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87期]断水十天

@ 三月 23,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23日。2010年的今天,42岁的男子郑民生在福建南平实验小学门口,刀砍13名小学生,致8人死亡、5人受伤,4月28日,郑民生被执行死刑(493期)。转眼,两年了,如果不是搜索,我都快淡忘了…

[1]昆明路,堵了三天

在昆明路,西化厂下岗工人拉横幅堵路已经进入了三天,依旧无人理会,媒体也消失了。堵路最甚时,整个昆明路被堵实,西郊大片公交全部绕路,每个路口都有警车,但就是没人出面解决,这让西郊上班族苦不堪言。而据“@西郊小混混”目击,堵路的人表示“问题不解决路障不撤”,看来,这将演变成一起持久战。

堵路

据称,此次西化工人堵路,是因为西化厂被延长兼并后,便进入停产倒闭状态,工人仅靠微薄的工资度日。在这篇2011年的帖子中,我们能发现很多西化人堵路的原因:西化厂近几年亏损上亿,领导层未给工人解释和安排,“整天靠哄骗职工过一天是一天在家里等”,而之前承诺的先建后迁,全员安置也迟迟未落实,再加上所欠员工社保等问题,直接导致这次西化职工的堵路。

和以往一样,一部分被堵的人再次爆发了。“@康康先锋”说:“我很同情你们的遭遇,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当权者侵犯了你们的利益,而你们不能让无辜的市民为你们埋单!”这是被堵到上班迟到或有急事被耽误的人,共同的心声。而呼吁大家换位理解的人,大多数是被堵而无急事,或未被遭遇堵路的人,很多话,说起来很轻松。

用这种“互相残害”的方式来吸引当权者的注意,并不是一个健康的方式,但有时却是最好使的,究竟是谁造成这种畸形的想法?而相关部门在堵路事件中的沉默,则让西化厂的无辜工人,和被堵的无辜市民继续“互相残杀”,这迟早是场悲剧。

[2]19年后的相遇

这是电影《盲山》的真实版,同样发生在陕西。1988年,山东青岛人刘玲被拐至陕西铜川耀县开封村,嫁给当地男子魏中民,并生下一女。在怀了魏家第二个孩子时,刘玲逃了出来,但3岁的女儿却没有带出来。19年后,刘玲重返开封村寻女,发现魏中民已经坐上轮椅,而女儿已和邻村小伙结婚生女,二人目前都在深圳打工。

这还算是个能看到光明的结尾,然而在山区,更多没有逃出的刘玲也许早已生活麻木,这种事情时常让人感到无力,因为它是个难以指责的悲剧。

[3]面试成绩当面讲

考公务员面试成绩可以玩猫腻,这已经是全宇宙人皆知的秘密。又到了陕西省公务员报名的时候,省考录办表示,考生的面试成绩由考官当场评判,采取去掉一个最高分,去掉一个最低分,然后再综合计算平均成绩的办法来确定,并当场向考生宣布,考生签字确认。

如果有人认为此举措能给自己考取公务员重新带来了信心、动力和公平,那就不妨去考吧。反正运气若好一些,没关系的人也可能凭实力中榜,祝你好运。

[4]全市水压不足

据我家楼下的一则物业通知:因为修地铁,需要对黑河供水管道交叉点实施加固,从3月25日-4月4日,这10天内,全西安市的供水压力将普遍下降,届时,水司将在每天的6:30-8: 30,17:00-21:00两个时段,实施定时加压供水。

此通告意味着,高层住户和住在地势较高的住户,最惨很可能将断水10天。所以,大盆大桶的用起来,提前储水吧!

