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书店不会消亡

@ 五月 14, 2012

原文首发于《韩益民de博客》,感谢“韩益民”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方志敏弑叔》】

王小波的判断力的确非同寻常。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作品《未来世界》里,他说:“现在纸张书籍根本不受欢迎,受欢迎的是电子书籍,还该有多媒体插图。”短短一句话,预见到了纸质书未来的命运,现实在某种程度上正在证实他的判断。

可能有人会质疑这种判断,但就社会整体而言,电子书和在线阅览,已经成大势所趋。原因很简单,电子书和在线阅览具有无可比拟的成本优势,在日益拥挤的世界里,几乎没有任何空间压力,同时,还方便使用,与人们日益适应的电子化生活相契合。当从小就与电脑和互联网相伴的孩子们成长起来,习惯使用纸质书的人们日渐凋零的时候,恐怕把纸质书视为天经地义的求知途径的想法,也会少之又少。纸质书如此,书店的命运自然也相去不远。

这样的想法似乎颇为冷酷,但人类的技术发展造成文化变迁的例子,比比皆是。那些伴随着我们成长的书籍,那些时常去逛的书店,真的就会从我们的生活中消失得无影无踪吗?那倒也未必。人类社会整体储存记忆、获取知识的途径以及阅读习惯的改变是一回事,那些习惯阅读纸质书,习惯在书店里获得精神享受的人们对纸质书和书店的需要,又是另一回事。

或许可以这样说,在书店里买书,阅读纸质版的图书,今后会成为社会中少数人特别是精神贵族的偏好。那些大型的书店或许很难存在下去,取而代之的是少而精的独立书店,只是数量可能比今日独立书店还要少得多。之所以如此判断,是基于工业化社会中人们日益忙碌,大多数人无暇按照传统的方式买书和阅读,另外,人们的业余生活会有更多的选择,不必以书店为文化活动的唯一中心。

对于那些有闲暇买书阅读的人来说,纸质书与电子书和在线阅读相比,也同样有着独特的优势,而实体独立书店也绝非仅仅是个普通的买书之所。那些精神需求强烈的读者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成本和空间问题,更重要的或许是习惯和精神的满足感。就阅读习惯来说,如今人们大多数恐怕还是喜欢纸质书。拿起纸质书阅读,会有一种亲切感、归属感,像是在和作者对话,而且是两个人面对面的对话,翻动书页的自由,也让人感受到一种技术制约外的解放。

反之,电子书和在线阅读,则会带来某种疏离感,因为必须经过电脑和网络才能面对那本书,而且读完就不再拥有,或者从来不曾拥有。那些纸质书在书架上,常常就像是个老朋友在那里静静地等待我们下一次的来访和聊天,而那些买回却未曾读过的书,则像一个未曾发现的朋友,等待着我们去发现其中的美妙,成为朋友。至于阅读电子书累眼,不能随意移动,还需要带各种设备,增加负累等,也是不能不考虑的事情吧。

上述的理由,多少让我有些心虚,可能一个从小就与电脑相伴的人,他就完全感受不到与电脑和网络的疏离感,甚至恰恰相反,也未可知。但类似我这样想法的人,只怕也不再少数。

王尔德书店

美国王尔德书店

没有阅读方式和习惯的讨论,所谓独立书店的问题,就无从谈起。独立书店之所以不会消亡,不是因为那里能买到书,而是书店的文化属性和社区属性。独立书店既然是做生意,自然就有它的商业属性,这本是应有之义,无需多言。但即便如此,独立书店与普通书店之所以区别开来的理念和经营方式,才是最为重要的。比如说,美国旧金山的Cody’s Books,“推广非主流出版品,积极投身社会、政治运动,对于倡导言论自由、提升妇女意识不遗余力。”(钟芳玲《书店传奇》第238页)广州学而优书店,始终以人文精神和学术为经营理念,吸引了大量的学者和莘莘学子。在经营方式上,与普通书店也有区别,学而优书店经常举办一些学术、思想讲座和展览。这样的书店成为所在城市文化的引领者,此之谓文化属性。

独立书店还有其社区属性,往往会因为文化吸引力,逐渐成为社区文化交流的中心,对于社区公共事务的交流以及社区新型纽带的形成,其价值是毋庸多言的。而这一点,就非电子书、互联网能够承担的了,实体空间的交流虽然不排斥网络交流,但网络交流从社区的角度而言,终究还是要回归到实体空间,才能产生实质性的行动。记得前一阶段去中山大学旁边的学而优总店看过一个恩宁路学术小组做的恩宁路保护展览,在那里见到了古街区改造与保护领域一些非常活跃的人物,深受触动。从此就特别留心这个小组的活动,只要有机会就尽量去听他们的座谈会,启发良多。

按照钟芳玲在《书店传奇》的说法,书店已经过了作为文化市场绝对主力的黄金时期。但是,独立书店并不会因此而消亡。虽然如今独立书店面对着重重巨大的挑战,比如网络购书、方兴未艾的电子书和在线阅览以及国营书店的竞争,导致资本薄弱的独立书店因为成本压力的直线上升,而市场则大幅度萎缩,进而大量独立书店关门。该如何应对如今的困难局面?人们会想出各种不同的办法来应对。

比如,书店的多元化经营,靠其他经营来维持绝不赚钱的书籍买卖,有的书店开始经营咖啡生意;还有些书店选择和大资本结合起来,广州新开的方所书店就是如此,在每年营业额数以亿计的时装品牌例外的支持下,进军广州,并连续不断举行各种有影响力的讲座,在广州掀起了方所热潮;还有些地方,在社会压力下,政府承诺为独立书店给予一定资金上的支持,比如上海和杭州。说到底,人们终究有一天会发现,精神价值在生命存在占据着更加重要的地位,如今金钱对于文化肆意驱逐的情形,不会长久。

在钟芳玲的《书店传奇》中,Kepler’s Books & Magazines的复生奇迹,或许能给我们不少的启示。Kepler书店是旧金山有五十多年历史的独立书店,曾经获选全美年度最佳书店。但到2005年,由于长期亏损严重,书店宣布关门。消息传出,全美震惊。社区为书店文化所滋养成长的人们自发组织起来,建立网站,呼吁拯救书店。结果,各行各业的精英读者,不但免费为书店交涉争取了一个有利的租约,并集资五十多万美元支持书店,建立义工制和会员制,前者免费为书店抽空工作,后者则按不同等级赞助书店年费,以便书店顺利经营。这样的运作是书店死而复活,很多民众为了表达他们对书店的支持来到买书。此案例很好地说明了独立书店的文化、社区属性,及其对于社区民众精神需求的价值所在。

我喜欢逛书店,原来学校周围有几家著名独立书店的分店,比如树人书店、文津阁书店和学而优书店,有十几年的时间,几乎隔两天不去书店转转,就觉得生活中缺了什么,已然变成了习惯。可惜,后来这些分店都关门了,书店自然去得少了,但每到独立书店,或多或少都要买一些书,表示支持。只是随着物价腾贵,买书大都采用网购了,但心中对于实体独立书店的那份留恋,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独立书店不会消亡》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让阅读成为城市的底色
我想为书去移民
西安书店沉浮
东六路上老书店


2个 群众围观在“独立书店不会消亡”旁边

  1. 阿拉丁 说:

    小资产阶级布尔乔亚主义

  2. deep 说:

    在国外可能不会,在中国,如果想盈利太难了。谁做谁死。这跟消费观,书的价格都有关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