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162):海外西安人之workfire

@ 五月 7, 2012

时间:2012年5月4日

地点:电邮

人物:workfire(微博),在亚利桑那学术交流两年已经归国的Ph.D candidate

workfire
workfire认为还是天上的星星更好看

:您出国多久了,具体在什么地方呢,工作?学习?还是定居?

:2010年春天出国,待了2年。作为一名在读Ph.D,主要是进行学术交流活动。学术活动结束,自然就该回来了。至于以后将在哪儿,还是根据将来生活、事业的发展情况而定;但至少现今的地球越来越成“村”了,交通和信息的发达使人不至于受限在某一个局域。随着将来科技的发展,有朝一日能回一趟火星老家看看也是不错的选择。

国外的时候主要待在Phoenix,按前一阵流行的那个“蚌埠=珍珠港、纽约=新乡”的段子,我是从一个“宝鸡”到了另一个“宝鸡”。

:原来是在Phoenix,之前对话的Kuma君(对话134期)在Flagstaff,貌似离得不远。

:是的,开车两个小时就到了,Flagstaff是个小镇,风情、景物都不错,去过一次,【西安e报:1154期】之9的图片就是在回来的路上拍的。不过,我们盛产仙人掌,他们盛产松树,这样你知道两个地方海拔的差别了吧。

:那么西安和Phoenix相比有什么差异,应该在哪些方面得到提高和改善?

:作为两个国家各自的非典型城市,其实城市的差别主要源于在两个国家之间的差异。这方面,显然有无数前辈们都谈过无数遍了:文化、习俗、历史积淀等等。Wiki告诉我,Phoenix在面积、人口方面肯定是位列全美前十的大城市,显然不是所谓的“北美大农村”,但也肯定不及西安的几分之一。因为人少,所以一般的美国城市都是“铺开了”发展的,除了downtown,鲜见各种高楼大厦,大家住在一层、两层的大房子里过日子,悠哉乐哉。

另一个不得不说的是,Phoenix处在被群山环抱的沙漠之中,天气热、湿度小、到处都是仙人掌,但并不难熬。基本上每年4月到10月,你都可以穿着T恤到处逛悠;气温随随便便就超过华氏100度(摄氏38度),去年夏天最热的几天有大概华氏116度(摄氏47度)。家里的温度计经常ovld(overload,超量程),因为它只能显示2位数。但是只要有人的室内公共场所都有空调,而且温度低的冻人。能源啊,是不是都这么消耗掉了?

国内城市自然有它的特点:人多、楼高、热闹,而且大家都讲中文。

但是这种比较不是“拿来主义”,没有什么能简简单单拿来就用的。我们的城市在这片土地上发展这么久了,就按自己的模式发展下去吧。最要紧的就是这片土地上的人民有愉快、幸福的生活,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当权者肯为百姓考虑就好了;尽管他们做的并不好,勉励吧!

:最近是回到了北京吧,从国外回到国内,最直观的感受是什么?

:除了人多、楼高、热闹、讲中文,最大的差别就是环境——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

自然环境:蓝天、空气好、光污染少,也许得益于他们人少;人文环境:遵守各种(交通)规则,过马路自然有车为行人让路,也没有过多的食品安全的担忧。可以这么说,作为一个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你遵守规则,也是处处被尊重着的。

当然对于枪支持有、暴力犯罪等方面,国内还是令人放心的。

:在美国两年,除了Phoenix还去过其他的城市吗?总体上说有什么感觉?

:去过一两个大城市,和其他地方。

至于城市,若以一个国内来的旅游观光购物的人来说,无非就是高楼比Phoenix多一些、名牌比Phoenix多一些;当然这些都比不过纽约,纽约更比不过国内的城市。但是,以我的嗅觉,每个城市的有各自不同的氛围:Seattle临海,是海风和雨雾的悠闲与享受;Chicago作为上世纪的工业重镇,自然有很浓厚的铁锈沉淀的味道。

我眼中,美国吸引力不在城市,而是“其他地方”——众多的National Park和National Monument。对,远离城市和人群,去接近自然。

:说到接近自然的问题,你在AZ两年去过大峡谷国家公园吗,美国人有没有对其进行一些开发,在自然保护以及开发这方面和秦岭有什么区别?

