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48期]干净的城市

@ 五月 23,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5月23日,1934年的今天罗伯特·穆格(Robert Moog,1934年5月23日-2005年8月21日)诞生,他是电子音乐的先锋,合成器之父。我们在动词打次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他?下面进入西安时间——

[1]伟大的城市

王小波的《红佛夜奔》里说:长安是古往今来最伟大的城市…今天她早已谈不上伟大,但却在飞速的变化。令人魂牵梦绕的东八里正式要拆了(1244期之4),西安的城中村时代离消亡又近了一步。媒体感叹西安有近100万居住半年以上外来人口,而各种保障性住房又要求有本市户口。2、3百的城中村没了,西漂要睡在何处

电视上也呼吁西安应该思考这个问题,这显然不是领导们考虑的事,屌丝们自然会坚强的活下去。在【西安e报(微博版)】里有一个货这样评论:西安需要高新科技人才,不需要拖西安发展的外地人,它们可以去北京呀。这种蠢话引起了大家的一片诅咒,有人顺带连微博编辑也一块骂,认为根本不该发这种歧视性语言。我觉得发出来还是有意义的,很多人嘴上不这么说,脑子里还是这种思维,只不过他们没发觉罢了。不信请看下条。

[2]干净的城市

在君主眼里,伟大的城市必定干净。23日钟楼开元门口,就让人干净的有点难受。@歐陽粘糕发现钟楼开元门口,没有织衣服的,没有乞讨的人,没有占地摆地摊的商贩,只有一个貌似很高科技的扫地车,干净的让人不适应了。很快万能的微博告诉我们:这么和谐的场面,是因为最近又要迎接创卫工作检查咧,检查一完立马恢复原样。

这车多少钱一辆,可有蛋用?
这车多少钱一辆,可有蛋用?

当问起大家更喜欢哪个模式的钟楼时,@歐陽粘糕说:钟楼于西安的地位相当于北京的天安门,那我们又可曾在天安门附近见过乞讨、卖艺这样所谓的生活气息浓郁的场景(天安门看着是很干净,却修了个大停尸房,你不害怕吗?)。这种观点得到不少人的赞同,他们希望所谓的创卫能得到实效。

创卫是个什么东西不用多说(1144期之21145期之6882期之3),如果城市真的如此搞,这个国家恐怕就完蛋了。不管是摆摊、要饭还是织衣服,他们都是这个城市的一份子,也许他们脏了你的眼、堵了你的路,但并不意味着他们需要像垃圾一样被扫除。所谓的城市面子远比不上公民的生存权重要,这是个常识。上一条咒骂别人歧视的西安市民们,也许自己脑子里已经被奴化的很严重了。

[3]献媚的城市

这个城市容不下开元织补女,因为她更喜欢有钱人。三星项目效率的确不俗(1208期之11212期之1、21214期之1、2),连最难搞的拆迁工作都势如破竹。《日西安报》宏文称:为了这个涉及3000多户、1.2万群众搬迁的项目。长安区抽调了120多名年富力强的机关干部进驻村组,脱离原工作单位,吃住在村组农家,全身心地投入到支持三星项目建设之中。在干部的感召下,被拆迁群众从采取过激行为到主动协助迁坟圈墙

这样的文章放在十年前都显得有些滑稽,微博里有人说每个村民的补偿高达120万,如果这是真的,那作用远比120名不上班的机关干部强。只要有好价码,别说挖祖坟,亲爸也是可以卖的,愿三星的爱无处不在。

[4]寒冷的城市

钢筋水泥森林般的城市对领导是荣耀,对贫民就是寒冷。15岁的蓝田人小辉3年前被查出患有再生障碍性贫血。几年的治疗已花去了20多万元,这让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债台高筑,病人小辉在医院一天只能吃两碗凉皮。主治医生说小辉还年轻应该治疗,但治疗费需要30万。22日小辉不愿再拖累家人,偷偷从医院跑回了老家

