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30期]难以处理的医患关系

@ 五月 5,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5月5日,1996年的今天,中国诗人艾青逝世,这位“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的诗人也曾被打为右派,他比老舍幸运,熬到了平反,不过他的儿子就没这么幸运了,到现在都是“该页无法访问”。下面进入今天的西安时间——

[本周经济]拆迁的代价

三星

图by@孙昊beta

三星来了,代价是15个自然村落的拆迁(1229期之2),在拆迁范围内的兴隆村居民@迷糊冰向【西安e报(微博版)】爆料,长安区政府贪污,上百万的赔款到了村民手里只剩38000元,再加上价值10万的廉租房,最后拿到手的大约每人只有14万;村长开会被告知拆迁过程中一个村有10个死亡名额;人民代表从来不为人民说话,拿上面的封口费,坑害同村的同胞。

村民们表达表达愤怒的直接方法就是堵路,整个五一期间,西沣路、西太路都变成了一个巨大的行为艺术现场,据@迷糊冰说,5月2日甚至还有堵路的村民被前来维持秩序的特警打死打伤,那么多人给媒体打电话爆料,最终媒体报道的却是由于五一人太多,所以导致交通不顺畅。

@梵高的果冻认为,政府应该专门留一个村子不拆迁,专门用来安置确实愿意种地,而不愿意接受安置补偿的农民,把周围村子不愿意接受安置赔偿的家庭都集中过来,给他们相应的耕地和宅基地,并帮他们无偿盖一个和以前一样的院子。让他们做可爱的土地的主人,我们应该尊重他们。但是从政府一向简单粗暴的行事风格来看,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三星已经注定要落户西安,不管村民们再怎么折腾,最终都免不了离开自己祖祖辈辈生活的土地,住进鸟笼一般的廉租房,对于绝大多数农民来讲,即使有许多进城务工的人员,但土地还是他们唯一的依靠,没有了土地,他们下半辈子靠什么生活?中国自封建社会开始,一直都是土地私有制,而农民们根本的要求就是私有财产不受到侵犯,自从实行了公有制之后,农民们失去了自己的土地,甚至是自己的房屋,还有生存的权利以及生活的尊严,以国之名义收购,其实还是掠夺。

为了加快经济发展,这样的拆迁在中国随处可见,曾经的血房地图还历历在目(673期之1),这样高速增长的GDP是带着血的。我们的家乡都在沦陷,曾经玩儿过一个叫做《钉子户大战拆迁队》的游戏,现实版的故事比这更要惊心动魄,钉子户有钉子户的苦衷,开发商有开发商的无奈。自从成都的吴萍和杨武持棍对抗,自从宜黄钟如九一家化作一团火焰,自从上海一对六旬夫妇被活活烧死在家,到现在,钉子户还是钉子户,拆迁队还是像以往那般剽悍,并且钉子户永远都无法战胜拆迁队。

[本周事件]难以处理的医患关系

这几天一部叫做《心术》的电视剧正在热播,是从医生的视角展开的,据医学界专业网站@丁香园说,不少医务人员认为这部剧较为真实反映了医生的工作、生活和当下的医患关系。但是电视剧毕竟是电视剧,生活中的医患关系比这复杂的多。陕西横山百信医院因为患者死亡,全院医生披麻戴孝下跪磕头的事件(1227期之91228期之7)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

《心术》第一集中,医生在面对急需手术抢救的病人时,选择了先进手术室后让家属签字,因为救人要紧,虽然手术非常成功,但患者因为突发心脏病死亡,由于手术是在未经患者家属同意的情况下进行的,让主治医生陷入非常被动的境地,最后经过媒体炒作,以辞职告终。

回到横山百信医院抢救中毒老人的事件中,对中毒患者进行洗胃的时候,其实是存在穿孔危险的,一是不知病人胃有无溃疡等情况,二是有些体弱者胃机能可能较弱,而一旦穿孔,谁敢保证百分百无事?本来中毒洗胃争分夺秒,如果再让患者家属签字,再遇到难缠说不清楚的,耽误了病人,医院横竖都得担责任。还要注意的是,横山百信医院是一家民营医院,如果此事发生在公立医院的话,还会这样吗?

