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洛旧事之平浪宫

@ 四月 19, 2012

原文首发于《朱鸿的BLOG》,感谢作者“朱鸿”的原创分享,曾撰文《长安韦曲》。前篇回顾《秦楚分界墙 》】

我对平浪宫并不陌生,不过这仅指我曾经绕其走了几匝,知道它在丹江沿岸。实际上我对它的了解也是昏昏而已,因为观古建筑需要一定的知识储备,可惜我修养欠缺,当时没有发现什么名堂。

平浪宫在丹江沿岸的龙驹寨,过去为水旱码头。丹江源于秦岭的一个褶皱,涓涓细流,只是到龙驹寨一带才汇集了几条河,忽然变得开阔起来,遂发生了航运。方志载,龙驹寨北通秦晋,南接吴楚,意为北方的货物通过陆路到这里,之后通过水路到南方,南方的货物通过水路也到这里,之后通过陆路再到北方,这便使龙驹寨具有了集散基地的意义,其忙碌程度可以想象。

丹江是汉江的最大支流,而汉江则是长江的最大支流,其巨大的网络,构成了贸易互补的途径。沿岸有了贸易,也就发展了经济,随之将有文化的兴盛及风俗的易移。尽管丹江流域以深山老林为主,不过由于航运,由于龙驹寨的中转作用,这一带并不闭塞,甚至还是富足的和热闹的。方志载,平浪宫建于一八一五年,是用以祈祷航运平安的。

平浪宫

图片来自网络

工程的策划和主持,皆属于船帮,所以平浪宫就成了船帮会馆,从而各路艄工到了龙驹寨,都可以在会馆休息和娱乐。龙驹寨成为水旱码头,前在清朝,后在民国,前后共有几百年的历史。陇海铁路的一声汽笛,宣告了丹江航运的结束,随之龙驹寨衰落,平浪宫冷清。龙驹寨和平浪宫的故事,起码有两个启示,其一,交通是一个地方繁荣的重要因素,其二,一个地方的交通是以速度和效益而转移的。

我这次到平浪宫,进的是北门。空旷的院子,下着小雨,墙头,房角,都显得很是阴湿,不过究竟是小雨,所以大叶的树与小叶的树皆不见声音。慢慢地走过去,就是平浪宫了。它有两层,间隔全是木板。这个建筑显然兼有雄伟与秀美的优势,屋脊高翘,有张扬之感,不过砌墙的砖都经过了水磨,十分平整光滑,砖与砖之间的缝隙既直又细,很是精致。

平浪宫的浮雕尤其可叹,其内容多取神话与传说,有抑恶扬善的旨意,而且是连环画,虽然人与物的图像都很小,然而神韵十足。连环画主要染红色,可惜日晒雨润,不但红色逊了,而且水痕成渍,模模糊糊的,像没落贵族所穿的破衣或烂鞋。不过平浪宫终归是有气度的一个建筑,完全有资格使人想象过去的喧哗。

我走出南门,抬头便看见了丹江,水缓缓而动,远远的有白茫,还有几艘汽艇泊于草岸。当地朋友告诉我:那是作漂流用的。

《商洛旧事之平浪宫》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汉武帝与甘泉宫
消失的周陵
顺陵:母以女贵
雷家大院兴衰史


2个 群众围观在“商洛旧事之平浪宫”旁边

  1. LaxMartin 说:

    来自商洛乡党的问候。

  2. 古城钟声 说:

    水旱码头,曾经的辉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