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18期]再见,西仓档子

@ 四月 23,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4月23日。2009年的今天,【西安e报】首次出现了小标题,这是e报有史以来第一个大变化,网友在跟评中表示这个变化很清新。

[1]不满的游客

让我们先来关注今天最出风头的人——@主播康宸。4月22日从中午到下午,康宸在微博上表达了她对西安的种种不满,大概包括1、机场太小;2、面食不好吃;3、景点全是新建的,门票贵,没底蕴;4、空气不好。由于她的语气非常情绪化,再加上指责“泡馍是猪食”的重磅级错误,招致了网友的一致骂声。23日晚上将近10点,康宸发表道歉微博,并表示只是“旅游途中就事论事而已,没有任何恶意”。

就事论事而言,除了那个政治非常不正确的侮辱了回族同胞的话语之外,康宸其他的不满都可能是有感而发的。西安的基础建设确实不怎么样,T3航站楼最近才盖起来(1155之51185期之51189期之2);新建的景点比如康宸看到的法门寺,我们一起嘲笑过(相关:文化资源是个假问题);为了西安的空气,有网友每天给天空拍照,月底与环保局给出的数字做对比(1138期之51164期之5);@zui西安每天接到大量的餐饮投诉。所以当康宸批评西安的时候,何必那么激动呢?那种“我的城市只能我批评,其他人都闭嘴”的傻逼逻辑,并不是13朝古都该有的大气。

这件事上最有意思的是康宸单位的表达。康宸的认证信息原本写的是《中国消费观察》主持人,百度畅游主持人,个人资料里有CCTV7《每日农经》、沈阳电视台、中国传媒大学等信息。此事发生后,@中国消费观察特意声明:“从今年一月份后,我们就没再启用过该主持人。”并要求网友不要误伤。到晚上道歉时,康宸微博主页上的单位及学习经历信息已然全部删掉。

[2]再见,西仓档子

旧长安的踪影从来都不在新建的景点里,甚至也不在游客人人知道的回民街里,而是在西仓这样的档子里。西仓的档子清代就已成形,其实就是集市,每周四和周日开,@磨磨的说,从针线包到壮阳药、从街头镶牙到能装一万首歌的CD、从蛐蛐鸽子到古玩字画,档子都应有尽有。不少老西安小时候的宠物都来自于此。然而最近它被清理取缔了,为了加强“城市管理工作,迎接国家卫生城市复审”…官方通告上没有说何时会恢复,也不知道还有没有恢复的可能。

西仓被取缔
By @沅远水瓶座

在一片哀悼声中,来自西仓居民的声音反而很清醒。

  • @身动影不移认为每逢档子就是西仓居民的高危日子,大门不能出,午觉不能睡,家里有人生病救护车进不来,有人家着火消防车进不来,谁反对取缔西仓档子就把档子搬到谁家门口吧。
  • @哗啦啦啦的眼泪说,住在西仓真可悲…天天闻狗屎踩鸟屎听噪音…
  • @一本正经的胡说呢也认为西仓市集已今非昔比,凡逢集来占道经营的大多为假冒伪劣和三无产品…

因此@一线阳光照四方建议规范一下,因为不光只有取缔一种手段…@崭新de太阳则认为可以巧妙规划,使历史文化遗存与现代都市建设和谐共存。其实不管我们如何出谋划策,旧长安已然远去,一个古都的文化,终于在都市的建设中被销毁了。

[3]自焚的小伙子

旅游最易遭遇的是碰瓷,来看一则旧闻。4月17日,19岁的延安小伙曹永强在安康火车站附近商店买水时遇到碰瓷敲诈,拉扯后发现3000元现金丢失。曹永强认定钱丢在商店,返回讨要未果。随后辗转市内多个警局报警,均被告知不在管辖范围,最后终于在火车站派出所受理,但因双方说法分歧大,警方表示暂时难以查清事实。当日下午4时许,曹永强返回商店自焚,由于伤势较重,现已转至西安救治。

