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恋记

@ 五月 2, 2012

【本文综合自《暗恋记》与《古风之恋》,均首发于《娃娃的空间》,感谢作者“娃娃”的真情分享,曾撰文《吴哥的婚礼》。】

暗恋是件颇为文艺范的事儿。一个无聊的下午,几个女人坐在一起,各讲各自知道的故事。

故事一

我认识小叶的时候,她18岁,爱上一选修课老师。少女的爱,千奇百怪。那个老师,中年人,穿着我们最憎恨的白袜子黑皮鞋,钥匙挂在裤腰上。

为了制造与老师的偶遇机会,小叶曾做过一次不光彩的尾随行动,大体摸清了老师的日常生活时间。每天清晨老师会推着2岁孩子的儿童车在图书馆门口遛弯。

小叶家住西安,不住校。这家伙为了偶遇老师,竟抖擞全身懒骨头,每天清晨7点前从北郊骑自行奔到图书馆门前,在落英缤纷的树下读书,其实眼睛是漂着老师的一举一动。后来,他们竟真的眼神相遇了,老师像熟人打招呼一样,微微一笑,然后走过去。我嘲笑她:“为了这一个微笑,你在佛前已经求了300年。”小叶不语,甜蜜在心。

10多年后,小叶是媒体达人,这老师竟升得更快,成为某厅厅长。一日,一个文化交流座谈,小叶有机会与之见面,她酝酿再三,翻遍屋里衣服,不知选择哪一件。座谈会上,众多媒体争先采访,老师点坐在前排的小叶提问,小叶一时无语,面对诸多镜头,竟问:“你,那个你,你可曾还记得那个我?”

厅长顿时坠入云烟。

姑娘

故事二

老韩一出场,就击垮了众多女生的软肋。不光是中文系,新闻系、艺术系的女生纷至沓来。那年代,100多人的阶梯教室,只有老韩的课堂坐不下学生。

1998年光头老韩,穿着阿玛尼T恤、耐克运动鞋,绝对是校园的风景。当然不仅是外貌,女人要爱,一定是爱男人的灵魂。老韩的魅力,还在于深刻的灵魂。

一日讲法国浪漫主义文学。老韩眼睛盯着阶梯教室天花板,半天不语,然后微笑摇头道:

“什么是浪漫主义?
浪漫主义就是压抑。
什么是压抑?
压抑就是感觉到被压抑。”

话语一落,女生嘘唏一片。小美就是因为这句话爱上老韩的。

爱上老韩的小美多了项人生大事,就是记录老韩的格言。那些年,宿舍夜谈,小美总是逼着我们倾听老韩语录,她忘情地读,一遍一遍,跟录音机卡壳一样。以至于她男朋友常常掂着啤酒瓶,蹲在学校餐厅门口想找人打架。

小美的梦想,在期末来临之际打碎。她一直以为,老韩对她是有感应的。那时没短信也没有互联网,所有感应全凭眼神和经验,小美就是太没经验了。

故事三

这个故事是一个男生的暗恋故事,颇具古风,有拔剑四顾的浩然之气。

他来自福建。人瘦,瘦骨嶙峋。因为生长在南方潮湿地带,估计从小是不穿鞋子长大的,初来北方,深有不适应,冬日寒风之际,只见他脚着凉鞋,裤腿卷在膝上,长发微长,疾步走路,沉默不语,有尼采之风,女生暗而敬畏。

女生的爱,有种不可捉摸的世俗性和矛盾性。她们常常会在精神上构想一个可望不可及的对象,而在现实中又更喜欢花言巧语、细微可亲的男生,那些陪着女孩看电影、买零食、说调皮话的男生常常都带着漂亮的女朋友,而女生又常常想:这不是爱,要爱,就要他的灵魂。

少年

等到大三,大多男生身边都依偎一个女生的时候,赤脚光腿的他,还孤身一人,书包里装着《存在与时间》这类能砸晕人的砖书,也不见他对谁流露过情。

一日深夜,凌晨时分,校园熄灯,一片寂静,我们都已睡下,忽听窗外有窃窃之声。之后,微弱的烛光照亮窗帘,女生们赶紧穿衣起来,爬窗而立。只见在某女声宿舍外,支起台案一张,旁边有6位男生秉烛而立。他,瘦骨嶙峋的他,站在台案中间,长发微飘,手执毛笔,大声吟唱: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悠悠苍天,此何人哉!”

即刻,整个8号楼女生宿舍灯火通明,六层楼里,每间窗外都争抢地探出头,一个个女生以异样的表情欣赏着这幕话剧。窗下,挽着裤腿,光脚凉鞋的男生依旧吟唱:

“知我者谓我心忧,
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旁边秉烛男生,有窃窃而笑者,不知视为笑话,还是视为箴言。

第二日,醒来,在教室见他,依旧平日模样,不见多言,也不见有任何异样表情。只是那几位秉烛男生,脸上有莫可名状的兴奋。

很久之后,路遇该男生,领一2岁孩童,在人稠广众的钟楼地下通道厕所门口等人,我们寒暄几句,这时一女人过来,胖胖身子,红毛衣,马尾辫,淡淡招呼之后,女人拽他们走开。

男生回头向我微笑,背影,已然不光脚,不穿凉鞋了。

暗恋记 二维码相关阅读
谢谢你“陪”我走过这十年
婚姻让我们忘记恋爱
又二逼 又美好
关于爱情的一些思考


2个 群众围观在“暗恋记”旁边

  1. 阿鲁巴 说:

    有意思呵..

  2. 山南水北 说:

    楼上你就爱点次小情小爱~是我认识的阿鲁巴不~嘻嘻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