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 五月 15, 2012

原文首发于《白磊:书吃的文字世界》,感谢作者“书痴”的分享!曾投递:《2011年与文革有关的十件事》】

在网上看见在京的西北保小同学贴出文章,说曾是西北保小毕业的董胜利2007年5月6日因为肝癌在301医院去世。看到这条消息,隐隐觉得似乎见过这个名叫董胜利的人,但是否就是那个2004年在北京百万庄申区安志文家和我大谈西安红卫兵司令部和“红色恐怖队”历史背景及事件的那个长辈,我则不敢确认。

当时在取安老给我外公纪念文集题词件的时候,顺口讲起来陕西文革,那位长辈一听,立即神采熠熠地说:“这段历史你问我啊,我对这段最清楚了!”聊天中,听见安老女儿叫他接电话,似乎叫了董胜利这个名字,于是我就在那天的采访笔记的页顶位置写下了“董胜利讲述于2004年10月3日”的字样,董胜利越讲越兴奋,其他人则在打麻将,现场太吵闹了,以至于我无法使用采访录音机,只在笔记本上速记下了当时对话的部分内容。

说到兴奋处,董胜利还讲:“哪天有时间带你一起喝茶,介绍你认识更多当年“西红司”和“红恐队”的人,很多事情他们亲身经历,有的甚至还打过人甚至打死人,他们讲出来一定比我更精彩!”安老的女儿劝他:现在把那些事再拎出来会不会惹人不高兴。他很自然地冲口而出说,这些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再不讲就没人知道了,不管是非成败,都应该对自己过去的行为有诚实的反思,这才是正确对待文革这段历史的态度。我听后一愣,对一个亲历当年这场运动的过来人,尤其是高干子弟来说,这种反思历史的精神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这次偶然的采访很清晰地烙在记忆中。前两天整理书房的文革资料,偶然发现当时的采访笔记,现在我把那次的采访笔记整理上来,也算对董胜利叔叔的纪念罢。

西安红卫兵司令部,即文革时非常有名的“西红司”,1966年9月20日成立,是西安乃至陕西在文革中最早成立的红卫兵组织。

“红色恐怖队”,即文革时赫赫有名的“红恐队”,与“西红司”同日成立,以高干子弟为主要成员,组织与形式及后来的发展都与北京的“联动”十分相似。

红卫兵正在捣毁孔庙成化碑
红卫兵正在捣毁孔庙成化碑

采访时间:2004年10月3日
采访地点:北京百万庄申区安志文家
采访对象:董胜利讲述

“红恐队”支持北京“西纠”,不仅在组织形式上学“西纠”,而且很多地方都学习“西纠”,当时“红恐队”和“西纠”以及北京的高干子弟来往很密切,我的印象中似乎还请过“西纠”的人指导红恐队的的行动。后来“联动”成立,几次冲击公安部,“红恐队”还派人到北京参与冲击,以支持“联动”的行动。

当时“红恐队”有一部分人来京后,就住在前门外的小旅馆内,我们自以为没什么事,其实公安部的人从一开始就盯上我们了。有一件事可以说明:当时我们来北京参加“联动”的活动,和他们一起几冲公安部,有一次冲完公安部,晚上我们回到旅馆,在北京的这些人就发生内部矛盾,大家争吵不休,于是又重新推选赴京行动的领导人,那时候叫总勤务员,这边选举完,第二天公安就把我们抓走了,当时审讯的时候念了一份名单,就是我们前一天晚上推选出的名单。

红恐队的政委是西电的大学生,叫什么我忘记了,外面盛传西安中学黄某某是红恐队的,其实不是,她哥哥黄磊是红恐队的,在广济街有据点,其实就是抄家后的房子,黄磊用这个地方审讯抓来的黑五类和放抄家抄来的物资。

