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语堂的散文

@ 四月 30, 2012

原文首发于《凿开尽头后的海阔天空》,感谢作者“花满楼”的原创分享,曾撰文《十年》】

林语堂这名字念起来便很好听,语堂语堂,听起来就给人一种精致玲珑的感觉。说来惭愧,除了这个好听的名字之外,我对他并无多少了解。甚至那本赫赫有名的《京华烟云》我都不曾看过。

最近开始读林语堂,一篇又一篇,都是芝麻大点儿的琐碎事,被他那么一写,自有一番天地。我也是好久没有看到如此熨帖舒服的文章了。没有矫饰,没有说教,一花一世界,林语堂的世界。他的世界是由古文和英文构建而成的。左手他能给出sentiment 和 passion之间的细微差别,右手他却又开始讲述庄周梦蝶。他对西方哲人的大作,渊源如数家珍,对东方各种史籍典故也是随手拈来。所以在他的笔下,西方思想和东方智慧被杂糅到了一起,处处见其智慧和文化的光芒在闪烁。

他所形容的东西也真的够小的,比如他会把坐姿写成好长一篇文章。他说到人家家里做客,不拘礼节就是给主人行了最大的方便。因为这省却了主人不知如何才能让你舒服的麻烦。而家中的椅子,怎么坐才能舒服呢?答案是越低越好,低到最低处,岂不成了床了。自然最舒服不过了…所以如若你在椅子上坐的不舒服,如果舍不得把椅子的四个腿儿锯的再短一些,那么就必须将脚翘在抽屉上,这样一来,也能达到相同的效果。对于女生来说,这样当然很不雅观,但是也有法子。盘腿坐在椅子上,这也是一种惹人怜爱的姿势。

所以在读林语堂的文章时,我真的觉得他是活着的,只不过是以另外的一种方式存续下来。人人渴望不死,成为作家倒真的是不错的途径。冯唐的那句”用文字打败时间“的话,我真是越想越认同。别一提到作家,脑中就浮现出若干的定势形象,比如特别不善与人沟通,穷破潦倒,愤世嫉俗,带着厚厚的眼镜片儿,渴望得到别人认同。虽然以上每一个单拿出来都似乎不能涵盖全部,但却都是社会媒体大众营造出来的语义特征,就跟提到女大学生就能想到各种糟糕的画面一个道理。

林语堂

林语堂和夫人

我倒是认为,成为作家是一件很牛逼的事,文字流传下来,后人读着,言犹在耳。这倒是在这白驹过隙的人生里,在世上踩下了深深的脚印。一个内心温柔丰硕的人,在很自我的享受自己的人生时,将这快乐分享出来,岂不是美事一桩?

林语堂喜欢陶渊明,大大的喜欢。用他的话来说,陶渊明是中国最伟大的诗人是中国文化上最和谐的产物。他永远是最高人格的象征,生活简朴,风格也简朴,这种简朴的特质是让人敬畏的。这种特质是肉的专一和灵的傲慢的奇怪混合。感官和心灵绝对的和谐相处。

陶渊明很明显就是他想要追随的殿堂级人物,他的生活也是按照这么来设计的,不,不能用设计这个词。人生怎么好设计呢?甚至苦苦思索为什么来世上的那些哲人们在他的眼里都是可笑的。人生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星期天。你该如何享受星期天呢?你便该如何去过好你的一生。

看到这里,我简直要鼓起掌来为林语堂喝起彩来了。从容的智慧,温柔的心灵,这些都是我需要拥有的东西。唯一让我不解的是,在他那个兵荒马乱的年代,身边的国人们没几个开化的,他是怎么达成学贯中西的境界呢?那时候没互联网,没哈佛公开课,也没俞敏洪老罗英语培训学校,那个时代的大师,殿堂级别的,黄金圣斗士级别的,一抓一大把啊。

现在呢? 别跟我谈体制。在能养活自己的前提下,做学问是很私人的事,跟体制毛关系都没有。我倒是要怪罪于技术进步,我们一个个的心甘情愿的跳进技术的绞索里,像一只只长着嘴,哈着气,流着口水,等待下一波技术盛宴的小狗儿们。

技术把大家都变傻了,变的只会在一块块儿板子上划水果,砸绿皮猪了…

《林语堂的散文》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我们被生活剩下了
做有意义的事
女人最想要的是什么?
间带走我们多少勇气


2个 群众围观在“林语堂的散文”旁边

  1. convia 说:

    这张配图没见过啊!
    看到的一直是林先生正面单人照,拿着烟斗,脸上各种表情,一般是淡淡的笑。这张照片喜欢极了,林先生的姿势看着挺优雅啊~

  2. 柳五 说:

    体制还是有关系的,很大很大
    特别设计过的愚民教育下,很难出现真正的作者所说的“殿堂级的大师”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