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堡方言与唐代官话

@ 四月 25, 2012

原文首发于《木子李的博客》,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公交车上的往事》】

最近有人指出唐代官方语言接近现在的陕西关中方言,举了白居易《卖炭翁》中的一句诗“满面尘灰烟火色,两鬓苍苍十指黑”。说这句诗用现代的普通话读来是不押韵的,而用关中方言读就押韵了。关中人把色读sei音。(西安e报1211期之1、2)

我认为,这个说法有断章取义之嫌。

白居易《卖炭翁》前几句是这样写的:

卖炭翁

伐薪烧炭南山中
满面尘灰烟火色
两鬓苍苍十指黑
卖炭得钱何所营
身上衣裳口中食
……

通篇来看,我认为唐代人应该不是把“色”读“sei”。因为如果是这样读的话,往下再读就不顺了,而是应该像现在的吴堡人一样,把“黑”字读“he”。同样像吴堡人一样,把“食”字读“she”。

黑、食二字应该属于入声,入声在现代标准话体系中已经不存在了,古代读音有“平、上、去、入”四声,现在的普通话有“阴平、阳平、上声、去声”四声。是把古人的平声分为阴平和阳平,也就是小时候学的一声和二声。上声和去声保留,即小时候学上三声和四声。古代入声急切短促,全部融入现代四声,在国音中不复存在了。但是在有些方言中依然保留了入声,吴堡方言就是一例。这样,色,黑,食三字在吴堡方言中押韵,读来朗朗上口。

为了更好的验证我的推测,来看两首标准的七言绝句。

众所周知,七绝对押韵的要求是很严格的,第1、2、4句平音押韵,第3句仄音无需押韵。所以当比《卖炭翁》的证词更为有力。

且看杜牧的《山行》:

远上寒山石径斜
白云生处有人家
停车坐爱枫林晚
霜叶红于二月花

这首诗第一句也当如吴堡方言,把“斜”字读“xia”。

杜牧《过华清宫》:

长安回望绣成堆
山顶千门第次开
一骑红尘妃子笑
无人知是荔枝来

这首诗和上面的《山行》同样出自杜牧之手,我个人比较喜欢杜牧的诗风。如果按照普通话,第一句的“堆”字和第二句的“开”,第四句的“来”,不能押韵。而按照吴堡人的方言,“堆”字读成“duai”,就顺了。

以上所述只是我的猜测,没有经过详细考证,权当娱乐一下。或许是因为杜枚本人在吴堡人网当版主太久了,吴堡方言太重。试着想想大诗人们摇头晃脑用吴堡方言读诗的样子,就够乐呵一阵子了。

谈吴堡方言在唐代官话的地位 二维码相关阅读
漂亮成马咧
木乱滴很
你把我惹懆咧
今天你咥了没?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