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过的那些情歌

@ 四月 27, 2012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谁说玩摇滚的就不能搞商业 》。】

我觉得每个写流行音乐的人,都该写过情歌。更甚者,也许每个曾尝试写歌的人,第一首作品都该是情歌。至少于我如此。

我写的第一首歌,是1996年7月,参加高考前的那天。歌名叫《每一天》,歌词框架是我的同学兼好友马俨写的,我做了些小修改,然后编了旋律和吉他。那个夜晚,我瞒着妈说出去和同学探讨学习,然后和马俨、杜凯去了我们仨当时的据点——杜凯他爸的办公室。我弹着吉他唱了这首歌,马俨用录音机录了下来,将那盘磁带作为礼物送给他当时的女友。那个最初的版本现在不可能寻回了,但在大二时候,我还和箱子录过一个改进的版本。那首歌,是首情歌,至今我都很喜欢,但听过的人寥寥无几。

我写的第二首歌,叫《无法面对》,整个歌我就写了两句词“我不知如何面对,你给我的眼泪;我不知如何面对,你表现的伤悲”,反反复复唱的旋律,基本上都是在重复,但身边的朋友都认为很牛逼。这首歌写于1997年春天,是我读大一的时候。现在听起来,自己感觉有点傻。这也算是首情歌,虽然表达的很含蓄。

再之后,开始刻意的想让自己的音乐创作深刻一点,所以开始躲避情歌的题材。直到2001年,和当时乐队(蓝色花粉)的贝斯手黄勇,一起创作了《爱情电影》,他写词,我作曲和演唱。我对这首歌倾注了不少心血,编的吉他也是又华丽又煽情,达到我当时弹奏的最高水准。

2002年我和箱子合作,出了一张布鲁斯风格的小样唱片《I kill you my woman》,同名的英文歌,是我第一首完整的英文情歌。虽然歌词写的有些苦情甚至可怕,但我很喜欢。

 《I kill you my woman》

I kill you my woman
On the way you home

You fell in your dream
On your own

Now you in my arms
I kiss your tears

2003年开始和王大治正式合作写歌。我们泡在工作室里,捣鼓出了不少作品,有一首我很喜欢的歌叫做《幻音 迷》,编曲和旋律是即兴玩出来的,歌词也是现写而成。其中有几句我非常满意“你向我奔来,像天使般灿烂;你向我奔来,像精灵般危险;你向我奔来,轻轻的慵懒;你向我奔来,哀伤的团圆”。这首歌后来做了些改编,卖给了一个女歌手,她演唱的版本离我的审美颇有段距离。当时为这个女歌手还写了一首《季节的色彩》,也算是首情歌,但纯属贩卖之作,不值一提。

《幻音 迷》

身体在冰冷
伸展的飞
所谓的意义
在春天消碎

你说 很美丽
你说 很迷离
你说 我爱你
你说 闭上眼睛

怀抱中喘息
像首情歌
花已经绽开
回忆在哭

你说 很美丽
你说 很迷离
你说 我爱你
你说 闭上眼睛

幻想着一双色彩的翅膀 飞向光明
拥抱着自己 那所有童年的梦
再次看到你 孤独的站在风的那边
呼唤从无边天空无边回忆中 苏醒

你向我奔来
像天使般灿烂
你向我奔来
像精灵般危险

你向我奔来
轻轻的慵懒
你向我奔来
哀伤的团圆

曹石

作者在厕所马桶上弹唱

2004年开始做自己的专辑唱片《彩色黑白》,其中一首叫《波》,又是首很含蓄的情歌。歌词很简短,旋律很简单,编曲我也做得很轻快,但希望能表达淡淡的忧伤。这歌是为当时的女友所写,她的名字叫波。

《波》

我们相对着微笑
你比我笑的开朗

所以我闭上眼睛
只听你的声音

2005年写了一首《竹叶青》,找来小姑娘崔思佳合唱。我很喜欢这首歌,是我当时最迷恋的苦情。但除了最初在家录的Demo,后来再没机会重录。

《竹叶青》

来喝一杯竹叶青 我的美人
在这个冬天寂寞的黄昏
来喝一杯竹叶青 我的宝贝
在告别之前最后的安慰

何时才能回到你梦里
轻轻吻着你的嘴唇
花在风中将飘向哪里
回忆柔软的空虚

那天晚上我又在哭泣
听不到情和爱的声音
于是把青春都散去
在你眼中 冰冷着身体

2005年的最后一天,在时音的工作室,我和大治写出了《妄想狂的爱情歌曲》,这首情歌奠定了黑撒的诞生。至今我都认为,它是黑撒所有作品里最美的。其中的歌词,我最满意的几句:

