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32期]文斗不如武斗

@ 五月 7,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5月7日。1999年的今天,北约轰炸南联盟,一架轰炸机直接攻击了中国驻南大使馆,三名记者死亡,此事在国内引发数起大规模示威游行和抗议,多地美国使领馆遭袭击破坏。

[1]要文斗 也要武斗

4月25日,陕西地电和国电为了地盘爆发武斗,超200名地电职工来强行拉线,一起参与的还有榆林府谷的警察和特警60多人,造成国电陕西分公司职工4人受伤1人住院。最后副省长娄叔出面才叫停了冲突。这是2008年以来双方发生的第2起冲突。

天朝的供电地盘主要被两家电网企业垄断,北方是国家电网,南方五省区是南方电网。但是陕西、内蒙、山西、青海等这些地方也有区域的或民营供电站,官方理由是国电供电不足,实际上是因为以前国电顾不上那些偏远农村地区,又要实现村村通电,于是地方只好建立电网去建设。

国电地电分配图
By 荣耀西安论坛 powerqq

上面这张陕西国电地电分布图也解释了这一状况,西安、延安、宝鸡、咸阳、渭南这些省内大城市都是国电的势力范围,其他老少边穷山区才是地电的势力。据陕地电网站显示,陕地电主要负责为榆林市等9市66个县()供电。面积占陕西72%,人口占陕西51%,拥有421万用电客户,但在陕西市场的占有率只有30.08%。

[2]都是博弈

陕西的电力相对富余,此次陕地电搞这个项目,主要是为了在境内全面铺陈特高压项目,陕西希望通过这个项目,能摆脱电源长期受困于西北电网,富余的电力卖不出去的尴尬境况。很明显这威胁到了国电的生存空间。

所以国电其实一直希望能收编陕地电。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刊载,这种欲望一直可以追溯到1998年,当时国电开始吞并地方电力,但是陕地电一直坚持拒绝被吞并,埋下了矛盾,因为国电掌握着一些审批权力,因此当陕地电的电厂项目审批受阻,造成陕西用电紧张,向国电申请增加供电也遇到了障碍之时,双方矛盾进一步加剧,导致了2008年的武斗。这次由于国电一直以安全为由拒绝,于是双方再次武斗。

本质上,这其实是央企与地方的利益博弈。地电代表的是地方政府的利益,如果地方政府控制了本地供电领域,既能分到利润,还能让供电企业听从指挥。而一旦国电控制地方供电,不仅利润上交国家电网,还不看地方指挥棒。所以娄叔出面调停时希望“国家电网让一让”。但是国网似乎很乐观,认为两年内能吃掉陕地电

站在庶民的角度,自然是两家总比一家好,好比移动、联通、电信虽然都是垄断,服务都不咋地,但总比其中一家全垄断了强。当然最好的解决方法是电力体制改革,进行顶层设计啦、厂网分开啦、多方竞争啦,都是空想,一下子到位是不可能的,慢慢改良也许还能有效果。

[3]与天斗其乐无穷

中央与地方也矛盾不断,尤其是在用地指标上。最明显的表现是从2009年开始陕西动不动就会上了国土资源部的违规占用土地名单,今年4月18日已经又上了一次。据称,目前中央给陕西的新增用地指标,只够实际需求的1/3左右。为了解决这个问题,陕西省启动了一个计划,在黄土高原的沟壑上造良田,为全省建设用地置换用地指标。

此事最早是子长县的自发试验,结果发现造地所产生一亩坝地的产量,相当于4-5亩坡地的产量。2011年陕西确定在子长、延川、宝塔试点,《陕西省黄土高原地区沟道造地工程规划》提出10年造地402.9万亩,重点在榆林、延安、铜川3个市的所有县区以及咸阳市北部地区。

造地成本很高,目前延安造地2.63万亩,约投入1.28亿元。按照400余万亩的规划,资金投入将超过百亿。根据《经济观察报》的报道,资金来源有两个方面:1、省上的新增用地土地有偿使用费;2、造地产生的新增用地指标可以卖掉。比如延安市与西咸新区签了5年的合作,延安市除了自己用的,多余的指标就卖给西咸新区。

陕西省政府特别喜欢跟天斗,陕南有移民计划,陕北有造地计划,从目前的计划来看,没什么不好,还可以顺便治理黄土高坡的水土流失。至于对土地财政的依赖,最起码给我们一个信息:房子降价还早呢。

[4]记者基本功

如果你发现最近的新闻好平淡,那是因为党代会开了。5月7日-11日,中共陕西省第十二次代表大会在西安举行。《三秦都市报》在报道5月6日党代会新闻发布会的时候,配了下面这张图,摄影记者们真是各种敬业。

党代会发布会

如何将开会中的低头正在念稿子的领导拍的英明神武、睿智帅气,俯视众生,是每一个摄影记者入行时必须苦练的基本功。@月夜星魂看着这张图说:记者都跪下膜拜了。其实跪下的不是记者,是媒体。

[5]合谋

上条主要表现了媒体的宣传属性,这条讲讲媒体和权力的合谋。4月18日,杨凌审计局局长刘展国驾车回家,在西宝中线杨凌与武功交界处与一辆电动车相撞,造成电动车上2人死亡,1人重伤,刘展国亦昏迷不醒。5月4日人民网对此事进行了报道,并称刘展国开的是公车。5月6日,人民网发布追踪报道,确定刘展国当时是超速,并酒驾,目前虽昏迷,但已被免职,刘家赔给死者每人49万。公车一事再无提及。

