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审讯这件事

@ 四月 5, 2012

原文首发于《关中麦客的麦田》,感谢作者“关中麦客”原创分享,曾撰文《石柏魁一案的难题 》,推荐阅读:《当一名合格的犯罪嫌疑人》。】

在法定术语里,没有审讯这个词,正式的术语为讯问,与讯问并列的一个术语为询问。讯问和询问都是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的侦查人员对犯罪进行侦查的手段,前者针对犯罪嫌疑人,后者针对除犯罪嫌疑人之外一切与刑事案件有关的人。

讯问和询问均是公权,国家通过刑事诉讼法将这个权利只授予给了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的侦查人员,其他任何机关、团体和个人都无权行使这些权利。

讯问是侦查措施中必须正面施行的手段。侦查进入到讯问这个阶段,讯问者、被讯问者的相互面对,已不同于其他的侦查手段是在背对背的、秘密的情况下进行了。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必须慎重确定进行讯问的时机和条件,因为,这可能是查清案件事实情节的最后一锤子,或者成功完成,或者功败垂成。

讯问能够直接揭露犯罪、洞悉细节、获取证据,置犯罪于死地;讯问也可能暴漏侦查机密、流露意图、泄露证据,使罪犯逍遥法外。

冤假错案、构陷冤狱均是在讯问中形成。大宋提刑官宋慈于此多有体会,故其训曰:“狱情之失,多起于发端之差,定验之误。”发端之差和定验之误多出于讯问。

犯罪嫌疑人走进讯问室之前尚是无罪之人,离去时可能已是待罪之身;讯问可使疑案得清、沉冤昭雪,讯问亦可使案成疑案、沉冤难申。

因此,讯问乃国之利器,知之厉害者不擅动。

审讯椅

审讯椅

高明的讯问者,绝不轻易采取讯问手段。他们往往在秘密侦查手段上下足功夫,以此来穷尽一切可能、搜寻一切证据、最终形成证据链。哪怕为此绞尽脑汁、跋涉千里、上穷碧落下黄泉,也不轻易正面对犯罪嫌疑人进行讯问。这样的讯问者深谙兵圣孙武所说 “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之境界,只在势、节均成熟时才展开讯问,一旦问之,则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力不可挡,能百战百胜。

简单的讯问者,视讯问为唯一省力的手段。他们往往认知有限、思维单一、无剥茧抽丝之耐心、乏吃苦耐劳之精神。没有任何前戏,总想着白刀子进去红刀子便可出来。讯问中无势无节,只能虚张声势,危言恫吓。一旦碰壁,则往往堕入刑讯逼供泥潭,为文明之事,反做野蛮之举。轻者,得获毒树之果;重者,累及无辜与自身,铸成大错。

能够在讯问前做足准备,备齐证据,审讯中不战而屈人之兵,令犯罪者认罪伏法,当然是善之善者也。但这种境界往往仅是理想,可求而难以实现。在多数侦查行为中,讯问都成了遭遇战,明知不可为却又不得不为之。比如说:要迫令犯罪者说出被绑架者的下落、要迫令犯罪者说出已启动的定时爆炸装置、要迫令犯罪者说出更危险的同伙等等。
因此,讯问是讯问者从业始终都要钻研不缀的技能。

讯问,是以言辞的方式问清世间里发生过的罪恶、挖出人心中生发出的黑色。但是,没有对讯问钻研至深的心得,凭什么叫对手认输服软,吐露真情。犯罪者各个明白:自己所说的一切,都可能是认定自己有罪的呈堂证供。自己所说的一切,都可从此使自己深坠囹圄、使自己身首异处。

讯问者面对的是无数的被讯问者。但是,人过一百,形形色色;讯问者面对的被讯问者都有最牢固的心锁。况且,地厚海深,难比人心。非有阅人无数的经历、非有无数案件的煎熬、非有日夜盘旋于心的揣摩,那能够尽调色彩、识破深沉。

讯问者面对的总是待解之谜和未经之事,讯问者的使命就是厘清和明了。大千世界,茫茫人海,由何处入手学习讯问,涉猎那些知识才能掌握讯问。有此考虑者,当深悟陆放翁言:汝果欲学诗,功夫在诗外。

讯问技能乃隐性知识,只能身教,不可言传。只能领悟,不可学得。正如白石老人言:学我者死,似我者生。正如古语言: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

《关于审讯这件事》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谢朝平:渭南卅日
体制化下的跨省追捕
我要见我的律师
走在通往民主的路上


2个 群众围观在“关于审讯这件事”旁边

  1. 大蒜 说:

    沙花

  2. 大蒜 说:

    不容易啊,终于坐了次沙花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