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是哪一方?

@ 五月 17, 2012

原文首发于《Polly》,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写给女儿的信:相信爱与常识》】

小时候,同辈诅咒詈骂除了不堪入耳之语外,还有一句“小心老子送你到西方去”!那个时候,“西方”是乡野间理解的死亡去所。

后来,读书识字尤其是苦读人民日报和各类政治课本之后才真正明白,那是一个邪恶的所在:从历史上这个它轻我贱我辱我欺凌我,百年国耻尚历历在目,令人发指的是其至今仍亡我狼子野心不死,对我百般指摘不说,还在国际上屡屡与我作对,我们支持朝鲜它们就要支持韩国,我们支持利比亚它们就要搞政变,我们支持萨达姆它们就必先亡之而后快,如此等等举不胜举!于是我知道了:西方,就是错误的一方!罪恶的一方!

再后来事情起了一点变化,尽管在我们的报刊文牍之间这个词汇愈加不堪,隔三差五就要“坚决抵制”、“绝不认同”、“时刻警惕”这个神秘的“西方”,但是这却不能阻止越来越多“能行”的“老子”真送了自家的小子去了西方,此时再想起小时候骂人的话便觉滑稽,犹如两童对骂,甲说:我*你妈!乙说:我祝你愉快。原本的咒骂变成了祝福,这让我很不爽,当然更多的是怀疑,毕竟那时已经过了青春鸡血期,残存的一点稍稍正常的逻辑开始逐渐发芽…

西方社会

图片来自网络

当然,这也是虚妄与自负共存、骄傲与自大齐飞的时期。那时只觉着可口可乐必是比茶香的,肯德基也自是比煎饼果子好上许多。西方这个词汇甚至又180度的变成了不容置喙的神圣,整日里像打了鸡血一样用着文革的思维批判文革,套着五毛的逻辑咒骂五毛。

人总是要经历才能成长,逻辑也是一样。当我们的理论和现实出现互不验证的情况时,要么是命题错误,要么是过程不对,当然也可能是我们在用一个错误的演算程式去推演一个原本错误的命题。如此,沉湎其中必当无解,犹如你要用杀狗的方式来证明猪是不死的万岁且世袭罔替一样荒谬。这个时候最简单、最基本的常识往往才是最可靠、最强大的逻辑。

那么,西方到底是哪一方便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个民族在吃饱了之后还要继续向着上面的一方攀升、向着往前面的一方前进,而不管是东方特有的还是西边独有的,只要她是上面、前面的道路上的必然存在,我们都应该要,而且要“坚定不移”的要,比如民主、自由、人权…

《西方是哪一方?》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龙票是面镜子
历史总是相似的
他们已经丢尽了脸
义和团从未远去


1个 群众围观在“西方是哪一方?”旁边

  1. 柳五 说:

    这也是在打《北京日报》的脸吧?
    话说《北京日报》最近是在抽风?还是这帮家伙其实是卧底?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