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188期]舔屁眼舔出了屎

@ 三月 24,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3月24日,1991年的这天,在台湾发生了一起命案,这个案子后来把苏建和等人卷入,这就是影响至今的“苏建和案”,21年过去了,苏建和多次被判死刑,又多次被判死缓。一条命就这么在生生死死之间浮沉。“苏建和案”让台湾社会对“刑事诉讼制度”和“警察的权力过大”等公共议题展开了深远的讨论,并促成了很多积极的影响。还好,苏建和现在还活着,他有幸看到了台湾司法制度的“现代化”进程。彼时彼刻的台湾,正如此时此刻的大陆,下面,我们进入西安时间——

[本周公共话题]“我要见我的律师

3月23日,周五,西安刮风了,风很大,一些高层建筑都开始吹口哨了。下午,在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西安分所里,一场和《刑事诉讼法(修正案)》有关的研讨会正在举行。刑诉法修正案刚刚通过全国人大的橡皮图章的验收,将从2013年1月1日开始执行,届时,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中国很有可能变成一个“警察国家”——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宁愿2012年12月21日人类灭亡掉。刑诉法修正案被通过之后,为何不能立即生效呢?

究其原因,谭敏涛律师在一个名为《谨防公检法为自己扩权》的文章中认为:这是因为公安部和最高检(甚或是最高院)需要花费一些时间出台相关实施的细则,以便“执法”时可以“有法可依”。公安部和最高检的部门解释权限归他们自己,无需人大会议表决,也不用经全民讨论,只需自行在内部消化后便可通过,并付诸于实施。所以,从现在开始,到明年1月1日这段时间,才是针对刑诉法修正案进行角力的关键时段。

如何避免公、检、法趁机扩权呢?这就是3月23日这场研讨会的主题。在研讨会上,谌洪果对此做了一个全景式的分析和描述。谌洪果说到了五点:

  1. 从立法的、静态的、关注纸面的思维转向司法的、动态的、关注行动的思维。不再把过多的幻象放在立法上面,而要从每一个具体权利的捍卫开始,让公权力切实履行《刑诉法》的规定,遵守程序公正,逐渐改变中国社会“话语”和“实践”分裂的现象;
  2. 无论是学者、法律人还是平民,在遵守法律的同时,对法律中的问题作出严肃的批判和反思,以刑诉法的基本精神来探讨刑诉法可能改进的方面,是一种负责任的态度。批评者不可有理论的傲慢,但公检法的从业者也不能有实践的傲慢,而要相信刑诉法可以落实、可以变得更好;
  3. 就像杨学林律师所说的那样,对于有勇气有智慧有担当的律师们而言,主要的任务就是“死磕”,今天的法律职业生存状况的改观,一定是建立在对权利的一步一步的争取的基础之上的,就是要在直接和公权力抗辩的过程中,揭露践踏法律程序的行为,真正落实刑诉法赋予的权利。这方面可努力的空间实在很大。律师为主体的法律职业人的壮大,是社会良性发展的最可靠的力量。
  4. 在这个过程中,使全社会慢慢沾染上刑诉法的精神和习惯,使民众明白刑诉法不仅是打击犯罪的,更重要的是限制公权、捍卫人权的。当然,基于中国社会长期以来追求实体正义的民情,所以不能一步就让民众接受“宁可放过数个坏人,也不冤枉一个好人”的程序至上的精神,但可以让大家慢慢认识到,公权力才是最需要防范的对象,如果没有对公权力的监督约束和制度保障,那么坏人更容易被放过,好人更容易被冤枉。不仅私权利受到侵犯,公权力也终将自食其果。片面强调追求实体正义,而不顾及程序公正,最终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5. 要清醒认识到,刑诉法的根本改变,要靠整个司法体制的变革和政治环境的变化。所以,一方面要看到其中的问题和困难,另一方面也不必过分悲观。如果大的民主法治的氛围变了,许多我们现在担心的条款或许也就没有什么,成为空文;倘若大的环境变得恶化,那么《刑诉法》许诺得再好,践踏法律和人权尊严的事情照旧会继续发生。