这里出现的是安康火车站,其实西安火车站也一样,各种碰瓷欺诈都有,是一个滋生毒瘤的地方,省会尚且如此,何况地级市呢?虽说这孩子有些二,但他当时恐怕不知道有多激愤多绝望,最后做出了自焚这个举动。而他也会在康复的过程中会慢慢知道,那个店被查封两名店员被刑拘,大概就是最后的结果,店主的责任、派出所的推诿,是不会有什么责任追究的。

[4]骆家辉来就够了

4月23日上午,美国驻华大使骆家辉来到西安交大,并做了一场演讲。现场第一个问题就是让他谈谈对中国政治改革的看法,骆家辉说,政治改革取决于中国人民决定改革的步伐。

骆家辉来交大
骆家辉与西安交大校长郑南宁 By @cooltec

西安交大是个理工科学校,平时在政治上甚为低调,我猜这是这场演讲被安放在交大的主要原因之一。而据交大学子称,骆家辉穿着皱巴巴的普通西服,依然随和自信,@winchild将其总结为西方政治百年沉淀下来的优越性。也许骆家辉的演讲鼓舞了不少大学生来关心政治,但其实骆家辉来,并展示了西方官员的素质与风度就已经够了。

[5]艰难的独立书店

4月23日是世界读书日,正好拨冗关心一下西安的独立书店。独立书店,泛指坚持独立人文思想品格的民营书店,被称之为“一个城市的灵魂所在”。西安有数十家民营书店,90%以上靠教辅书的利润生存,不愿牺牲品位、拒卖教辅大多经营困难,随时面临倒闭。扼住它们喉咙的是房租。西安目前的趋势是“以吧养书”,也就是把书、茶、咖啡放在一起卖,是否有效还要看市场反应。

独立书店会灭绝吗?每次我在机场看到那些励志到烂的书(火车站的故事会品味都会更好些),就深深地认为独立书店是坚决不会灭绝的,灭绝了都死不瞑目。每个城市都应该有一家独立书店,来代表这座城市的文化面貌,所以北京有万圣、南京有先锋、上海有季风、杭州有枫林晚、广州有学而优、台北有诚品,西安呢?目前还没有发现可堪大任的书店。

[6]4学校开放图书馆

前不久我们还在讨论高校该不该开放图书馆(1204期之6),雁塔区4所学校就做出了回应。从现在开始,雁塔区辖区内的西安文理学院、西安邮电学院、西安市委党校、陕西省经贸学校等4所学校开始向周边居民免费开放校园图书室。居民可通过向社区申请的方式,由社区登记,到学校办理借书证,可常年使用。

虽然多了申请这个步骤,但对于附近居民来说,就近去图书馆还算方便,这是今天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7]交换技能

交换技能的小伙

@等我迷失在胡家庙街头偶遇的一个摆摊的小伙子,愿意用自己所会的一项技能和别人交换一项他不会的技能。早在06、07年“交换技能”就已经悄然兴起,目前在网上相当风行,既能学本领,又能扩展交际面。如果是你,你想拿什么技能与人交换?我拿写e报的技能交换可以不?

[8]女贼无底线

经过媒体报道之后,不少义工都会去看望照顾91岁的抗战老兵陈耀东(1138期之4),没想到却有人钻空子。4月19日上午,一所学校的代表刚把3600元捐款交给陈老,当天下午13时许,家里来了一个陌生女人,称自己是义工,年龄有四五十岁。寒暄后,她说担心老人穿得太热,要帮老人脱衣。老人拒绝,她便将老人按住,并拿走了捐款及老人家的200元左右的零钱。据悉目前老人精神尚可,对被抢一事也能想开。

口诛笔伐就算了,抢老人的钱的人自然没有底线。如果从推理的角度来看,上午刚收到捐款,下午就有人来抢,事件掐得这么准,不是内贼都说不通。当然也有可能是这个学校捐个钱都大张旗鼓,被外人知道。前一个推理涉及的问题很严重,后一个就是国人募捐的伦理问题,都不是小问题。

