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

@ 五月 23, 2012

原文首发于《严建设》。感谢作者的原创分享。作者曾撰文《感谢河南人》】

发通缉令,和发协查通报不一样,应该是具有一定级别的单位才能发。而60年代-70年代初期的通缉令不全是公安机关发出的,大部分是由群众组织发出的、小部分是有军管会发出的。群众组织看到辖区的黑五类分子不见了,自己弄来铁笔蜡纸油印机,随心所欲刻张通缉令贴出去。有时干脆就是白纸黑字大字报形式。军管会发出的正规些。铅字打印加盖公章(如图),也是冠以中国人民解放军、某某军管会云云。

小偷通缉令

连一个小偷也发通缉令,据说一名23岁的知识青年,名字叫胡光祖,勾结社会上的牛鬼蛇神拐带妇女耍流氓,破坏了抓革命促生产,散布反动言论,涂写反动标语,恶毒攻击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进行扒骗偷抢,并企图偷越国境叛变投敌。这有些莫须有的罪名,能发出通缉令就很滑稽。可见军管会凌驾于公检法司之上,权利大于一切。

60年代中后期,随便几个闲人烂崽就能成立一个群众组织,花一点钱到西大街印些红袖章和红旗,刻个公章,就起名叫战斗队、指挥部之类的,依附西安两大派系中的一派,能召集一群哥们姐们打打杀杀,冲进地富反坏右走资派高级干部家里,进行抄家、围斗,把主人拉出门戴高帽子游街示众。这样持续到60年代后期。

60年代末期是个混乱的时代。那年月公检法基本上被群众捣毁了,取而代之的是军事管制小组、军事管制委员会,简称军管会,集公检法大权于一身。军管会的头头派头很大,真的能一拍桌子能把人拉出去枪崩。那年月由于法制不健全,冤假错案很多,有的人不过说了几句实话就被关押、强奸、游斗、枪崩。对于当时的红色恐怖大家都习惯了,人人自危,亲属之间防范得很严,轻易不敢乱说话,当然也不敢乱唱歌。连全国各地公安局的枪支弹药、汽车装备都被人抢光了,警察局长靠边站,趾高气扬的是军管会和走上上层建筑领域的工宣队、以及帮凶武装的民兵小分队,也就是工厂里没人能管下的二流子们,经常拿着步枪冲锋枪坐着大卡车耍威风,压死人都没人敢说话,很是嚣张了几年。

那年月的警察比现在粗暴,关押捆绑打人骂人没人敢说什么。因此社会上警民关系很僵,仇警气氛很浓。80年代初有个电影叫《峨眉飞盗》,有警察挨打的场景,一出现,立即全场掌声雷动,再后来有《第一滴血》,大众仇警情绪可见一斑。那年月西安人给警察的蔑称叫棺材颡(音撒)、帕夹、老帕、盖盖。

不过60年代-70年代的警察收入很低,西安绝大部分一线民警交警也就是36元/月。若托警察办事,就送些廉价白酒和纸烟以及几包点心而已,或在小饭馆喝喝酒。但社会上大部分最恶心最滥脏最得罪人最出力不讨好的事情都得警察出面去办,也不被人理解。能当警察的也非常不容易,不论文凭资历阅历,或是警察子弟,或复员转业军人,还得走后门。当然如今讲和谐社会,警民关系空前和谐,天壤之别大不一样了。

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 二维码相关阅读
老西安的春女
城墙根偷菜
我们是毛主席的红卫兵
关于西安红卫兵组织的口述记忆


2个 群众围观在“70年代的小偷通缉令”旁边

  1. 百富烤霸 说:

    现在的警民关系也很一般。

  2.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我深感严先生是一宝啊 呵呵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