忘记,是一种罪恶

@ 五月 21, 2012

原文首发于《Polly》,感谢作者“瓷瓜子”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西方是哪一方?》】

昨天在家翻看之前的微博,发现2011年7月14日之前的已经全部不见了,我无论如何也想不起2009年的第一篇微博是什么,更想不起来2009年到2011年这之间我说了些什么,无论当时我是牢骚满腹、义愤填膺还是春花秋月装逼卖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因为我记不住了。

突然觉得挺恐怖,我的这段历史就这样成了空白,现在能记起来的只是上周和某某喝了酒、和某某吹了牛,记忆真的很脆弱,弱不禁风。于是我做了一件很无聊的事情,把2011年7月14日起的微博逐条的翻看了一遍,越看越觉得无聊,因为这些还没有被新浪删除清零的记忆在也已经在脑海中“被原作者删除”,还不到1年时间啊,我已经全都记不住了。

一条条当时随意的微博,帮我又回忆起了那个与“达芬奇”同名的家具品牌、“共和国脊梁”、失事高铁中的意大利家庭索赔1亿美元、东北为日本开拓团立碑、“宜黄自焚”、黄山推出“日本鬼子进村”旅游项目、故宫又丢了100多套古书、“大连px项目搬迁”、“73条顺利通过”,以及没头没尾的一句“临时工现在还倒卖军火了?”…是的,如果不是昨天我无聊,这些都会像不曾存在一样烟消云散,不知道没有了我的惦念,这些事情背后的你们都过的还好?或许正是因为你们吃定了我的记不住,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当回事。

我能怪谁?新浪没有删除,网站依旧能够查询,官方也没有下令禁言,再想想,不要说这些放在历史的时空中不值一提的“小事”外,就连辛亥革命、五四运动、肃反清查、长征、抗日战争、大跃进、三年饥荒、文革等等这些近代以来的“大部头”我们又能记住多少?除了这些名词依稀还存活以外,他们的骨肉都早已风化,我们都已经记不住了,你自己记不住了还能怪谁?

勃兰特

1970年,西德总理勃兰特在波兰犹太人殉难者纪念碑前跪下忏悔。

自怨自艾半响又总觉哪里有些不对,为什么别的国家都能记住就单单我们记住不?为什么美国能隔三差五的把尼克松提溜出来重温每一个细节,我们却连三年饥馑死亡人数还理不清楚?为什么德国能把纳粹的行为年复一年的考证、核实,我们却连一个文革纪念馆都还没有?为什么中国能记把几千年的历史厘清在牍,却偏偏记不住这数十年的风风雨雨?为什么我们能咬文嚼字的考证诸子百家的衣食言行,却又对一年之前的事情模模糊糊?除却对中国人智商的怀疑外,莫不是有人本就没有打算搞清楚一些事情,比如动车、比如宜黄、比如文革、比如抗日…

当然,顺着这个思路还能想到很多,比如为什么重大事件的新闻发布会总是放在周五?比如网上热闹一阵的事情后再也不见踪迹,直至你“自行遗忘”?这个时间不会很长,因为我们的记性本来就很差,一般来说现在中国人的记性往高了说一个月,往低了说一个礼拜,实际上有时候就是隔个夜,放在周五下午开个新闻发布会,周一不信你还记得住?不信,你翻翻自己之前的微博!

记不住对我们而言是一种耻辱,因为记不住必将被弱智的谎言不断重复欺瞒;而记不住对于这个国家来讲则是一种罪恶,因为记不住必将在历史的烂泥浆中反复吃屎!

《记不住是一种罪恶》二维码网址相关阅读
历史总是相似的
生命是不能设计的
人命的行情
但愿学校不要一震就塌


2个 群众围观在“忘记,是一种罪恶”旁边

  1. 辽阳唐克 说:

    所以说,微博不是一个好东西。

  2. 柳五 说:

    这应该怪不到“微博”头上吧?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