水压不足

[5]语言的艺术

据政府通稿称:陕西省将有序撤销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via《三秦都市报),什么叫做有序?5年?10年?20年?这就是一门语言艺术。狼来了的故事讲了几年(963期之4999期之本周财经1040期之61072期之11100期之5),听众都听烦了,讲故事的人还没讲烦。事实上,政府还贷二级公路收费站难撤,正如李唐削不了藩镇的兵权,是个中央与地方,利益上很难调和的矛盾。

又据政府通稿:陕西省教育厅明令禁止将毕业证、学位证发放与毕业生签约挂钩,坚决杜绝“被就业”现象发生(via《西安晚报)。一般来说,上面禁止什么,就说明下面已经“泛滥成灾”了,高校被就业不是政法的特色菜(213期之1216期之10217期之5),现在的辅导员压力大,都能创造出用入党来诱使学生就业的妙招了(1183期之5),上梁如何,可见一斑。

汉语,果然是博大精深。

[6]一起车祸

22日早7时,在东新街和尚勤路十字,17岁的小丽在骑自行车过马路时,被一辆从后面冲了过来的黑色尼桑天籁撞翻,由于惯性,尼桑没有及时刹住车,因此小丽被卷入车前轮下。经医院诊断,女孩全身六处骨折,股骨粉碎性骨折,肝脾挫裂伤,出血性休克。

肇事司机是一个20多岁的女子,有一年多驾龄,她表示自己开车到十字时,本来要拐弯,没想到弯拐的大了点,就撞倒了前面骑自行车。根据肇事者的自述和前面的新闻描述,此事故十有八九是右转时车速过快而造成,“拐弯猛加油”是大忌,车主们过十字的时候一定要慢点啊。

[7]长的像个吸毒的

商洛商州区50岁的施庆寿,在医院门口买报纸时被便衣民警强行戴上手铐扭送到戒毒所,接受尿检后才洗清冤屈。原来他生来脸庞蜡黄消瘦,被警察误认为是吸毒者。对此,戒毒所领导道歉了,施庆寿也接受了。不过,经医院检查,施庆寿腰部软组织挫伤,只得住院治疗,还好,警方支付了8000多元的住院费。

因为长得面黄肌瘦,而被当做吸毒者误抓,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三府湾的戴立胜因为自己的长相,曾被警察抓了三次(837期之9),每次的结果都是一句“不好意思”。警察抓贼时,难道也笃信相由心生?

[8]围观的和抓贼的

 小偷
by @Eve望远镜

“@Eve望远镜”在西大附近目睹了这起壮举:女生手机在公交车上被偷,下车急追,路上一位好汉看见,随即追上小偷,扣小偷双手于地,女生报警,小偷被捕,而好汉没有留名就走咧!据“@Eve望远镜”称,好汉擒住小偷的过程十分威武霸气。

这张照片定格了当时的场景:一个被制住的小偷,一名见义勇为的壮汉,一群看热闹的老乡。

[9]纯正的方言

上周,有位周先生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他这样说:我儿子从小在西大街长大,他竟然不会陕西话!昨天,我听见他对他妈说:“我讨厌陕西话,爸爸骂我训斥我才用陕西话,我在外面和人吵架才会用陕西话…”我突然想起现在影视剧里的反派人物多用陕西话,我心里很难过,我希望我们用最美词语来保护我们纯正的方言吧!

所谓纯正的方言,其实也是个假命题,西安市区大部分人所说的陕西话只是陕谱,和千百年前此地人的音调不同,和其他区县人的音调也不同,西大街和长安县人的口音都能差很多,哪才是纯正的呢?

凡事太尽,则缘分早尽,周先生大可不必执着如此,流传了数千年的方言,没那么容易被扼杀。陕西话的音韵,也一直存在于市井街头之中,市井不灭,音韵长存,而这音韵如何发展演化,就不是你我能干预的了。

[10]话说三国


by wdyap

说到陕西话,我以前总觉得,有些评书和演义故事,用陕谱讲出来会更带感,这段说三国的视频,证实了我的上述想法,不知上文的周先生看后,是否会释怀一些,并不是“反派人物多用陕西话”吧?

《[西安e报:1187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91期]回民街的小问题
[西安e报:456期]亚洲石榴城
[西安e报:821期]药家鑫案未宣判
网民致中国政府和谷歌公司的公开信


2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187期]断水十天”旁边

  1. 娓内瑞拉 说:

    唉……我的陕西话也被同学评论为“有点像”……悲催啊!

  2. ABrush 说:

    我这儿停水提示的不是黑河,是说修地铁1号线,不过水没停,电到停了15个小时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