这几年来医患关系日益紧张,层出不穷的杀医事件就很好的说明了这一点(相关阅读:凭什么杀医生),一个患者对你满意,他会把你推荐给2个朋友;一个患者对你不满意,他会通过互联网把你介绍给所有人。医生超负荷工作,患者因为“看病贵”而对医生抱有很高的期望甚至忽略了医疗风险的问题,到了医院就能药到病除的观念还没改进,社会公众对医学常识的缺乏,这些都是导致医疗纠纷的导火索。此外还有明码标价的医闹(407期之3991期之6),“要想富、动手术,手术之后告大夫”,这也直接激化了医患关系。

我们谁都不能保证药到病除,即便是发生医疗事故,也应该走正规的司法程序,或者找第三方进行调节,医闹解决不了任何问题,跪拜停业事件本身已逾越了法律底线,这种做法其实也是对医院正当权益的侵犯。

[本周“人物”]秦亲宝贝

这几年什么东西都要来个Q版,比如之前的秦biangbiang(相关阅读:萌系兵马俑),比如这几天微博上突然冒出来的“秦亲宝贝”。两个都是根据兵马俑造型设计出来的卡通人物一下子把大家弄糊涂了,@本性爱吃肉不禁发问,这俩是一东西吗?到底是谁抄谁?

秦亲宝贝
秦亲宝贝

经过图片对比,秦亲宝贝和秦biangbiang显然是两个物种。秦biangbiang是由唐易坊创作的,除了biangbiang以外,还包括蒙将军、阿里巴巴和胡参谋;而秦亲宝贝则是由西安长风数字文化科技有限公司设计制作的,包括天将、武士和风卒三种形象。从设计时间上来看,秦biangbiang貌似要早一些。

@孙昊beta说,秦亲宝贝是高新方面搞的,秦biangbiang则是来自曲江,如今这俩玩偶争先恐后要成为“西安旅游文化名片”,其实也可以看出高新与曲江之争。问题是,西安真的需要这样的旅游产品吗?

[本周谜案]龙记地产讹诈700万?

5月4日到5月5日这两天,一篇名为《中国地产百强陕西龙记地产,就是讹你700万没商量》的帖子遍布天涯、猫扑、凯迪等各大论坛,描述了铜川的一位任女士于07年在龙记地产所开发的龙城国际项目购买商铺结果龙记收了钱却不交房讹诈了任女士700万,哪怕是法院强制执行也不为所动。这篇文章的写作手法如报纸上常见的新闻一样,非常专业。

所有论坛中,这篇帖子下面的回复无一例外都是支持任女士,打倒龙记地产的,甚至有多个账号都是新注册的,有明显的水军特征。假如任女士这个事情是真的,那不免怀疑她是否被龙记的对手所利用了。

再看看龙记地产,和紫薇、高科、天地源、天朗这样的公司相比可谓是“名不见经传”。这是一家发家于铜川的地产公司,据【西安e报】地产业线人表示,龙记并不是什么大公司,其最津津乐道的称号“2011中国房地产开发企业品牌地产100强”也是水分十足,目前在西安只有两个楼盘,一个走高端路线,一个较为平民化。

当然,这并不能证明龙记是“无辜”的,值得玩味的是,任女士说有人来劝诫她不要和龙记斗下去,因为龙记“市里有人”,这个还无法下定论,网上也找不到更多的资料。目前龙记还没有对此作出回应,暂且观望吧。

[本周话题]不请导师吃饭不能毕业

5月4日晚上,一名匿名网友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自己是西工大的学生,“我们专业今年做毕业设计,我和另外五个人报了一个导师,五人中一人和我住一个宿舍,他从开学到现在每天都打游戏,论文基本没做。但他每个周末都请导师吃饭,而我们四个都没请过导师,于是我们常常挨批,导师甚至拿毕业的事说我们,我们不请导师吃饭也有错吗?”

