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柏魁一案的难题

@ 三月 30, 2012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偷西瓜》。】

2012年3月19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判处在故宫博物院盗窃展品的石柏魁有期徒刑13年。法槌虽已落下,但并没有形成令人信服的定谳,因为,石柏魁一案的难题并没有解决。

最显著的问题是石柏魁所盗窃的展品究竟价值几何。

公诉人在法庭上是这样论辩的:石柏魁盗窃的九件物品经核实,香港两依藏博物馆投保金额共计41万元,其中有三件至今未能找回。这三件丢失的被盗物品投保金额共计15万元。

认定盗窃价值不是依物品本身价值而定,却是以投保金额来定。这无异于由失窃人自己报价。投保金额低于被盗物品的价值,便是放纵了犯罪;投保金额大于被盗物品的价值,又是冤枉了罪犯。

而且,检法两院即使以投保金额为定案依据,可在证据上仍然不确实。庭审中,公诉人向法庭出示的仅仅是一张保险公司的保险单据。这张保险单据只能证明两依藏博物馆在故宫展出展品的总保险额,并没有分别证明石柏魁所盗九件展品各自的保险额。而判决书中认定的41万元盗窃金额依据实际上是两依藏博物馆自己的报价。

盗窃案件中的盗窃价值认定的依据一般只有两种:一、能够证实被盗物品价值的票据,比如说发票;二、价格鉴定单位的司法鉴定。石柏魁盗窃案的侦查单位为了落实这个问题,委托了专门的鉴定机构。但是,鉴定机关都拒绝鉴定。理由是:真伪难辨,出处不详。这里又出现了一个问题:两依藏博物馆为什么不能出具起初收藏这些物品的价值证明呢?

这个问题显然使公诉机关也感到棘手。庭审中,公诉人多次强调:石柏魁明知这些物品价值昂贵,弄上一两件这辈子都不愁了。以被告人对被盗物品价值的认知作为盗窃价值的认定,这是风马牛不相及的。

关于鉴定机关不做鉴定的问题,公诉人还这样论辩:石柏魁所窃物品均由黄金、铂金、钻石、宝石等贵重材料铸成,均产自世界著名公司,出自名家之手,非常珍贵稀有,具有不可复制性,充分体现了被盗物品的价值。也证明了相关鉴定机构辨认专家难以评估。人家明明表明不予鉴定的理由是“真伪难辨、出处不明”。公诉机关却这样说,这不是“乱讲”吗?

对于价值问题,案件事实本身已经说明了些什么:石柏魁冒险盗出来的这些宝物,公诉人说的价值连城的这些不可复制品,却没法变现。不论是有铺面的古玩店,还是摆地摊的古玩贩,都不收购,都说不值钱,气得石柏魁将这些东西扔进了垃圾桶。

石柏魁
石柏魁

本案还有一个问题,也是所谓的“四个焦点”问题之一,即:石柏魁的这次盗窃是预谋还是临时起意?

公诉方指控石柏魁是蓄谋已久,公诉人出示了石柏魁在盗窃前连续出没网吧的视频资料,以证实他肯定是在网上踅摸怎样偷故宫来着,还引用石柏魁的话:

“2011年6月1日供:具体日子记不清了,我没事在电脑网络上偶然进到故宫博物院的网页,看到很多介绍文物玉器瓷器之类物品的照片、图片。因为是文物,我也明白这些东西特别值钱,想如果弄到一件物品。这一辈子就不愁钱了,同时有了到故宫去偷的想法。”

如此证实石柏魁是蓄谋盗窃证据明显不足。首先,石柏魁所说的犯罪动机与行为之间是否有必然的因果联系,没有证据证明;其次,石柏魁所供述的这个动机是出于何种原因,没有证据证明。

最关键的问题是:石柏魁既然是蓄谋已久的作案,他必然要做如下的犯罪准备:准备偷什么、如何顺利进入故宫、如何搞定故宫内的安保设备、怎样将被盗物品带走、怎样安全逃离故宫、采取什么样的方法去销赃、采取什么样的措施逃脱被捕等等。而这些认定预谋犯罪与否的关键情节,在法庭上却没有任何展示。

与此相反,人们只看到了这样的事实:石柏魁是不买票溜进故宫的、石柏魁不是十分确定地窜到了两依藏博物馆展区、石柏魁误打误撞地关闭了报警器、石柏魁慌不择路却又安全地离开了故宫、石柏魁根本就不了解被盗物品的价值以至于扔了大部分物品、石柏魁经常上网,居然在案发后自己都被冠上了“故宫大盗”的“美誉”后,还飘在京城坐以待毙等等。

自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除石柏魁之外,还有五人在故宫内实施盗窃,两人被判处死刑,三人被判无期徒刑。但这些人盗窃的全是文物而非一般的展品。

石柏魁盗窃故宫后,几乎所有的媒体全给他冠名以故宫大盗。央视最近还以《故宫大盗受审记》为名播放了专题片。这也是一个问题,我们究竟是要以法治的理性去对待这一起盗窃案,还是起哄架秧子式的围观和嗡嗡呢?大盗,那是具有何种内涵之人才可担当的起的名份,岂是石柏魁这一宵小之徒便可以荣膺的。如此说,到底是想洗刷耻辱呢?还是想掩盖无能?是想说明自己不是尸位素餐?还是不是我们无能,是共军太狡猾?

石柏魁在故宫中盗窃两依藏博物馆展品的行为事实情节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石柏魁是否是蓄谋盗窃情节不清,证据不足;石柏魁所盗物品价值不清,证据不足。

这是石柏魁一案留下的问题。

石柏魁一案的难题 二维码相关阅读
卖淫的“罪与罚”
转让二胎指标不是坏事
王双娃:该死但不应死
王双娃案:故意杀人罪无误


2个 群众围观在“石柏魁一案的难题”旁边

  1. 渭水飞熊 说:

    因为故宫被盗,国家单位丢了人,怎么着都会重判,这帮人太不要脸。

  2. 海盗小变态 说:

    小人物犯罪就是这个下场,敢早上20年,估计直接枪毙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