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在成都启动

@ 四月 3, 2012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雪夜的传说》】

这几日在成都。成都是一个立地就能舒适的城市。人们说话喜气洋洋,没有冷脸。每天早上在六点钟左右就开关一般睁开眼睛,毫无睡意,拉开酒店遮光很好的窗帘,外面仍旧天黑,略微有一点天光。这是无意住进的一家酒店,结果所获大得在心里装不下。处于城市二环边上的二百多亩的园林,还有一条河从边缘流过。在几天时间里,有空就在里面随意走动,青葱的大竹、大面积的草地、各种会开花的高低树木、小溪、形状蜿蜒的长廊,而攀岩其间的藤条上已挡不住有很多粉色的花苞,我恨着时间,想着要多留一周,我就能看见惊动人心的场景。

不知道那叫什么植物,也不愿弄那么清楚,就是问清楚了,记忆力很快又背叛自己,很多东西都在记得与不记得之间,这叫不惑吗。

因为这里前身是军区招待所,军区的地界还能不受侵扰,因此多年以来精心打造,形成现在这样氧气充足、出租车要等在主楼门口、门口用对讲机联系,从大街上叫进来。这时候踢踢踏踏看看人看看周围的花,身上淋上一点蒙蒙细雨。

成都的春天
成都的春天(via:成都全搜索)

我跑去看河边一大片桃花,桃红的桃花,毕竟南方的地气已经开始上升,因为刚刚绽放,花骨朵占大多,绽开的小花朵是第一时间的新鲜,整片桃林就是一片灿烂的雾霭,也没有更多的人在树下拍照,踩乱泥土。我只站在这片梦幻的边缘,看着,体味,也只有这一瞬互相交流,桃花安然,我呢。

鲜花盛开。

曾有朋友告诉我山林花朵,没有人看见,它仍自在怒放。他是用来启发我。我当时是一个怎样的状态已无可回想,是否接受启发也已难觅痕迹。

一片盛开的鲜花首先是一个剧烈的美景。其次是一个剧烈的担忧。面对与抽离,谁能做到像刀砍断树木一样不粘连。可是如果能做到,又是多么的高级。

所以我投入地欣赏一场花,投入地走开。

这个地方将在下面的季节里层出不穷地开放各种花朵,我已经认出玉兰、蔷薇、海棠和牡丹。还有多少将前仆后继。

今年我和我身边的女友们都前仆后继地进入一个令人皱眉的年龄阶段,谁也不知道怎么就过来了,谁也不知道怎么就过去这么多年。身心的转变还是令人发发牢骚的。可是,警惕还是进入了自己的头脑,发觉自己借着随顺生发懒散、发觉自己号称接受而不思精进。可以把某件事情忘得毫无痕迹、可以突然发愣不知自己下来要做什么。内心还藏着幼稚、身心已然困顿,如何能把皮肤和世界之间的硬壳击碎呢。

在成都,吃吃喝喝、溜溜达达,还赶上巴黎毕加索国立博物馆的展览,48幅原作、50幅生活照片。这是一个淋漓尽致的人生,虽然充满混乱和破碎、但这全部还原成了他的作品,多么过瘾的人生。而其实,在同时期,我是喜爱杜尚的,毕加索是烈酒、杜尚就是一杯清茶。他淡然而与众不同,减轻所有身心负担,偶尔随意生发,他也成就了自己。

在成都的最后一日清晨,看到报纸上说今天惊蛰。在节气中,这个词汇是令人刮目相看的,一切启动、蠢蠢欲动。而因为我一个在,盘腿在宽大的阅读沙发上,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东西才挤挤挨挨降临,很多自己的东西跑来提醒自己,这些是你的,你已经遗忘很久。我拿出随身的小本,记下一些只有自己能琢磨的语句。天地之间,万物复苏,百花盛开,小虫子和泥土开始玩耍。我收拾小包,要去机场,任何一个行为,都有理由成为隆重的理由。

春天在成都启动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月亮的歌声
今年的银杏树叶
霜叶红火
风铃


2个 群众围观在“春天在成都启动”旁边

  1. 午夜咖啡 说:

    瓜皮的四川人

  2. 午夜他爸爸 说:

    四川人把你妈擦了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