:去过Grand Canyon National Park。

所谓的开发,要看是何种程度,修路了、有停车场、也有游客中心和camping grounds。毕竟作为非常著名的景点之一,接待大量游客游览的设施是必须要有的。但是其他方面的人工干预就没有太多了。

我没有去过秦岭,不晓得那里是什么样的情况。但是从其他景区的对比来看,我相信美国人在保护自然方面做的比我们要好的多。既然Grand Canyon被允许有这么多游客来参观,那么他们已经做好了准备,将参观游览和自然保护做到了一个最佳的平衡点。你可以看一下附近的The Wave,它的景观固然奇特,但为了保护当地脆弱了生态环境,是靠抽签决定每天能够进入景区的少的可怜的名额

所以钞票和环境孰轻孰重,大家心里自然有数。

:作为一名在读的博士哥,出国学术交流两年,你觉得国内和国外的学术环境有什么差异?

:学术环境,我认为微观方面就是各位“课题组”,宏观方面是“管理方”(校方、教育部)和“给钱方”(提供科研基金)。以我现在的层次,还不至于对这个宏观方面评头论足。但至少在我所处的专业和邻近领域,国外的学术水平肯定要比国内高不少。发达国家自然有优势去“笼络”一批高级人才,这是人家的软件优势,我们学不来的。其他的教育方式、理念,仪器、设备,我们可以生搬照抄、或者砸钱去买,这些方面有距离,却可以不断接近。

但是你要知道,在学术领域,科研人员的技术水平是非常重要的,仪器就是一堆塑料金属呗,它能产生什么样的价值取决于是什么样的人在用它。所以对国内来讲,引进(或自己培养)足够多的优秀人才是必须的。

但是,这还不够。

做学术是相当费钱的,拿不到钱,就啥都做不了。每个课题组的领导者也要想方设法去从那些发钱的人手中拿到经费,发钱的人也有他自己的准则;要说是游戏,那大家都得遵守游戏规则,在其下生存,确保利益的最大化。但是我相信,“什么样的规则决定了什么样的世界”,就像刘翔跑110米栏,他的步伐是被每个栏的位置和间距所固化的了,倘若我们改变一下栏的位置,他的节奏一定会被打乱并且输的很惨。但是不论规则的好与不好、大家是否诟病,生存下去是一个首要的问题。

:有人说,国内的学术圈要比国外的浮躁很多,你觉得是这样吗?

:我理解的“国内学术圈浮躁”,就是较高管理层面对学术论文的数量和影响因子(impact factor)规则来评价科研工作者的水平,那每个科研工作者只好去迎合这个规则,去追求“数量”而非“质量”,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浮躁吧。

对于一些工科院系由于接触的少,不很了解里面的情况,当然也不排除这些人用另外的方式为国内浮躁的学术圈做了一份自己应有的贡献。

在国外,不是特别清楚他们的学术评价体系是怎样的;但见过很多教授学术时很认真,以此为乐,工作之余,也会去度假,去享受生活,这就和我们显现出很大差别,但再深究其原因,恐怕不是我现在能想清楚的,也许很复杂吧。

:那你觉得是什么样的原因造成了这种情况呢?

:要说最根本的原因,以我有限的阅历认为还是源自“人口众多、资源有限、竞争激烈”。倘若有人拿日本或者印度类似的例子来反驳我,我接受。毕竟不了解他们那里的状况,无法给一个普适的答案。

:那说一个现实的问题,前几天华中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戴建业提出本科生论文答辩就是走过场、应该取消,你觉得呢?

:我认为让他们以本科论文为目标接受一个简单、完整的科研训练还是有益处的,就像是无论哪个专业都要学微积分,尽管以后上街买菜永远用不到。问题在于:这群老师很忙,没空把大量的时间放在“本科生答辩”这样跟他们没什么关系的事情上。他们忙什么?也许是我上面提到的原因和没有提到的原因,忙着学术,或者忙着赚钱;因为他们不忙活着,就会被别人抢走。正如一头熊追两个人,你没必要跑的比熊快,而只需要跑的比另一个人快就行了——是一样的道理。

现在能够勤勤恳恳给学生教好书、上好课的老师不多了吧,是不是都在这“浮躁”中迷失了方向?

瀚海星云
凌晨4点西边月落,同时东边银河升起。(by@workfire)

:你好像很喜欢摄影,尤其是天文方面的,是专业人才还是业余爱好者?

