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在吃西安鼓乐的饭

@ 四月 6, 2012

原文首发于《吕晓宁的新家》,感谢作者吕晓宁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定位营销已过季》】

古人云,天下文章一大抄,如今有了网,连抄都不用,直接扒下粘贴,更省事。

西安鼓乐,据说原本称长安鼓乐,申遗时,成了西安鼓乐。

俺校有个马西平老师,从我们成为同事始,就开始鼓捣长安鼓乐,至今已历二十余年。记得那年头俺们都还年青,她要出去寻访年迈的鼓乐传人,叫我陪她,我对鼓乐一无所知,也没精力弄这事,只是乐得踏青玩耍而已。

后来,马老师终于辛苦得到正果,出版了她研究鼓乐的专著,她几乎用了大半辈子投身于长安鼓乐研究,遍访了无数民间传人,收集了大量乐谱,足以羞倒如今那些堂而皇之坐在高校殿堂里的沽名钓誉者。

马西平教授
2009年11月6日,西安音乐厅,西安鼓乐申遗成功庆功晚会,会上聚集了西安鼓乐全部六支团队。马西平教授,中间那位穿红衣,戴耳坠者。她的父亲是创作了著名歌曲《在北京的金山上》的著名音乐家马卓。

刚才荡网,突然发现,俺校竟然还有人在开讲鼓乐。据我所知,这人从来没有下功夫研究过鼓乐,更惶论有什么研究成果。就如同有些人,明明只是用其名挂了个负责人头衔而已,别人不知,他自己必定是清楚的,却也在报上大言不惭地发文说自己承担了什么什么的总策划。或者明明做的东西不能令对方满意,只好另请他人重弄,却也处处说自己做的什么什么。还有,该同志被他人介绍到一个课题项目,后来问这项目负责人,该同志如何,那负责人也不客气,径直说这人屁都没放一个。

如今这人也给人讲起什么鼓乐。自己还挺正义,曾短信揭发有人是个骗子,不曾想自己也干的是这勾当,看来天下乌鸦真的是一般黑,如今高校的教授没几个是白白净净的。记得在西安鼓乐申遗成功后举行的庆祝演出上,一位近百岁的用轮椅推上台的老人清唱了一段,依稀觉得老者满嘴都是车工柳之类的东东。虽然俺真的听不懂这老汉哼的什么,好歹咱也被邀请去参加了这个活动,上了回台,只是没见这人当时在做甚。

这年头真的是资源共享时代,君不见,教授被人贬为叫兽,再如此下去,怕也成了凤姐、芙蓉姐姐、木子美什么之类,明目张胆,拨弄风骚。

马老师辛苦一生的成果,不知道有多少人下过什么功夫,也混进来吃这碗饭。

我虽然是不求上进的纨裤,却也知道嘛事都得有个度。还是那句话,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做事。一个人的能力有大小,但无人品和学品者,断然不能交。

有多少人在吃西安鼓乐的饭 二维码相关阅读
文化何时成了迷彩
曾经的关中乡村田园
西安近代三次大移民
文化资源是个假问题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