微博发出后“西工大”首先遭到了网友们的质疑,毕竟西安能被称为“西工大”的学校太多了,到底是西北工业大学,还是西安工业大学,抑或是西安理工大学。但是对于该同学的抱怨,大家却一致认为他是“大惊小怪”,并告诉他在中国就是这样,这就是个人情社会,在学校如此,出了校门也如此,并且感慨“你的同屋以后出了门定成大器”。

为什么大家都会这样想?是的,在中国就是这样的,一切都是关系,大学本来应该是充满了自由的学术氛围,结果却变成了这样,还说什么“导师在毕业前给你上了一课”。之前我们还固执的相信实力决定一切,随着年龄的增长却变得精明世故,上升最快的人往往不是那些最有能力的人,我们憎恨“关系”却又渴望“关系”的照拂,想想真是悲哀,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都向往那种凭借自身努力就可以获得成功的“美国梦”的原因吧。

[本周节气]立夏

蒲公英
今日立夏,一朵歪歪扭扭的蒲公英。by@Pheldon

5月5日是农历的立夏。“斗指东南,维为立夏,万物至此皆长大,故名立夏也。”立夏表示即将告别春天,是夏天的开始。今天的习俗有很多,最著名的就是“立夏蛋”了,碰蛋、吃茶叶蛋的习俗至今都在全国各地流传,尤其是南方!而北方部分地方仍然是流行通过吃面条来纪念节日——咱们北方人就是实在,过个节不是吃饺子就是吃面条。

立夏之后西安的天气只会越来越热,亲们你们做好应对火辣辣的太阳的准备了吗?

[本周视频]热舞的妹子们

这是西安外国语大学西方语言文化学院艺术节的爵士舞表演,虽然是排练版,可是精彩不减呦。这些妹纸们几天前就发布了加密视频,为了排舞的保密,直到今天演出结束才清除了密码,快来看看吧!(感谢@可可vanessa分享)

[西安e报:1230期]难以处理的医患关系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64期]老牛偏爱吃嫩草
[西安e报:499期]世博,让人民更烦恼
[西安e报:134期]法门寺变形记
微博是一种倒退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30期]难以处理的医患关系”旁边

  1. 二毛 说:

    沙发!我哥是医生,那句“要想富、动手术,手术之后告大夫”太伤感情了

  2. 抽旱烟吃挂面 说:

    每个有医务工作者的家庭都不希望有第二个。

  3. 顾左 说:

    这e报是出自左哥之手吗?我靠,士别三日,刮目相看,管他想看呀……

  4. deep 说:

    …最后那个视频的妹子跟外县或者各城中村的发廊小姐有什么区别,完全无法区分. 难道校区去了长安, 乡土气息就自动上身了? 囧

  5. 阿拉丁 说:

    长安县的天,是乌木的蓝,虽然妹子都不好看…

  6. 爱谁谁 说:

    作为有车一族,我觉得“五一”农民堵路实属无奈之举,但是为什么子午收费站不能站出来缓解一下交通啊,收费员忙的不亦乐乎,电子屏幕还温馨提示自备零钱。我看农民伯伯们着实让收费站创收一把。感叹啊,该拆的不拆,不想拆的保也保不住

  7. 6关 说:

    对不请导师吃饭不能毕业发表点看法。1、从时间上来看,目前毕业设计还未完成,大概还要1个半月,按照工科毕业设计的进度,一般论文形成于最后3周,前期3周左右收集资料、阅读文献,中间基本上是做实验,也就是说,现在论文没开始写不能说明问题;2、周周请导师吃饭?导师穷到需要蹭饭生活?按照我对周围情况的了解,大部分导师和学生吃饭,最后都是导师掏钱了事,席间不是一言不发,也不是互相吹捧,更多的是对当前师生最关注的问题的沟通和交流,那么这个时期师生最关注的事情也只能是毕业设计了,所以相比起来,导师每周都能更仔细的知道那一个学生毕业设计的进展,并且多了一个能够轻松愉快的交流机会,相比起来,在教室里或者实验室里,学生再和导师交流的时候更多的是倾听、回答,互动不充分。 我不想给某种现象辩护或者辩解,不过希望大家再考虑问题的时候多个角度去思考,没必要人为的去树立矛盾。自由的学术氛围和人际关系并不矛盾,问题的根源在别的地方。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