去除公车的因素,即使有审计局长、酒驾这些亮点,也不过是个普通车祸。报道时间的错开、关键因素的忽略,后续报道的紧跟,这一招釜底抽薪使的真好。

[6]更名改制

经省政府同意教育部批准,陕西4所学校更名改制,西安邮电学院改名为西安邮电大学、西安航空技术高等专科学校改名为西安航空学院、陕西教育学院改名为陕西学前师范学院,陕西服装艺术职业学院改为陕西服装工程学院,5月6日在西安举办了揭牌仪式。据西部网报道,4所学校以后将以本科为主。

仅从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每所学校都上升了一个档次,除了邮电学院,其他以前都是专科,现在改名后就直接招上了本科,收更多的学费,拿到更多的补助,然后流水线似的生产出更多的大学生,至于流水线的软件和硬件,似乎也没有人有意见。这是个一本万利的事儿。

[7]敬业的收费员

收费员

5月6日中午13点前后,@Lr-寂雨在高新路看到一辆汽车上面趴着一个收费员,司机不管不顾照样往前开。@Lr-寂雨跟着这车一直走到科技六路,收费员一直趴在车上。收费员够敬业,司机也够二,为了区区几块钱都拼上性命,亲们,你们以为自己在拍电影啊~

[8]要不要那么冲动

24岁的湖南人小梁被老乡带到西安找工作,结果是传销,小梁反抗被软禁,他趁着看守不注意从二层楼跳下准备跑路,摔成了重度颅脑损伤,最后不幸身亡。这事和女性被拐进淫窝跳楼逃生身亡的事情很类似,如果你够敏感就会发现现在媒体很少报道这类淫窝逃生跳楼的新闻了,人们渐渐意识到那是一种道德鼓励和道德绑架。在传销的新闻里,同理,对于传销别描绘成洪水猛兽,也许下一个被拐的年轻人可以从容一些,跑路计划可以安全一些。

[9]一个老西漂的故事

西漂

上图这个人叫尤百叶,已近花甲之年,1981年之前她住在蓝田农村,1982年她带着母亲和两个孩子来到西安,成为西安第一批卖报人。之后的二十年她靠卖报纸、捡破烂、卖旧衣服维持生计。如今她带着母亲住在西郊的一处民房,俩人每月最多花400元。

西安的东西南北她都住过,但没有一处是她的房子。她想申请廉租房,却没有西安城镇户籍。86岁的母亲看病花去她和女儿所有的6万积蓄,因为没有农村合作医疗,医药费全部自理。她现在最发愁的是母亲去世后的下葬问题,在农村红白喜事村里几乎每家都要出人帮忙,但她已经离开三十年了,打眼一看都是不认识的年轻人,亲情、友情、邻里情都没了。

[10]激光舞碉堡了

西邮更名为大学,是西邮历史上一个里程碑的事件。在5月6日的庆典晚会上,开场的激光舞碉堡了,炫爆全场,声光电一体,相当刺激,就是摄影离得有点儿远。


via:@弘珲 @Snoopy_IN西安

[西安e报:1232期]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136期]小寨妹,钟楼妞,高新女郎遍地走
[西安e报:501期]另一种可能
[西安e报:866期]爱您不只这一天
对话(04):我眼中的西安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32期]文斗不如武斗”旁边

  1. 二毛 说:

    电网原来是这么回事,长知识了……

  2. 匿名 说:

    西邮不是“升级”,是“更名”

  3. lilan 说:

    从电这个事情看,还有更多,更大的隐患和不公平。
    省里当然是支持农电(地电)的,因为央企太霸道,也太不公平。当时投入大,收益低的地方,国电不想干,才有了农电。等到现在需求大了,能赚钱了,国电又想吞下。想吞,又不想要负担(职工),这才是根本。
    央企凭借中国特殊的行政结构,为所欲为,令人发指。
    到过陕北内蒙交界的煤矿,那里有露天煤矿就是车直接下去拉。好,这么个好东西,神华(你要不知道这个央企,请百度),直接强行并购。
    所有的资源都这样,央企看上,立刻行政干预,强行收购,等开采完了,环境破坏了,央企拍屁股,一走了之。
    西部为什么有中东的资源,却只有非洲的贫穷?一个例子,陕北的石油,给省里缴税是670,中石油的企业,只给省里缴60.
    陕西这么个能源大省,每年还要到中央去跑指标,西安还是不是来个断气。这就是中国的现实。那些所谓财政补贴,是中央拿去的九牛一毛。

  4. 22F110 说:

    下跪的是整个中国社会。整个中国都向官僚资本家们跪下了。

  5. 匿名 说:

    [3]与天斗其乐无穷
    人家为了城市建设与发展殚精竭虑,您在这里冷嘲热讽…耕地红线、用地指标、占补平衡,已经成为每一级政府头痛的事情了,要不您把家里的一亩三分地贡献出来?
    [4]记者基本功
    您不会拍照片吧?为了好角度好照片,跪在地上算什么,上房、下河都是常事儿,不要没事儿过度解读找茬儿…
    [6]更名改制
    您是怎么知道硬件软件没有人关心?教育部审批也是一把一把的指标,您知道吗?

  6. S 说:

    樓上是高級黑嗎?

  7. 匿名 说:

    三楼很多的事你是不知道的啊。先说天然气,当时95年给西安天然气指标,西安就是不要,说我们穷,没有钱建管道,后来是原国家计委分配给西安,然后国家又出钱修配套设施。由于北京、天津、上海等城市大规模建天然气管道,天然气是不能存储的,所以只好给了那些大城市,现在在要回指标谈何容易。关于油的问题就更复杂了。一个很简单的道理是,那块地是你的,你不开发,他就是一块荒地,难道房产公司投资把楼盖起来了,你就说那个楼是你的吗。你不觉得这很可笑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