驳狄马:杨白劳悲剧之所在

@ 四月 19, 2012

【感谢读者“七月读诗”的原创投稿。】

狄马先生的文章我一直很喜欢,但这篇《佃户杨白劳殉难考》只能说有失水准,原因很简单,狄马预设了立场:某些官方宣传是荒谬的,结果,狄马得出了一个同样荒谬的结论——杨白劳的命运丝毫不值得同情,几乎完全是咎由自取。

正如狄马文章开头所讲的那样,任何讨论都需要有一个被双方共同认可的价值观念,狄马的文章表达了对契约精神与私有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类价值观念的尊重,我当然认可这些。

但狄马认为,杨白劳既然和黄世仁签订了契约,就应该欠债还钱,怎能年年躲债呢?还不起钱跟黄世仁又有什么关系呢?嫌地租高、利息高,完全可以远走他乡嘛,谁让你没有出息恋着自己的故乡。还不起钱,还不是因为你经营不善,能力不行,又怎能让黄世仁经受损失呢?就连杨白劳的自杀也是杨自己因为被黄世仁逼着卖女而想不开,

今天的知识分子在关心什么?关心自己的私有财产么?关心着欠债还钱这样的普世价值与正义吗?

杨白劳的杯具是完全是自己造成的吗?我们不妨将这个事情追溯到杨白劳出生的那一刻:杨白劳出生在屋上无片瓦,家无隔夜粮的屌丝家庭,所以,注定了杨白劳从出世啼哭的那一刻起就是一个如假包换的屌丝。要生活、要吃饭,没有地怎么办?可以租啊,狄马说。向谁租,租金太高怎么办?黄世仁啊,嫌高你租别人的去啊,狄马说。生病了、老婆去世没钱买棺材怎么办?借啊。大家都是穷人,跟谁借啊?跟黄世仁借高利贷不就行了,狄马说。高利贷利率太高有些不合理啊,爱借不借,还反了你啦,又没逼着你借,狄马如是说。

尽管我每天起早摸黑,可也赚不了多少钱,还不起高利贷、交不起地租啊。那是你经营不善,怨不得别人,狄马吼道!我出去多几天吧。你怎么没有一点觉悟,没有契约精神呢?狄马不屑的说。

剧照

狄马以启蒙者的姿态,冷静、理性的为杨白劳一步步的设计着生活,并且不时的敲打着杨白劳要学会人类普世的价值观念:遵守契约,尊重别人的私有财产——欠债还钱。但狄马似乎忘了,在18世纪的启蒙先哲那里,除了关于权力与义务关系冷静的理性之外,还有对不公现实的猛烈批判和对弱者命运的深切同情。在狄马笔下,我们看到了吗?

“我们认为下面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杨白劳和黄世仁生而平等吗?或许是吧,他们都生的健健康康,没有肢体残疾,可以追求幸福。但真是这样吗?那么杨白劳既然生而为人,为什么上帝并没有给他用于活命的一寸土地?杨白劳凭什么去追求幸福呢?没有土地,是因为杨白劳的父母、祖父母、太祖父母…不努力劳动导致的贫困吗?

杨白劳家无隔夜之粮,终年缺衣少食,难道是懒惰,没有经营能力的结果吗?不用说远,我们可以问一问今天西部的贫困人口,难道都是因为懒惰导致的贫困吗?印度裔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贫困问题专家雅玛蒂亚·森早已指出:贫困,并不是应为能力的匮乏,而往往是机会的匮乏,与个人权力的匮乏。

不愿意租地,你可以乞讨过日,野菜充饥嘛,也可以远走他乡,所谓良禽择木而栖嘛。但狄马难道忘记了吗:“言论自由、信仰自由、免于贫困及免于恐惧的自由”。有谁有权力要杨白劳离开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山河大地?难道造物者只把那片土地赐予了所谓的有产者吗?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面对危难,为什么杨白劳束手无策、哀嚎无助,只能借高利贷,在贫困的深渊中越陷越深。难道不正是那该诅咒和推翻的旧制度吗?伏尔泰说:踩死败类!趁火打劫的难道不是败类?当然,从人权角度说,踩死就不对了。

