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哥的婚礼

@ 四月 25, 2012

原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知识分子的怯懦和悲哀》。】

吴哥是我儿时的伙伴。那时候,我们提着小水桶一起在泥地里挖蚯蚓;在墙上用粉笔写算数题,一个当老师,一个当学生;玩过家家,一个当爸爸,一个当妈妈。

80年代的小院,大孩子们扭迪斯科滑旱冰去了,小孩子们还在襁褓之中,就我和吴哥,牵着手,我说我是黄蓉,他说他是郭靖。院子的闲人们,抽着烟,蹲在院子的墙角,一个人提议,让我头上顶上纱巾,给吴哥领口上扎小领结,在他们热烈的掌声中,闲人们给我和吴哥办了隆重的“婚礼”。

吴哥的爸爸在纺织城上班,有20公里的路,一共39站路,他每天清晨5点起床,黑灯瞎火爬起来,悄莫声息地走出院子,去赶第一班公共汽车。晚上天很黑之后才能到家,回屋里倒头就睡了。

那时我们觉得大人的世界无聊死了,活一辈子就是为了赶个早班车、晚班车。我们做作业,吴哥拿着历史书,给拿破仑画了个大大旱烟斗,他突然站在小桌子上,高呼:“丫头,你就在这儿等着,等哥成就千秋大业,站在天安门城楼上,我就骑着战马来接你了哦”。

我不理他。

转身,我们上了中学。同校不同班。放学时候,吴哥站在校园门口,口哨一吹,几个名声远播的坏孩子,拽住我的裙子,生硬地把我拽上自行车,我连人带马滚下来,吴哥过来拉我,我甩了甩手说:“不要脸。”

我把这件事告诉他爸,那晚上回家,他爸把他绑在凳子上,用皮带抽他,我得意地从他们身边走过,吴哥用火辣的眼睛望着我。从此我们水火不容。

之后我上了重点中学,搬去南郊。吴哥的爸爸妈妈离婚,他跟着爸爸去了纺织城。再无音讯。

两小无猜
(图片来自网络)

说话就过去了很多年。我都想不起吴哥长什么样子了,直到那天在小寨天桥遇到他。他蹲在地上,手里攥着一卷零钱,前面摆了一堆电动娃娃,电动开关一打开,盛装的娃娃们蹦蹦跳跳地跳起舞来。

我蹲下来看,正看时,一个声音传来:“妹子?”

我抬头,我们相隔不到一米,那是吴哥的脸,少年时候的眉目还在,就是胡子拉碴的中年人了。

我们异常兴奋地不知说什么,干楞在天桥边上。旁边的盛装娃娃还在不停跳舞。

他说:“走,哥请你吃饭”。

他匆忙地收拾了一地摊的东西,可能常年应付城管,娴熟的动作逗得我笑趴在天桥栏杆上喘过不气来。

这时的我们,就坐在一家小餐厅里。餐厅门口写着,今日特价,土豆丝1元。他问点什么,我说:特价土豆丝。

吴哥回头看看特价招牌,说:“你这不是糟蹋哥呢。哥能让你吃那,咱今儿吃顿好的”。

我问,“你孩子几岁了?

他悠然的点根烟,说:快了,下个月,我就结婚了。这些年我啥都干过,攒了10万块钱,在东郊付了房子首付,下个月就准备结婚了。你嫂子是农村的,比你要小好多岁呢吧。你哪年的?我都忘了。

我嘻嘻地笑了。这时他的手不小心触动了电动娃娃的按钮,那个娃娃蹦出来,动听的婚礼进行曲又叮叮铛铛奏起,旁边几个桌子上坐的人诧异的都看着我们。

我们俩笑着,坐在午后的小餐馆里。那时阳光照在我们身上,有种往事的味道。

我的朋友,很多出生在1970年代,他们中有的当了处长,有的进入商界,有的拉了摩的,有的摆了地摊。吴哥就是其中的一个。

吴哥的婚礼 二维码相关阅读
有些歌声会沉默
媒人不好当
四爷
结昏记


13个 群众围观在“吴哥的婚礼”旁边

  1. 匿名 说:

    人生

  2. 承诺 说:

    哎……生活啊!

  3. 紫藤 说:

    转眼间风华已去……还好你们能遇上。

  4. 活着 说:

    80年代初人.
    看的我有点莫名的热泪盈眶…这就是生活啊

  5. 鱿鱼丝有颗痣 说:

    为什么这样的生活觉得不好啊?
    慨叹什么人生啊!
    我觉得除了城管那块有点纠结,其余的是生活一个不怎么规则,但依然很圆满的○。

  6. 匿名 说:

    这就是缘分

  7. @breezie 说:

    桑干

  8. sy 说:

    岁月流过,让人唏嘘!

  9. L老湿 说:

    人生就这样随时间各自起伏。

  10. 酥麻拉姑 说:

    岁月不留痕,忘了相亲相爱的人

  11. 二子卖爹 说:

    性格决定命运

  12. 匿名 说:

    总是触动 神经 才

  13. 匿名 说:

    故事写完了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