金光亮()是西电的学生,金铭()的儿子,他当时是西安市造反派司令,司令部在体育学院。

当时西安有一起徐自简事件,也是红卫兵暴力事件之一。徐自简是山东人,住在龙首村的简易居民区。1966年9月份还是10月份,当地居委会向红卫兵举报,说徐的老婆有作风问题,是破鞋。红卫兵就去了,拿皮带抽徐的老婆。徐最开始还支持红卫兵的行动,说这种事情就要红卫兵管管,煞一下她的歪风,看她以后还乱跟男人拉拉扯扯不。后来徐看红卫兵下手太狠,就还手拿板凳打了红卫兵,苗龄王就带红卫兵打徐,徐拿剪刀捅了苗,苗指示红卫兵殴打徐,又将徐带到十中门口,吊在栏杆上打了很长时间。

后来红卫兵遣返西安市的黑五类及其家属子女,徐自简也准备被遣返回山东老家,在火车站东边一个关押四类分子黑五类的仓库关着。可能因为第二天就要被送回去,苗觉得不能这么便宜徐,于是叫上苏兰州和火车站纠察队的头头何晓东晚上去找徐自简。当时仓库里满地都是准备遣返的四类分子和黑五类,还有他们的家属和子女,不许他们说话,每人嘴里都咬着鞋,鞋掉下来就挨打。凌晨四点左右吧,苏兰州和苗龄王和一个姓王的用手臂粗的木棍将徐殴打致死。后来公安局以正常死亡报上去了。

当时还发生了学生把汽油桶绑在老师的背上,用火点燃汽油筒把老师活活烧死的事情,这是九中学生干的。

西大街的城隍庙当时是西安最大的抄查物资仓库,红卫兵抄家来的所有东西都放在那里,衣服、家具、收音机、图书、字画堆积如山。红卫兵来交都是打个收条,其实就是白纸上写好内容,盖个章子就算收条。内容无非是今日收到什么什么战斗队交来抄查物资多少多少,有的甚至只写今日收到某某战斗队交来字画一箱,金条一箱,或者首饰多少件,至于什么内容的字画,多大尺寸,什么质地的首饰,是金是银是玉,重量什么的都不写。后来很多看仓库的就乱拿,有的打个白条,有的甚至连白条也不打直接拿走了。很多抄家来的东西就这么不翼而飞。再后来在南院门那里找了家银行,专门放抄家来的金银宝石和现金,有红卫兵点钱点累了,就睡在抄家抄来的现金上。

当时西安红卫兵司令部的司令叫张文光,是省军区副司令员张开基的儿子。十中的红卫兵组织就是以他牵头搞起来的,后来还有师大一附中、师大二附中、西安中学、二十中,西安红卫兵司令部和红色恐怖队也是以这些学校为主。

文革刚开始的时候,市委青年工作部的部长方离,也就是当时副市长徐步的爱人,找师大二附中的几个高干子弟在西安中学开会,动员他们要紧跟毛主席搞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她是当时市委主要负责和红卫兵联系的领导。

红色恐怖队的名称有人说是效仿上海中央特科的红色恐怖队,要以红色恐怖压倒白色恐怖。据我所知,红色恐怖队的名字其实来自毛主席关于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的那篇文章。红色恐怖队的袖章是效仿西纠的袖章,红布,印刷体的字,“红色恐怖队”那几个字是长仿宋还是什么字体我忘了。

当时还找工农子弟来担任红色恐怖队的主要领导职务,孙克的儿子孙亚明是组织部长,好象还让张水平当过红恐队的头头,张水平是安装技校的学生,文革后还当过省委书记的秘书。西电当时也选了一批人,十中选的是李建军、黄玉魁等几个西北局的子弟。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二维码相关阅读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一件毛衣
听来的爱情故事
背井离乡


2个 群众围观在“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旁边

  1. 柳五 说:

    那是个疯狂的年代
    但现在,疯狂的基因仍然存在

  2. 百富烤霸 说:

    这帮无耻之徒现在都还活着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