:这个只是业余爱好,原本没想投入太多的。刚到Phoenix下飞机的时候,正好傍晚时分日落,挂在地平线上的太阳横着射过光来(地平线附近的大气透明度极佳,无遮拦),把人的影子拉地好长好长,当时就震撼了一下,因为以前从没见过太阳光能横着照过来。所以觉得不买个相机,都对不起这里的好天气。

要说“人与自然”,到这儿才知道原来地球是这个样子。从大气光学这个角度来说,之前从没见过,自然不会留意,即便见过书上提过,也不知所云。到这儿才发现,原来大自然时时刻刻都在创造这些东西:各种日晕(solar halo)、月晕(lunar halo)、月华(lunar corona)、云隙光(crepuscular rays)、反云隙光(anti-crepuscular rays)、虹彩云(iridescent clouds)、夜光云(noctilucent clouds)、曙暮光(twilight)、日落后东方或日出前西方的维纳斯带(the belt of Venus)。即便你从没见过,但条件合适时,它天天都会上演,所以你会自然而然的想知道:它是什么?这时,你才能真真切切的觉得,“自然”原来是这个样子的。

此外,条件合适时,水星天天随便看;农历每月初一初二的时候,在西方太阳的余辉中找新月;大沙漠不怎么下雨,但是雨后经常有彩虹(现在国内城市里很少见到彩虹,是因为空气悬浮粒子强烈的消光作用,把彩虹“隐形”了)。就像能在合适的时候看到这些,才是一个地球人应有的权利。

唠叨了这么多,也许也只有我这种天文爱好者、外加后来变成的大气光学爱好者感到欣喜若狂吧。这种“欣喜若狂”和地域偏见、国家偏见都无关,只是一名愿意与自然亲近的地球人心中的喜悦。

:那么光污染一定让你很头疼吧,在美国光污染多吗?

:但凡大城市,无论国内国外,肯定有光污染的困扰。但是美国大城市的确很少,中西部就更少,所以能很轻松地能在城市周边找到黑暗的天空,若更加远离城市,那自然更好。国内中西部肯定也有一些光污染较轻的地方,但是西安作为一个“国际化大都市”,肯定不算。

当然要想拍一张好的照片,除了光污染,大气透明度和晴天也很重要。前者也跟大气污染少有关,后者大概也只有这不会下雨的沙漠才有吧。

:美国在减少光污染方面是怎样做的呢?

:我举一个例子:在Phoenix和Flagstaff之间有个小镇Sedona,为了保护当地的夜空,小镇没有路灯——这个我们谁能做到?当然我相信,其中必然有各种不同的争论的声音,但是至少他们现在做到了。

对话(162):海外西安人之workfire 二维码相关:海外西安人系列
1.加拿大的王姑娘2.美国的Ms.仔3.美国的Supercool4.大马的鞑靼人5.韩国的Justdoit6.法国的晃豆豆7.英国的四喜8.德国的大熊9.德国的Deep10.加拿大的豆豆11.荷兰的跋涉12.香港的丁丁13.日本的Dolphin14.美国的Kuma15.美国的水草16.卢旺达的赵江儿17.德国的Bright


13个 群众围观在“对话(162):海外西安人之workfire”旁边

  1. 胡铁花 说:

    Phoenix是个好地方,因为可以去现场看纳什打球,一想就激动。^_^

  2. 你猜 说:

    征婚吗?

  3. 你猜 说:

    征婚吗?

  4. workfire 说:

    @胡铁花

    可惜我浪费机会了,没去看 呵呵

  5. michaeltu 说:

    Ph.D 是指获得学位的,正确的说法应该是Ph.D candidate,或者博士生。

    感谢指正,已经更正。
    萨桑谨注

  6. 阿飞教授 说:

    海外西安人这组队话真棒,我也建议出书。

  7. Tit!! 说:

    在自由的天空下生存,真好。

  8. 海盗小变态 说:

    “有话语权和决定权的当权者肯为百姓考虑就好了” 愿望很美好,但永远无法实现。
    美帝的当权者的权是通过无数斗争,由下而上“借”给当权者,所以当权者要对下负责,被监督严苛,他们想不为老百姓考虑也得装做为老百姓考虑。
    而我朝的当权者的权,是靠暴力机器取得并维持,他们的权是9哥赋予的,他们只需向上负责,即使有个别人想向下负责,也是破坏了游戏规则必不长久。这也基本可以解答我朝社会各种问题,包括科研。一切已经官僚化,与什么人口多、资源少确实没有很大关系。例如富得流油的陕北、鄂尔多斯 社会依然混乱不堪。

  9. Apple 说:

    no 征婚 for sure.

  10. Kuma 说:

    sedona晚上有一点点路灯,flagstaff和sedona都是灯火管制的,灯泡的瓦数是有限制的,因为附近有天文台不能影响观测

  11. workfire 说:

    @Kuma
    是在village of oak creek的时候,他们告诉我的

  12. 说:

    支持师傅!
    强势围观!

  13. workfire 说:

    @海盗小变态
    所以从深层原因上来说,事情肯定很复杂。该怎么办,我也不知道啊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