杨白劳们所诅咒和憎恨的或许仅仅是黄世仁之类的恶霸地主,在他们心中仍然有天子圣明、罪臣当诛之类政治清明的图景,他们不会也不可能想到,将无数苦难施加于他们的是那个无处不在但却寂然无形的腐朽制度。

但如果今天的知识分子仅仅是因为对现状的不满,就为旧制度表面上的合理而辩护,而无视作为自己先辈的杨白劳们,在旧制度下的痛苦挣扎和备受欺凌,无视于自己的先辈在旧制度下的抗争与奋斗,无视于旧制度的灭亡乃是中国现代政治文明的巨大历史进步的话,只能说这样的知识分子是没有良知的!他们所守卫不是人类的普世理想,而是一己之私利与私见!

《驳狄马:杨白劳悲剧之所在》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应该知道和做到的事
你为自由做过什么
温和的建言者
做好人比做坏人要容易


15个 群众围观在“驳狄马:杨白劳悲剧之所在”旁边

  1. 牧云 说:

    忽然看到这篇文章,和狄马原文一起,构成让人思索的链条。好文,mark一个。

  2. 22F110 说:

    哈哈,你社得很好。

  3. 匿名 说:

    杨白劳是可怜的,黄世人是缺少同情心的。有问题的是社会制度。不过我没有看到新制度与旧制度有啥区别,当今社会依然有很多杨白劳,有很多人吃不饱饭。所谓解放了几十年,很多人其实都还没有解放。

  4. .. 说:

    跟前一篇比起来水平差距太大了。核心论点就一个:有谁有权力要杨白劳离开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那片山河大地?难道造物者只把那片土地赐予了所谓的有产者吗?

    常言说:树挪死,人挪活。谁都没有权利要杨白劳离开故土,但杨白劳有迁徙的自由。现如今,劳动力涌向经济发达地区,有谁在强迫他们么?没有。机会是稀缺资源,经济机会,当然会更多的出现在经济发达的地区。显然是杨白劳自己放弃了机会,守着贫穷,等吃大锅饭呢。

    关于文章最后一句,作者非要上纲上线,做出一个私利的评价。本来对杨白劳一事的分析已经转变为阶级斗争。甚是可怕!!文革遗风!!

  5. .. 说:

    PS:作者还是没看清现实。。。不了解当下。。。。

  6. 关中麦客 说:

    赞!

  7. 匿名 说:

    .. 说:
    四月 19th, 2012 at 20:28
    常言说:树挪死,人挪活。谁都没有权利要杨白劳离开故土,但杨白劳有迁徙的自由。现如今,劳动力涌向经济发达地区,有谁在强迫他们么?没有。机会是稀缺资源,经济机会,当然会更多的出现在经济发达的地区。显然是杨白劳自己放弃了机会,守着贫穷,等吃大锅饭呢。

    关于文章最后一句,作者非要上纲上线,做出一个私利的评价。本来对杨白劳一事的分析已经转变为阶级斗争。甚是可怕!!文革遗风!!
    =================================
    杨白劳那个时代可以自由迁徙到什么地方去致富?杨白劳等着吃大锅饭?好像杨白劳活着的时候还没有大锅饭可以吃吧,要有点历史常识哦。今天有类人常说:中国的国情就这样,你觉得不满意你可以想去哪去哪啊。我想说:生长于斯,我为什么不去争取自己的权力,用权力让这片土地更加美好呢?
    对现实不满,就可以指桑骂槐、颠倒黑白,为旧制度鼓吹?含沙射影才是真正的文革逻辑!

