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船伞兵》中幻想的法律

@ 三月 31, 2012

原文首发于《花间半壶酒》,感谢作者“时雨”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微博实名之殇》】

想到这个题目,是在知乎上看到有人问:“你看过的幻想小说(科幻、奇幻、玄幻)或电影中有哪些奇怪的法律或者法則?”感觉颇为有趣,或许可以稍微深入一些,对未来的幻想将有助于我们对法律的认识,帮助我们看清法律,至少我认为如此。

幻想小说(科幻/奇幻)总是以其天马行空的想象力而著称,文学水平往往都要退而退而求其次。所以这也是幻想小说的魅力所在,超越我们想象的极限,让想象力肆意奔腾。但好的幻想小说都不可能是胡思乱想,相反,好的想象力总是令人信服的,感觉它就是可以预见的未来,能够自圆其说。

《哈里·波特》中的魔法部制定了大量约束巫师的法律,感觉真的就是那么回事;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让我们感觉这必须要有。这样的例子不一而足。这次要说的是Robert A Heinlein《星船伞兵》(Starship Troopers),只要知道电影《星舰战将》和Blizzard的电脑游戏《星际争霸》都有其身影就足够了。

星船伞兵

这里不谈《星船伞兵》的情节,而是要说其中构建的社会制度:

未来的某时,地球联邦由军人掌控,而只有服过兵役的人才具有公民权,其他平民则无公民权,不能投票,不能教授政治课。

从历史上看,公民权一向是有门槛的,当代也不例外。限制公民权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出身、财产、纳税、信仰、智力、年龄…而现在最为流行的是靠年龄来限制,书中就以未来人的口吻提到:有什么理由相信一个30岁的蠢货比一个15岁的天才更能履行公民责任呢?

为什么会设定由军人统治呢?作者认为是因为责任。

允许不负责任的权利就等于散布灾难的种子,让一个人为那些他无法控制的事承担责任是盲目的愚行。没有限制的民主不稳定,原因便是公民们可以随心所欲行使这种无上的权利,却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只有等到悲剧酿成时(这是历史的必然),他们才会明白自己犯下的大错。

我们独有的‘投票税’,任何一个公民必须支付,但这种事是过去闻所未闻的。过去的投票者拥有近乎无限制的公民权,却没有人检查他是否承担了相应的社会责任。如果他投票作出了荒谬的决定,那么灾难就有可能发生,这就是他的责任,不管他愿不愿意承担。他带来的灾难将把他和他的没有根基的社会体系一并埋葬。

从表面上看,我们的体系只有些许不同;我们的民主不受种族、肤色、信仰、出身、财富、性别或是犯罪记录的限制,任何人都可以通过短短的并不十分艰辛的服役期――对于我们的穴居祖先来说不过是一场轻松运动而已――来赢得公民权。但就是这小小的不同决定了我们的机制可行,因为这个机制符合实际,而别的系统的本质就是不稳定的。公民权是人类权利中至高无上的,所以我们必须保证,那些行使这个权利的人应该敢于付出最大代价以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我们要求任何一个想要行使公民权以控制这个社会的人押上他的生命――必要时牺牲生命――来拯救社会的生命。由此,一个人所能承担的最大责任和他所行使的最高权利相互对应了。阴和阳,完美对称。

也正是因为小说中的这种观点,作者也被认为有法西斯倾向。二战时期的日本确实如此,才被称为军国主义。当然军国主义日本的下场并不好,其失败的原因,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军队的统帅地位。

不同于二战时期的其他国家,军队对政府/党负责,日本军部并不受制于政府或者党派,只受制于天皇。本来“战争应该是政治的延伸”,而日本军部强大的势力却让政治成为战争的延伸,政府形同虚设,导致战争完全没有目标,不知道何时停止,不断出现中下级军队抗命,使战争升级的事件,看看日军的军事冒险,很多甚至没有得到军部的同意,甚至后来不得不把美国拉下水。

这就是军政府的结果,至少是后果之一,并不怎么美好。我相信,如果《星船伞兵》继续写下去,书里的地球联邦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

《星船伞兵》中幻想的法律 二维码相关阅读
三体世界历史年表
南北多战乎?
技术,一曲忠诚的赞歌
百年资政院:中国人自己的国会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