[9]针扎谣言事件

4月20日,有人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石油大学一女生乘坐30路公交车时被一男子用戒指(戒指上有麻药之类的物质)扎刺,女生有晕眩症状,随后该男子故意在众人面前宣称是其男友,意图趁机抢劫或侵犯,幸好该女生比较机智,给朋友打电话要求接站脱险。随后她告诉了老师,石油大学的辅导员们便群发短信提醒自己的学生。但当晚@西安公安表示没有接到相关报警。

华商报》在调查了这件事之后,发现:1、女孩实际上并没有眩晕感;2、辅导员在群发短信之前并未报警。因此整个事件看来,实际上是石油大学的老师们在造谣,只是造谣这个词比较重,所以文章里并没有明确说明。如果辅导员们在发短信之前先在网上搜一下“麻倒一个正常达人需要多大剂量的麻药”之类的问题,也许根本不会有这次乌龙。

[10]宿醉的琥珀

琥珀乐队是西安的一个乐队,与黑撒风格很不同,偏后摇一些。这首是他们的《宿醉之星》,不知道为什么叫这个名字,不颓废不狂躁,反而有点儿微醺的摇摇坠坠的感觉。而且还是现场版,据说他们的现场很难见。

[西安e报:1218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第122期]垄断是涨价的前兆
[西安e报:487期]蒙牛奶放倒18名小学生
[西安e报:852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
一个文艺青年装逼的早上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18期]再见,西仓档子”旁边

  1. 小张 说:

    今早起的早,五点就在等发布

  2. michaeltu 说:

    标题中档子应该是 ‘当子’吧。当子取缔怪可惜的,然而对于那些不肯用心的管理者,似乎取缔是成本最低的方法,sigh~~

  3. michaeltu 说:

    相比于上海,西安固然有硬件上的不足,可是服务意识单薄是个硬伤。小到餐馆里的服务员对顾客爱答不理,出租车拒载,大到政府职能部门里的工作人员有相当一部分仍然具有大爷自居的心态。城市发展不是摊大饼,如何提升西安的软实力才是更重要的。

  4. 和谐党-愤怒小鸟 说:

    骆家辉看着挺有派啊

  5. 音乐 说:

    听完宿醉的琥珀
    ,感觉是现场很难见的原因估计是太没市场了,

  6. 石榴姐 说:

    说一说前几天去青岛打的的一点经历吧。21日出差青岛,因着急去民生银行还房贷,下午两点半在街上拦下一辆车,我也不知道民生银行在哪里,就让司机带我去找。司机说他三点要交车,也比较着急,但他还是带我去了中山路和山东路,这两个地方都没有找到。这时他拿出电话,打了114查询,得知福州路上有一家,就立马带我去了那家。找到银行已经三点过了,据说交班超时要给下一班司机赔钱的,这让我感到十分抱歉。的哥却说,没事,谁都有着急的时候。这让我想起在西安打的的一些经历,临交班前一两个小时内,街上根本拦不到出租车,拦到了也是挑三拣四,一句不顺路就把你扔在路边。去机场从来不打表,从机场回城也从来都是漫天要价。我想国际化大都市不是一句口号,也不是说建几栋高层建筑,拆几片低矮平房就能实现的,关键还在于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他们是否有国际化的心态?不说国际化吧,起码他们是不是能够有开阔的胸怀,能够坦荡面对批评与质疑,能否真心查找与先进者的差距。看看每天的华商报与西安晚报,大凡明星来西安,即便是出于礼貌赞美上几句西安的美食,都会被大书特书,引以为傲,而如今稍微有人提出异议,就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击,从中我们哪能看到一点西北人应有的大度呢?

  7. deep 说:

    那个主播说的没有不对的,就算那句伤害民族感情的,也估计是吃了哪家黑心回回的泡馍了吧。

    石榴姐呀,西安的出租车司机确实普遍素质不行。且不说跟南方服务业好的比,就是跟北方中原地区比也不行,虽然有特例,但总体不行。打车真不如bus,或者有能力的自己开车。完全不是代步工具,而是你需要的时候,肯定没有,你不需要的时候,出来闯祸。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