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琴

@ 三月 23, 2012

原文首发于《我们在此地》,感谢作者“vangoghsmood”的原创分享,有删节。曾撰文《城市化,被城市化》】

对于古琴这种声音的爱好,来自小时独自卧在偌大空荡的房间,听窗外雨打梧桐的声音。雨天总是黑得特别早,有时一个人在桌子前面不知不觉天就黑了,灯还没有开,捧着一只细瘦长身的瓷杯。每到夏天院子里总是会从暴雨中生出许多野生的泡桐树,不几日叶子便生的有数尺宽,举着也不输南方的荷叶,只是味道刺鼻,茎子长长,毛茸茸细密密的白刺。极容易就从翠绿的树杆上掰下来,发出清脆的一声嗡。也曾见村里的穷苦老太婆下雨时,顶了一杆嫩泡桐叶当帽子。

高约数丈的桐树,院子里前前后后也如同仪式般地栽种的满满。黄昏雨落时,从高处的树叶间漏到地处的树叶间,高低错落,煞是好听,只能用大珠小珠落玉盘来形容,听雨这爱好便从那时落下了。每天睁开眼听团圞交错树枝间花鸟叫声,闻到满枕盘旋的花蜜香,初春听蛐蛐的叫声铺天盖地,从湿润的铺地草种升了上来,那都是极难忘的记忆。

听雨
(图片来自网络)

也是居住在喧嚷的城市中心,使用加厚玻璃门窗的人所难以理解的。居所从地上升到楼上,却好像断了某种根,觉得人成了某种牢笼的俘虏,只有短暂的时间得以寻回本色,而自从新增了穿高跟鞋的爱好,又从城市边缘搬到城市中心,我对于山林的气息已经很陌生了,觉得那森森青绿的山道间,变的越来越冷清,越来越孤独,人也被这人造的噪音和灯光,造的越来越蜷缩。

此时能够来给予慰藉的也只有古琴,古琴声音淡渺朴素,摒除了一切的热闹,干净到近乎枯燥,去了红妆,只留下一线轻灵。于是你才会蓦然惊觉,自己已经掉落在污浊的东西间多久,你又为何损害着自己的生活。对你自己来说最好的做法,只有出离,或是清空。这才来得及来拯救自己。

琴品即人品,每个琴人在琴声中所发出的声音和风格都是不同的,有的富丽丰腴,有的闲散无心,有的飘渺潇洒,有的却沉郁苍凉。看成公亮弹琴,感觉他好像在对琴说话,使尽了全身的气力,他的琴声洒脱中透出某种莫名悲伤,《忆故人》一遍遍听去,有人说这就是那种明知你还在这世间,却无法和你一起的情感,这是没有这样经历的人绝不能明白的感受。琴声若有似无,有时候好像消失了,结束了,却在将息时又溜出来,像一条钻进你血液中的毒蛇,总是在出其不意地噬咬。某人若曾经真的存在于你的心中,终其一生都不可能将他淡忘了吧。在行走时,在微笑时,在抬头看见一树稀疏冬日的红枫叶时,他就若有若无的跳出来。终你的一生,你所追忆的并不是某个特别的故人,而是生存中不可能祛除的爱的匮乏,这是生命最终留给你的那种悲伤。

古琴
(图片来自网络)

京城有一个专门做古琴的人,穿着对襟的青袄,胡子和眉毛长长的,他曾在工厂里做木雕,生活足以敷衍日用,有一日他再次遇到了自己的老师,他说你真是应该做古琴。他遂丢了工作,重操旧业,他变得很贫穷,和妻子睡在乒乓球案上。我觉得他找到了自己的宿命,也许苦痛但绝不会后悔的生活。

造古琴居然可以用我家乡的那种泡桐,好的琴弦用蚕丝,材质都是见风见水滋润玉露的好东西。

“泡桐, 材色浅白,三五年即可成材,木质疏松,指甲轻轻一掐就能陷下去,但有经验的斫琴师会选择树龄较长的桐木,选好密度合适树段,也是制琴良材。白桐,多部古代文献记载的制琴良材。椅桐,早在《诗经》就有记载:‘椅桐梓漆,爰伐琴桑’,为传统制琴良材。青桐,材色浅,木质细密坚实韧性较好,树龄较长、自然风化时间百年以上者为较好制琴材料,百年以内的新青桐不宜制琴,音色透出不来。”

一件好的古琴往往经历代而倍加珍贵,只因绝世琴材难得,古代造琴之人往往寻遍各处。赵汝珍记曰,一人为主寻琴,日久不得,夜半居于山中古寺,寺背山,下临一条飞瀑,恰逢夜雨,天冷衣单而不能寐,只听得雨水和着瀑布的飞旋,打在悬崖上的古树根,那声音妙绝,那人终于访得了自己想要的琴材。

世上的物品也许本无贵贱,而关键在于人心,一件本无名目的小物,珍重玩之,也便矜贵有意思了。古琴的声音极细,自古以来都只是弹给自己听。听见人说,老时候的琴人就似画中人,看实图,那些秃头缩脑的人穿着对襟袄子,团座在树影清疏的院子,抱着琴且自吟哦。那个只弹给自己听,真是道出了其种真味。

古琴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最是春心寂寞时
像索尔贝娄那样理解女人
小团圆》不是一个热情的故事
幸福的秘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