  8. lilan 说:

    支持这篇反驳文。
    自从8X8事/件,产党发现收买知识分子的重要性,于是以前的“文教卫,清水衙门”,“脑体倒挂“就消失了,代之的是各发各的财。
    更有犬儒,总是有意,或自费地舔当权阶级。窃国者如陕西乡党张XX,公然为买办和权力阶层鼓吹,明目张胆地提出国企私有化,摧毁社会主义共同富裕的基础。小喽罗如那个什么XX研究员,为西安公然出卖纳税人利益,补贴南朝鲜人,打击中国企业。
    更可笑的是,它们还总要摆出一副“普世价值”,“洋人都这么干”的反对我就是反对真理的架势。

  9. 22F110 说:

    楼上又摆出了一副驴头不对马嘴的丑恶面目。
    狄马老师是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不向收买低头的人。
    你说的张XX和XX研究员都还算有良知的知识分子。出卖纳税人利益的是,是高新区的官员。
    高新区官员为了补贴三星,透支了西安的未来几年的财政。这和张XX、XX研究员有啥关系?
    lilan你还是少说两句吧,你说得越多,越彰显出你那种不可压抑的傻逼气质,还暴露了你不学无术的文盲气质。

  10. 6关 说:

    你俩说的都对,一个说普世价值,另个一个说罪在制度。好吧,今天的变化在哪里?仅仅是因为杨白劳们还不至于自尽?

  11. 柳五 说:

    文章角度很好,写得也很好,就像一楼所说的,构成了让人思索的链条;但后面的对狄马先生的判断还是太重了,看多了他的文章,一直在让人思考,普及常识,不是作者文末说的那样的人。
    狄马先生和作者说的都很好,10楼说的很对,一个讲改变不合理的制度,一个讲尊重契约等普世价值,都是极权坏制度的敌人。

  12. 七月读诗 说:

    作为作者,我很欣赏柳五先生的冷静和理智。看了评论,我也意识到最后一句话有些意气用事,没有想到可能已经上升到人身政治攻击的地步。没有经历斗争岁月的年轻人对于政治真的不那么敏感,在此向狄马先生和各位读者道歉。我对乡贤狄马先生的敬重,并不会因为文章而改变,狄马先生的关怀和人格,依然是后学追随的楷模。
    我的文章只想说一点:现实丑陋,所以需要我们行动去抗争、去建设更加美好的制度。但绝不能因为对现实的不满,就抱着敌人反对的就是合理的这样的逻辑为旧制度招魂!唐德刚先生说民国不如大清只是时人的感慨而已,其实,民国真的要比大清更好一些。近代以降我华夏民族,多灾多难,但周虽旧邦、其命维新,也正是由于我国家、民族的不懈反抗和奋斗,我们相信中国必将穿越历史的三峡!
    我还想说一点,如果少一些无谓的谩骂,多一点思考和讨论,中国总会因你我点滴的进步和更加美好!

  13. 七月读诗 说:

    抱歉,是柳五先生

  14. .. 说:

    =================================
    杨白劳那个时代可以自由迁徙到什么地方去致富?杨白劳等着吃大锅饭?好像杨白劳活着的时候还没有大锅饭可以吃吧,要有点历史常识哦。今天有类人常说:中国的国情就这样,你觉得不满意你可以想去哪去哪啊。我想说:生长于斯,我为什么不去争取自己的权力,用权力让这片土地更加美好呢?
    对现实不满,就可以指桑骂槐、颠倒黑白,为旧制度鼓吹?含沙射影才是真正的文革逻辑!

    =====================================================================
    此文章作者还是没读懂前文章。。。
    前文章给的案例是——杨白劳
    分析方法是——现代经济学
    使读者对市场经济的理解和把握是有帮助的。

    此文饱含一种恶意,已经从原始讨论的问题转移到了人身攻击。
    本文章的分析方法是在不可取,也不科学,初步一看是那么回事,但是分析方法是有问题的。本文章欲拿旧制度说事,但我实在愚钝,读完了也没见作者解释清楚是旧制度,怎么样坏。突然就一转说到穷苦大众要推翻旧制度。论述是相当不充分的。
    然而,前面的问题还没说清楚,作者又提出是当今知识分子对对现实的不满。前文章是用经济学的方法来分析,是技术分析。本文作者指出是当今知识分子对现实的不满,这个是一种主观猜测。已经脱离前文章主旨很远了。

    多的不说,请多看几本有用的书吧。你的知识需要更新了。

  15. cao Tit!! 说:

    9楼的22f110,你为什么张口就喷粪?
    你是传说中的那种有人生,没人教的婊子的公子?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