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管理站。而那里呢?真就如大会堂里讲的那样比太阳还光辉吗?

煤市街口的救助车和大会堂此刻仅一街之隔。

荆房村选举现场

进入龙年,我在秦晋两省农村参加了三个村子的基层选举。

有一天在华山客栈夜宿,附近华山城子村村民W来会我,说起前些日子选村干。事先书记村长各有人马挨家挨户提醒:要选就选某某,当然一听就有言外之意。投票前几日,村民们分别收到两位候选人黑金八百到千元不等。投票当日,候选人又叫来特警,乘中巴,约八人,自始至终持械监控现场。当日下午唱票结果,当选者在华阴市里酒楼上大摆“庆功宴”(农民语),招待各级干部、重点村民以及武装监控投票现场的特警。

最初听W讲述犹如听天书,没当回事。不日,同是华山脚下的荆房村大选,我事先约定不如亲历现场观察一番。后来我去了,并且秘密架设机器全程拍摄。这个村子土地刚刚被政府规划为华山景区建设用地,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村民们多次和协助拆迁的特警、公安和黑社会打手对战,最终不敌,被强制住进了幸福高楼。在高楼里没有了土地的农民几乎沦落到和盲流一般。问起他们现在如何谋生,有说是去城里打工,有说是天天跑黑摩的,年纪大点儿的去城里卖点儿自留地蔬菜。市里干部知道这情况说:城里人市上有的是活儿,人别懒惰就饿不死。呆着一肚子怨气的村民们进入了村干大选,真的没好气。据村民介绍,荆房村贿选票价最高达两千元,最少的也在八百元。“他们钱从哪来?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村民们怀疑贿选如此巨额从何而来?一致怀疑是市政府答应给拆迁户补发的拆迁补偿款被截留用在了贿选上。村民虽不情愿领钱上楼,但那也是钱呀。可是如今住进楼房快一年了,补偿款仍然没有发到村民手里。

大选过后,乡村高干们正乘坐小轿车一辆接一辆鱼贯而行,前往市里的酒楼大摆庆功宴.

让我们回到大会堂里温总理的记者招待会上。

当华盛顿邮报记者问及什么时候中国的老百姓才能够采取这种竞争性地直接地选举出他们的领导人时,温总理回答“是的,我曾经不止一次地提出过要坚定不移的实行村民自治,并且保护村民直选的合法权利。现在农村村委会许多实践证明,农民通过直选村委会是成功的。他们不仅有高度的热情,而且按照村民自治法制定了严格的选举办法。我至今还是这样认为,群众能够管好一个村,就能够管好一个乡的事情,能够管好一个乡,就能够管好一个县的事情。我们应该按照这条道路,鼓励群众大胆实践,并且在实践中使得他们受到锻炼。我相信,中国的民主制度,会依照中国的国情循序渐进地得到发展。这也是任何力量所阻挡不住的。”

总理记者会后,我把电话打到村儿里,问及对待总理的说法如何感想。农民说:总理没开口,我们就先知道了说的啥?中央的政策永远完美的,下面呢那就是另一回事啦…

电话里农民再也不想多说什么。只是细细碎碎地唠唠叨叨:上边花样太多,咱是越听越不明白,干脆以后不听。

说了以上两个段子,其实用温总理记者招待会上的一句话就可以为本文做个最好收尾,那就是原本出自网络民谣里的一句:政令不出中南海。如今此话出自温总理,不能不说是一点欣慰。

政令不出中南海 二维码相关阅读
假如农民失去土地
亲历现代“豆选”
背井离乡
华山“申遗”何以屡战屡败


3个 群众围观在“政令不出中南海”旁边

  1. 阿明szy 说:

    村民自治能管好一个村,是因为大家都知根知底,公平选举能让大家信任的人挑头做事,最终或许能管好一个村。一个乡就未必,除了那几个在位的,基本选不出其他的;而到一个县,必出乱子。温总在这类事情上的逻辑一直有些问题的。

  2. S 说:

    倒数第四段,第一句错字,应为华盛顿邮报。

    已改,谢谢关注。——AJ

  3. 老张 说:

    土皇帝、土霸王、几千年的封建社会的遗产、是应该引起国人重视啦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