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看裸体

@ 五月 22, 2012

原文首发于《当下最美》,感谢作者“孔明”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我的小姨》】

那时读大学三年级,传言校园里有人兜售裸体画册,20元一本,也可以用粮票兑买。这消息激动人心,莫说先睹为快,先闻裸体二字,即心惊肉跳半天。说起来可怜,堂堂高等学府的学子,又兼着男儿汉大丈夫,连裸体是怎么回事也说不上来,真是白活到20岁。全体宿舍同仁同病相怜,一致同意集资购买,充为公用。大家钱都比较紧,粮票却绰绰有余,眨眼工夫,即得粮票百余斤。

次日,兵分几路,到处打听,终得一线索,有一书贩子声称,他手头尚有存货,可以送货上门,但须保密,千万不可走漏风声。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神不知,鬼不觉,就彼此接上了头。一手交粮票,一手交画册,单线联系,安全系数百分之百。全体同仁在宿舍恭候,迟迟不见取书代表归来。有一位尿憋,去上厕,办完事竟生出第六感觉,去敲一大便池门,门中有异佯,乃登高而望,竟是派去的代表,正蹲在茅坑大饱眼福。是可忍,孰不可忍?立即押送回舍,群起而攻之,罚他捧一周扫帚,最后一个看画册。其余人等抓阄,以运气定先后,毕,我排在第三,那种渴望,那种焦急,那种无奈,那种不可名状的好奇,一言难尽。

轮到我是一个星期天,学校放电影,我是个电影迷,有心过电影瘾,又抵不住诱惑。洗脸,刷牙,上厕所,然后关严了门窗,躲进了帷帐里,把床头灯拧到昏暗,这才迫不及待打开包装,正式面对一本梦寐以求的画册。书名叫《人体美术资料》,一律黑白。

《裸体的玛哈》
《裸体的玛哈》

《裸体的玛哈》仰卧床上,我不惊讶她的白和丰满,我惊叹她的安详、自然。也难怪,睡自家屋里,道学家管她不着,何况她还在国外。我只替一人捏了把汗,那就是《入睡的维纳斯》。我的印象是她应该断臂,所以无法把她和维纳斯画等号。不过她美,似乎也不缺营养,也无须减肥,乔尔乔内把她画得恰到好处。看不清是早晨还是黄昏,看画面在村庄附近,她似乎是野游,走困了,就随地而眠。通体一丝不挂,也就用手遮住了隐私,浑不把俗人的眼放在心上!我就胡思乱想了:维纳斯小姐差矣,就算不防豺狼虎豹,也得防色狼吧?如何就玉体横胨、安然入睡了。

印象深的还有雷诺阿的《浴女》,她坐在波涛之中,双手支了下巴,若有所思,那神态像文学家笔下的省略号,叫人不由生出“哥德巴赫猜想”。当然,我也看到了徐悲鸿,他的女人画有两幅,标明是习作。在他笔下,女人不失其风韵,却失去了应有的丰满,这不能怪他,他的时代,兵荒马乱,中国有几人不面黄肌瘦?绘画反映现实,又保存历史,于此可见一斑。书中每一幅画都看,起初还冲动,如同看的黄色书,看过一半,心就入定,对人体美开始心领神会;面对罗丹的大理石雕刻《吻》,只会憧憬,不会生出邪念。人体美,乃美中之至美;而《吻》,乃是爱中之至爱,人类不正是这样走过来的?

至此,将画册合上,置于枕边,好半天回不过神来。本来人体的外部结构,寻常人应该不陌生,人陌生了的,是对人体的崇拜,而堕落于灵与肉的对立。所谓存天理,灭人欲,灭的是人体,存的是偏见。视性为禁区,视裸体为猛兽,悲乎?喜乎?今人已了然于心。抚今思惜,不感慨不由自己。美,永远是美;丑,永远是丑。以美为丑,其美自在,总有一日平反昭雪;以丑为美,其美何在?总有一日丢人现眼。时下对裸体已无人大惊小怪,可喜更可忧。喜者自不待言,忧者不外乎是和尚把经念歪,真正的人体艺术被强奸,假冒的人体艺术登堂入室,没见过或还稀罕,见过世面的,也不会上当受骗,就怕人受耳濡目染,把真当成假,把假当成真,那就不堪设想了。

第一次看裸体 二维码相关阅读
乡村的性
买车记
一只猫的爱情悲剧
走路


2个 群众围观在“第一次看裸体”旁边

  1. 辽阳唐克 说:

    哈哈,我喜欢这种直逼人性的文字!

  2. 阿拉丁 说:

    这是直逼天性,人性才是装B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