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性之名

@ 五月 13, 2012

【感谢作者“刹那悠扬”的原创投稿,作者是在天津工作的西安人。本文尺度略大,慎入。】

为了能把下面的文字写得更好些,我在听你最爱听的《星晴》。

在这音乐中我脱下过各种颜色的你的胸罩,然后让舌头沿你的曲线滑过几十米,最后含住你的耳垂,吹进你的耳洞的气代替了那句永远不可能对你说的“我爱你”。

我是你无法抗拒的那类人中最亲切的,你是我信手拈来的那类人中最漂亮的…

第一次见面,你倚在那里,蓬着头发,披着外套,抱着热水带,恰如其分地做西子捧心状。我那时还帅,眉目间透着英气,穿着应付场合的西装。我礼貌性地打了招呼,你投来浅浅一笑。

我当时想,你的睫毛那么长,会不会被这寒夜的风吹伤。

真的忘了是第几次再见时,我得到了最漂亮的峰形。只知道从那以后我都会问:我有没有弄疼你?

当然你的模样是最漂亮的。那种漂亮只存在于最被认同的YY,那种漂亮注定不可能被任何人永远得到。

你每次骑在我身上,都爱警告我接吻会得肝炎,然后却主动用舌头判断我喝酒没。越来越多必须带两个套的时候,我越来越多地怀念你口中绿箭的味道。你喜欢用被我口水浸过的细嫩手指划过我的眉,很认真地评价“很秀气的样子”。

你是金牛座,你爱听周杰伦的歌。你是金牛座,我的委屈都可以对你说。可是我的委屈都没有对你说——毕竟在你我之间,有比倾诉更适合的方式。

我把手搓暖后再伸进你的毛衣下面,你帮我理平西装的皱痕时从后面抱住我。也许是我们对彼此一种情感的流露,最深刻的那种。

每次从你身边离开,我都不会转身挥手,因为我不奢望你会伫立在那儿一直望着我走的方向。

我们最后一次见面是…我背着刚认识的女友去找你,你高兴地跑过来分我棒棒糖吃,并原谅了我的不好意思。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那之后我还去找过你,别人说你离开了,去了一直向往的地方。

直到现在我都坚信——在上海的淮海路我曾经和你隔街并行,在成都的BABI我曾经和你异座同饮。

我更坚信——我以后再也不会如此真实地拥有你那宛如幻象的全部美丽,一秒也不会。如果有,我想那代价是我暂时出不起的。

你从来没有假爱情之名,从我这里要一样其他女生随便就可以骗到的东西。你只爱保存我群发的诗歌,一如我爱用手鼓励你牛仔裤的圆润形状。

我想你肯定已经拥有了该得到的东西,你肯定会幸福,因为你知足。如果你暂时距离我所盼还差一点点,那么请接受我这诚挚但略显苍白的祝福。即使你看到这文章的概率比别人看到我内心的概率还要小。

你叫阿芳,按钟收费,在西安的某个繁华大道旁坐店,在我还没成熟的某个冬天。

一切都在模糊,耳边却依然清晰——

手牵手一步两步三步四步望着天
看星星一颗两颗三颗四颗连成线
背对背默默许下心愿 看远方的星 是否听得见…

以性之名 二维码相关阅读
出租车司机和小姐
抓小姐记
老胡西安嫖妓记
每个城市都有一个“阳光国会”


2个 群众围观在“以性之名”旁边

  1. hu 说:

    写的不错

  2.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1024… 这个内容 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