想要买一把吉普森 弹乱你的心弦儿
或是拿画笔轻轻涂乱你的相片儿
想要拉着你的手 和我一起逛逛小寨儿
或者就是用嘴唇碰碰你的小脸儿

这就是 妄想狂躺在床头胡乱写下的爱情歌曲
说着没人能听明白没人能整木乱的秘密
你可以和我一起醉倒在 人潮汹涌苍白的街边
搂着我 眼含泪水心情烦乱 笑容却很甜

2006年,写了一首很流行的情歌《我依然还深爱着你》,歌名很滥俗,但我爱唱。常常没事,我会在家抱着吉他弹唱这首歌,然后忽远忽近的想起某个女孩。

《我依然还深爱着你》

夜色中长发飘散
在耳边轻声呼唤
曾经熟悉的每天
想一想已那么遥远

那些相拥的美丽
也许已经不存在
无边的梦啊
汇映着多少遗憾

快乐的时光如此短暂
山盟海誓也只是一瞬间
只是无法忘记那种温暖
不顾一切也要回到你身边(哪怕用我所有青春去交换)

我依然还深爱着你
我依然还牵挂着你
往日的快乐感觉 在梦里依然清晰
我依然还迷恋着你
我依然还思念着你
忘不了那些秘密

之后,我会在黑撒的每张专辑里,都穿插两首情歌。第一张里除了《妄想狂的爱情歌曲》,还有首《时光倒流》。其中大段即兴写的歌词,偶尔翻出来,还是很喜欢:

我们在内心世界里 总有些不可告人无比珍惜的秘密
想起来似乎非常忧郁 刻骨铭心却又遥不可及
有一个人轻轻走过我的脑海 像花一样盛开铺满记忆
在凋落的瞬间 飘飘渺渺的没有力气

阳光洒落在古城每一个无人的街道
再一次怀念起她色彩斑斓的微笑
把爱情留下 让回忆闪耀
也许你会说这样留恋过去很无聊

听起来那时候一支动听的旋律
你在我的耳边曾轻轻唱起
拿出一张相片已经泛黄没有色彩
却依然 动人美丽

黑撒的第二张唱片里,我写了《命犯相思》和《和美人告别》。前者稍显戏谑,后者则略微伤怀。在《和美人告别》的歌词里,有这么一句“你说放手,我却迟迟不愿松开;我手指的温度,有天你将忘怀”,这灵感延续到后来的《流川枫与苍井空》,有句词“握手的瞬间,那熟悉的温度,让她突然想哭”——我的歌词里,常常会有这种相互的致敬,细心看过歌词的人应该能频繁体会到。

而黑撒最新的第三张唱片中,《拙劣的抒情》和《蓝调情歌》是不折不扣的情歌。民谣这种形式,表达感情往往能更直接更露骨,或曰更肉麻。有时候发现,在歌曲创作上,我真的是个“拿肉麻当有趣”的家伙。《拙劣的抒情》我想表达的是一种大叔和萝莉之间若即若离又注定无疾而终的爱情,而下面几句就是这首歌的点睛,其实看似甜蜜实际是很绝望的倾诉:

这世界很大 而你是那么渺小
我把你藏在心里 谁也找不到
你是如此青春 而我已有点苍老
该怎样才有勇气 给你一个怀抱

你是长安路上最美的那朵花
你的笑在黄昏羞红了晚霞
你是长安路上最美的那朵花
盛开在我心中 直到你会爱上他

《蓝调情歌》本来应该是很浪漫而美好的爱,可习惯悲观的自己,还是没忍住加了一句疏离的歌词“我是如此卑微的想你,就像想着一瓶汉斯干啤;我是那么执着的爱你,就像你那么执着的想要离去”。使这首本该属于真情献礼的情歌,带了点小小的感伤和哀怨。

总结下来数数,情歌在我的创作列表里,比例真的不高。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对爱情的理解越来越朴素,自己还会写出怎样的情歌,始终难以预料。好在我不是个以情歌为标志的歌手和创作者,否则必定常会抱着吉他抓狂。台湾歌手陈升有首歌叫《恨情歌》,怕也是有如此的体会吧!

行文至此,突然想起几年前,还有首黑撒唱片里的遗珠之作也是首情歌,其歌名和情绪之惨烈达到了我的情歌写作极限,那首歌叫作《亲爱的,今夜我将与你一起死去》

《我依然还深爱着你》和《空中的泡沫》,曹石家中弹唱自拍。(西安e报:784期之10)

《写过的那些情歌》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许巍,我来听你的演唱会
西安摇滚音乐简史
如果音乐能让你出离六道轮回之苦
南门歌手陈泽宇的一天


1个 群众围观在“写过的那些情歌”旁边

  1.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绿洲琴行……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