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3年的安康洪水

@ 四月 5, 2012

原文节选于《雪狐》,感谢作者“雪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关于1983年安康那场特大洪水的记忆,20多年来,我从未以文字的形式纪录过这段经历。陕南人不耻“得便宜卖乖”,比起那些瞬间消失的生命,我是幸存者,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讲我也是这场洪水的受益者。

清明回故乡岚皋,探望我初中班主任王成明老师,初中同学聚在一块叙旧,马三儿说:1983年安康遭受特大洪水灾害,安康地区高考录取名额大部分给了安康城里应届生,外县录取的很少。岚皋同学那年高考成绩和我差不多的人很多,但我被录取进省城的学校,当年有政府政策上的倾斜,我懂这话的分量,所以说自己是这场洪水的受益者。

“5.12”四川汶川大地震,政府有令:灾区考生延期参加高考,上榜生优先录取并由国家在经济上给予相应扶持,未上榜学生全部录入职高。直到二十多年后的今天,我才清楚人生最关键的机遇对一个普通学子的命运,意味着多大的改变。

1983年7月的最后一天,安康城连续几天都笼罩在铺天盖地的暴雨里。

我当时高考结束在家等通知,感觉高考成绩不理想特心烦。那年是最后一届高二考生,我可以继续上高三,准备来年报考理想中的南京大学历史系。那时我正疯狂热爱着文学,几乎每个早自习都在背诵唐诗宋词,周末到汉江边寻块园石坐下,沉醉在《静静的顿河》,徘徊构思,敏感忧郁,一副“为赋新词强记愁”的标准文学少女形象,高一时我的一篇征文在省上获个奖,中国古典小说看的不耐烦了,整天啃大部头外国小说,心高的不行,痴迷文学对高考很有影响。

7月31日中午12点,雨一直在下,没有停下的意思。父亲在局里开防洪会议。我撑把伞去见外婆,顺便想看场新电影。外婆家在安悦街,对门是安康城最老的电影院。

外婆斜躺在床头喝茶,大舅立在床边劝:这雨下了几天,越下越猛,有些反常啊!还是到新城三娘家住几天吧!外婆说:我在安康城住了一辈子,年年防洪,没见水进过城。不碍事的。

舅妈在收拾东西。电影院没电影,售票窗口上的影讯被雨水冲刷的模糊不清。

安康洪水

2010年安康洪水 by 阳光报

我有些心神不宁,告别外婆折回往家返。路上见有匆匆来往的行人拉着架子车搬东西,高音喇叭反复播放防洪通知。年年如此,安康人都习以为常了。只有少数掌握洪峰情报的人在搬运自家财产。很多单位只是转移重要档案。

大约下午六点左右,父亲从单位临时防洪指挥组抽空跑回,决定骑车先将弟弟、小妹安置在新城三姨婆家,交待母亲收拾点衣服食物,带我和大妹随后过去。

母亲急忙去厨房煮半锅鸡蛋,妹妹在大衣柜挑选衣服,我低头整理书包:一本大词典、五个笔记本、一本相册。那个书包是我少女时期所有的骄傲和秘密。

突然,一小股洪水冲开房门,像是土匪的小喽罗,没有底气闯进来。洪水的优势兵力刚翻过河堤时气势汹汹,转眼被城里曲里拐弯的高楼房屋瓦解,势头弱下来,给了我们活命的机会。

母亲扔下锅盖,冲出厨房一把抓住妹妹楞住。我抓起床上的红锦缎面被子扛在肩上,一手拉起母亲,另一支手抓住妹妹就往前楼高处跑。我们娘仨涉着及膝深的水跑进财政局办公楼梯,拼命向上爬,脚下的洪水翻着开锅似的水花追着上…到三楼会议室,看见父亲和局里十几位叔叔阿姨。母亲终于停止打颤,父亲是她的主心骨。

父亲当机立断指挥同事们将会议室桌子抬过三楼露台,架成梯子,让妇女和孩子们先上,爬上隔壁歌舞剧团四楼的屋顶。事后证明,父亲的决断非常正确,那天晚上的水位正好淹没过三楼会议室,我们如果停留在三楼必死无疑。

我不愿回忆那天夜里听见的惨叫声、风声、雨声、汉江的怒号声。身处黑黢黢的夜里没有太多恐惧,因为我知道我所有的亲人都活着。大脑是一片空白,麻木…时间仿佛进入黑洞,没有任何感觉,只是等待天亮。

真正让我感觉痛苦的是天亮后的觉醒。眼前的安康城变成孤岛,卷缩在楼顶的我们是孤岛上的幸存者。隐约可见漂浮在洪水中另外几个高楼的屋顶有活着的人,大家彼此呼唤亲人的名字,水面漂浮着木料、家具、垃圾;人、鸡、猫、猪、狗有死有活攀附在漂浮物上…救援是从自救开始的,我们又冷又饿经历了两天屋顶生活,救援飞机空投的物资基本都投入污水,二十几人只捞到一箱打湿的空投饼干,大伙有序分食。一只幸存的鸡,跳过浮木跑到楼顶下了一只蛋,被珍贵地用来涂抹在伤者被铁钉划破的皮肤上…

此刻我以为自己经历这么难得的时刻,一定会才思泉涌,感悟人生,总结构思出一篇惊人的文学作品,但事实是大脑空白,没有任何才思。反而纠结在丢失书包这件事上,我实在想不通为什麽生死关头,没有带走那自以为才华横溢、精心写作的五个笔记本,而是那床红色织锦缎面的薄被子。

也许人面对灾祸时的选择,才是内心最真实的选择,它证明文学不是我的生命,它甚至敌不过一床被子的诱惑。悔恨折磨着一个文学少女的心。这个事实彻底粉碎了我不切实际的虚荣,从此放弃了对文学的痴迷。

水灾过后第三天,我们踩着泥浆和血水肆流的街道,在大桥头排队打防疫针出城。安康城流传着各种版本的死亡人数。人畜尸体腐烂的臭味已来不及掩埋,灾民紧急疏散撤离。

水灾一个月后,我接到高考录取通知书,虽然不是理想中的大学中文系,但已经接受现实,父亲送我到省城上学。我在新的环境获得温暖和爱情,一个十七岁西安男孩,放弃助学金给安康灾区同学,他衣着朴素,家境并不富裕,让我很感动。他就是我初恋的爱人,毕业后我们很快就结婚了。也许当初选择那条红锦缎面被子,就意味着我内心最投入追求的,其实是享受俗世生活中的温暖幸福,那曾经的“文学书包”早沉在记忆的湖底。

以上是我关于1983年那场洪水的全部记忆。有资料说幸存者对经历灾难的心理恢复期要二十年。而我对生命的感恩正是从1983年的那场洪水中获得的。此后,我接受自己做个平凡的女子,过着朝九晚五自食其力的上班族生活,精心抚育女儿。

2010.07.19 西安

《1983年的安康洪水》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旬阳三日:洪水之后见真情
什么样的房子才是好房子
三门峡水库还要贻害多久
大跃进式的南水北调


2个 群众围观在“1983年的安康洪水”旁边

  1. 金抢不倒 说:

    真实,感人。天亦有道,人当如何?!

  2. 阿拉丁 说:

    生命宝贵,الحمد لله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