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催人老

@ 五月 19, 2012

原文首发于《长安阿眉的blog》,感谢作者阿眉的原创分享,原标题《微博之痒》。作者曾撰文《夏天的故事》】

注册微博快两年了,这二十个月,不夸张地说:抵得过泡论坛的十年。

这真催人老。

起初自然是少不了一段所谓“微博控”的时光:浏览器窗口永远有一个是留给微博的;后来尚觉不足,又安了客户端,一有更新就会自动跳出气泡窗口;离开电脑则必定拿着手机孜孜不倦,晚上睡觉前最后一件事是再刷新一下首页,早上醒来眼睛还没睁利落第一个动作又是去开手机;追热点的时候,后半夜还毫无睡意地守在电脑前…

比起之前的互联网产品,微博的变化速度堪称是以几何级数上升的。面对同样一台电脑,眼前的光景却一变而为仿佛降格拍摄的电影镜头——所有的动作都快了十拍八拍,如瀑布激流把坠入其中的人不由分说裹挟而去。虽未有黄粱一梦已是一生那般夸张,但回头想想,传统网络社区三五年的历程,微博上只消几个月就可以走完。传统的论坛上,有些长青的帖子历经数年还能不时在首页上出现,而在热点不断涌现又被迅速遗忘的微博上,一星期之前的内容想重新找出来已经犹如大海捞针。连新浪微博自己也在“收藏”的帮助栏里开宗明义地说:“为什么要收藏微博?微博变化太快,看到好东西,还不赶快收藏下来!”

我于是从善如流勤于收藏,一年多下来,迄今收藏超过五千条,二百多页。于是闲下来的消遣之一,就是在“我的收藏”里拿鼠标选个页码,几秒钟就能时光倒流,看着一条条微博穿越回去年或前年…一条条收藏像日记一样精准记录着当时自己喜欢和关注的一切。遗珠之憾当然有,就是常常会遇到伤疤似的一行字:“该微博已被原作者删除”。

微博控
(图片来自网络)

在论坛的文化里,休说删帖,锁帖都算件大事。而在微博上,删帖是每天、甚至随时发生的事情,微博上著名的“美式脱口秀”曾说:微博是个治疗拖延症的好地方,因为每一条都必须马上阅读,不然转眼就可能消失无踪。出于种种需要,很多人——包括我养成了截图的习惯,每天挂在网上十几年了,前十来年用到截屏键的总和,也没有玩微博这两年多。然而到后来,习惯地按下这个键的同时,不是不觉得荒谬的:想真了,在网络的世界里,文本或截图,都是同样虚拟的东西。截图能留住什么呢?亦舒说:生命如幻觉,就算截了图,还是幻觉。

两年来,关注的对象数度变动,微博上的用户也熙来攘往,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明星舒淇删掉所有微博和关注决绝退出,刚刚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终身成就奖的倪匡先生却方才开通微博,这阵子每天老顽童一般和粉丝插科打诨玩得正开心。微博还是那么热闹,一切仿佛都很好。

前不久一天早上,足足两三小时无法登陆微博。记得刚注册不久第一次碰到这种事,简直整个人失了魂,直到首页重现,全身每个细胞才妥帖归位。而注册微博20个月以后,我心平气和一样样处理手头待办事项,知道服务器出了问题网站的人比大多数用户更着急,完全不觉得几小时没办法看到更新是天要塌下来的大事…这样的淡定无端让人惆怅,一时间想起的,是那部大热电影《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中,男孩对自己中学时代就深爱却终于没有在一起的女孩说:“我也很喜欢,当年那个喜欢你的我。”改几个字的话,就正合我此时此刻的心情——

我也很喜欢,当年那个微博控的我。

微博催人老 二维码相关阅读
“调教”美好生活
每天第一首歌
我们匮乏的词语
微博是一种倒退


3个 群众围观在“微博催人老”旁边

  1.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1024…

  2. 麦子程 说:

    1024

  3. Tit!! 说:

    2048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