早在刑诉法获得通过的当晚,西安美术学院的学生就用涂鸦艺术给了它响亮的一记“耳光”(1179期之8)。每一个公民都有理由对“权利”的诉求变得敏感,而不是对“侵犯权利的行为”变得麻木。权利和自由从来都不是恩赐的,尤其不是某个公权力所恩赐的,它们本来就属于我们自己所有,天赋而不可剥夺。

[本周民生]被拐卖人口

给您分享三个故事吧:第一个故事昨天讲过了(1187期之2),有一个善恶有报的结局。但是,并不是每个故事的结局都那么美好。南郑人程程(化名)的母亲聋哑,继父务农。2003年的一天,当时只有11岁的程程在公路边玩耍时,被人拐骗到数千里之外的新疆阿克苏市,在一家小餐馆做杂工两年,分文未得。13岁的时候,她又被诱骗到娱乐城做“三陪”,两次逃跑都被抓了回来,惨遭毒打。14岁,又被人卖到发廊被迫卖淫。遭人强暴后,下身还被塞进了一个瓶盖状的异物,不久,出现大小便失禁病情。身患重病,举目无亲,她在异地他乡的街头流浪

2009年7月,在阿克苏警方的帮助下,她终于回到了南郑老家。家里没钱给她治病,打算将程程嫁到当地一户人家做媳妇,由男方负责先给程程看病。然而,当知道程程可能没有了生育能力之后,男方一家悄悄溜走了…

三年过去了,程程的病还没好,还需要至少做两次手术。最早收治她的是西京医院,后来给她做了两次手术的是陕西友谊医院,现在又轮到陕西省人民医院。最早报道她的是《三秦都市报》,现在换成了《西安晚报》,又要征集好心市民的捐款…

女儿要“富养”,程程的生命中,与“富”字好像无缘一样。三家医院先后利用“她”做了三次广告,难道总计10万元的医疗费就不能全免吗?政府机构中只有一个妇联站在前台为程程做了一些“救助”,妇联就不能拨出10万元的款吗?政府其他部门掏不出这10万元吗?

每次出了事情,包括三秦都市报、西安晚报在内的媒体都要呼吁“好心市民”出来,每次出了事情,政府部门都悄悄的藏在一边。

第三个故事,是发生在本周的“后宰门拐卖儿童事件(1184期之3)”,这个事儿现在被证实是小屁孩说谎,说谎的原因不明。小朋友,善恶有报,撒谎也是会被惩罚的。

[本周事件]堵路

西安的街头冷暴力艺术作品——堵路在本周有些过分了。在过去7天里,全西安最专业的、以播报交通信息为主旨的微博账户@IN交通发布了至少78条与堵路有关的微博。其中,昆明路连堵四天(1187期之1),在周六这天也不休息,继续上演大戏,四家4S店因为拆迁问题也加入演出,和下岗工人们交相呼应。

堵路的傻逼们
丈八东路和子午大道十字路口的行为艺术作品(by@西安评论家)

这种堵路只能引发屁民和屁民之间的对抗,只能搞得基层民警忙得屁滚尿流,和美国人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根本没有可比性——因为没有一个官员会对此发表意见,做出“指示”。这种非理性软暴力还不如集中到一个类似海德公园的地方进行释放。如果2013年度我们还活着、如果西安市人大、政协两会还可以正常召开,请某个代表或者某个委员行风气之先,提出在西安建立“海德公园”的议案吧!

[本周财经]谁批的高尔夫球场?

榆林的“沙漠高尔夫球场”(962期之3)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我们还是将视线集中到西安吧。在两会之后,西安违规建高尔夫球场的新闻再次被人端了出来(1138期之11145期之11164期之11178期之3),谷歌新闻趋势显示,关于此事的报道,在本周又创造了一个小高潮。

谷歌新闻趋势

这一轮高潮的G点在于西安市水务局和三门峡库区管理局被卷了进来,因为这两个部门是负责审批的。和《每日经济报道》的穷追猛打不同,《经济观察报》发现曲江原本可以不接这个黑锅,但是,由于曲江文投是一个“具有高度社会责任感”,而且市上的某领导又曾经表示希望在渭河滩涂上建一个高尔夫球场,在西安经济技术开发区、经开集团等单位均表示“难度很大”之后,曲江文投悍然接过了这个难啃的骨头,不料因此而引火烧身了…