小辉的家人不愿放弃孩子,可现在这种情况又能如何?医保问题并不是难于登天,组织可能怕大家过得太好了,保暖思淫欲吧。

[5]小孩不敢乱吃药

没钱的小辉备受折磨,有钱买药的也很危险。12岁西安女娃杨丹辛诺,是个多才多艺的小姑娘。5月12日在经期的她吃了冰棍感觉肚子疼,就被家人带去玉祥门附近的庆阳观邸小区内的“莲湖曼平诊所”打两针,14日出现呕吐15日不幸身亡。据调查该诊所是合法注册,但开处方医生和护士均没有资质。还有一个新闻是,国家药监局下发通知,新生儿和一岁以下婴儿禁用含盐酸金刚烷胺的药物。而西安药店里“优卡丹”、“好娃娃”等此类药却未受限制,营业员也没有任何提示

这两个新闻都在提醒家长对孩子不要过度治疗,可医学是个严谨的事,家长如何掌握什么是过度呢?家长不是万能的啊!

[6]官场深似海

榆林府谷司法局正副局长长学历造假事件终于有了定论(1242期之5)。英明的组织查明副局长刘利荣同志学历造假,从高中到大专都是买的。组织于是决定撤了他的职,留党察看。正局长李瑞华学历属实。作为富得流油的十强县,府谷一个副局长怎么着也得花个百八十万吧,这么把人撸下去,是不是要退钱呢?官场狗咬狗,咬到最后还是狗。

[7]电动汽车无人问

近日一辆比亚迪纯电动车西安亮相,补贴后依旧高达30万的价格,全市没有专业充电桩的尴尬,注定这辆车不会有人购买。微博发出后,实名认证为比亚迪汽车总裁助理的@喜欢开车的Lorraine评论:电动车的推广和普及不是靠百姓推上去的,要政府先行,先为电动车使用创造好条件并且身先士卒的使用。推广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不信可以到深圳看一看,购买电动车的私人用户也是络绎不绝的。

我特意搜了一下,翻出《羊城晚报》今年4月的一篇先关文章:电动车销量少的让人痛心,目前可供查询的数据仅为2011年比亚迪年报中披露的,截至2011年年底共有约300台E6出租车于深圳运营的数据。除了这做样子货的深圳出租车,这位总裁助理一定清楚到底有几个私人用户购买吧。就目前国情而言,我是不相信哪个中国企业可以引领科技的潮流。

[8]人妖洗手间

这是@王璨先生在在西安文理学院明德楼发现一个彪悍的洗手间标识,瞬间他以为到了泰国。莫非西安文理的c纯爷们时兴穿裙子了?拜托,这里是高校不是山野,这种错误根本不该出现。

苏格兰男人才能进去吧
苏格兰男人才能进去吧

[9]老鼓楼
这是1983年西安鼓楼,那时候很多的年轻人还没出生,那时候西安还是自行车的天下,那时候鼓楼还不是骗游客的地方。

那一年的鼓楼
那一年的鼓楼

[10]美好的回忆

这是西安外国语学校2011级高三二班演绎的《u-go-girl》,“亦男婆婆花裙子”说:“这是我们高二的记忆,我很想,再原班人马再演出一遍。”回忆总是美好的,不是吗?

《[西安e报:1248期]干净的城市》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882期]姐弟俩的故事
[西安e报:517期]一场简单质朴的婚礼
[西安e报:152期]真是大气象!
[发现西安]当你打不上出租车时…


7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48期]干净的城市”旁边

  1. 运气真好 说:

    沙发啊。

  2. deep 说:

    文理学院算是高校么…

  3. bobo 说:

    高校就是收费高的学校

  4. 柳五 说:

    货币通胀让你辛苦攒的钱不值钱,高校通胀让你的学历不值钱

    另,明显正局李局座大(女)人后面的人比较硬

  5. 阿明szy 说:

    那个厕所,是供英语国家的女士和汉语国家的男士、还有穿裙子的人们使用的,是否可以进入,自己想明白先;
    120个公务员的三星拆迁,果然强大的西安政府。但是三星项目是企业行为还是政府行为?纳税人的钱真的花起来不肉疼吗?

  6. 二子卖爹 说:

    第一条第一行 古往今来

  7. 说:

    我是三星二期工程范围的村民,三星工程需要搬迁的居民根本不是之前所传言的分120万,现在每人总共只分8万元再加每人70平方的安置房,其他的都没有了,村民想不搬根本就不行,哎……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