《经济观察报》援引了曲江文投内部的知情人士的话:这项目本身是亏损的,因此,曲江文投希望政府能够补偿一定体量的划拨用地,来进行房地产开发,以获投融资平衡,但是,这个想法并没有成为现实。最后采取的方法是——“由市政府以项目捆绑方式低价供给3000亩土地(先期划拨土地1800亩)补偿总体开发费用,确保主体工程如期建成。”这些地有多么低价呢?从《新京报》的这个报道中可以看出一些端倪:

咸阳市渭城区窑店镇东龙村村民乔发林说,2008年年底有人以治理渭河的名义前来征地。渭河北岸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都接到了征地通知,村民们在得到了每亩数百元的青苗补偿费后交出了土地。

如果以上媒体的报道属实,我们大致可以还原真相如下:政府要开发治理渭河两岸(788期之3),对外宣称要动用607亿元巨资,其实这钱不够(或者实际上就没这么多钱;或者这钱就没到帐,只是意向金额;或者被洗了…)想搞出政绩,又没钱,于是就借用曲江文投的力量,一边搞治理渭河,一边加塞一些房地产的私活,让水务局和陕西省三峡库区管理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这事糊弄过去就算了,反正都不吃亏。让曲江有钱赚,让政府有面子——岂不万事大吉?不料曲江树大招风,被人给揪出来了…

这个事情至此可以写成“西安冷笑话”了。

[本周逝者]保洁员

保洁员

3月21日晚上18点20前后,在新西蓝小区,一名女子不幸坠楼身亡。后来证实死者是一名保洁员,在擦玻璃是意外坠楼。她死后,尸体被摆在了小区门口。3月23日,小区为她搭了灵堂,现场有她的披麻戴孝的家属。

保洁员现在也成了高危行业,有的被拉土车撞死(351期之6),有的是被水泥罐车(814期之7)撞死,现在又不幸失足摔死。

[本周糗事]道歉

3月23日下午,西安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官方微博@西安110就市民@行走在自由之路上的理性者的一条投诉,投诉的内容是:“真受够了这种人的嘴脸,什么人民公仆!不就是办个身份证嘛,好像派出所是你家开得一样。在明德们派出所办个身份证都这么难受,看那女户籍员就把人能吃了一样,以后绝对不娶公务员。”

@西安110后来删除掉了那条“道歉”,不过已经被“截图留念”了。按理说,及时响应市民的不满之声,做出道歉,应该被表扬才对啊,请您看截图吧——

应该被表扬的“道歉”

[本周娱乐]给力的医疗广告

这不是编的,这是真事。@吕梁陈三在坐34路公交的时候,在半梦半醒之间听到电视里一个女声说:“胡锦涛、…、…、…、贾庆林、李长春…看妇科到××,西安××医院品牌妇科87××××55提醒您:下一站小寨……到前台就坐。”

这广告插入的太到位了,这前后衔接太密切了。不笑不是西安人!是西安人就给我笑一个!谨以本条e报献给伟大的莆田帮,献给伟大的西安各“私立奸商医院”(1185期之2)。

[本周旅游]被格式化的政府宣传

这段视频因为拍得太美了,而被一些汉阴人抨击为“意淫”,就跟我批评在美国播放的中国国家形象片一样。好像大陆地区各级政府拍摄的这类形象宣传片都搞成一个模式了,这体现了一种从上到下的“盛世臆想”,他们也就剩下这个了。

《[西安e报:1188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822期]莫因真相斩信使
[西安e报:457期]民风彪悍属西安
[西安e报:第92期]不交保护费,割你小鸡鸡
山西乙脑事件让我们成了陌路人


5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188期]舔屁眼舔出了屎”旁边

  1. Marvin 说:

    今天的标题口味很重啊·········

  2. 西郊小杨 说:

    曲江文投是不是觉得自己挺冤的?

  3. 甘泽谣 说:

    变成沟槽男其实是迫不得已

  4. Tit!! 说:

    曲江真贱!

  5. 阿明szy 说:

    原来连西安的户籍员都要整天面对盗贼、劫匪、骗子,这特么西安还有好人吗?
    关于被拐卖人口的后续治疗,前两家医院收钱了吗?没治好可以索赔吗?神马疑难怪病要几次转院还治不好?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