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带来灵感

@ 五月 25, 2012

原文首发于《夜晚的骑士》,感谢作者“曹石”的原创分享,@曹石为西安本土乐队黑撒主唱,曾撰文《写过的那些情歌》。】

闲来无事,翻看这半年来积累的歌词及诗句创作点滴。有一个发现是,其中的大多精华,都是我在火车的旅途上写就的。

我有个习惯,就是平日脑海里偶然闪过的灵感,都会即刻记录下来。有时是在本子上,有时则在手机里。在需要用的时候,会先从这些积累的灵感里捕捉思路。最近一年思维封闭,火花渐少,留下的灵感片段也不多。翻阅后惊觉,火车上竟是我与自己内心对话,倾吐心声最多的场合。

或许真的如此,飞驰的火车是刺激我创作才华的源泉。

这几年出行次数渐多,无论是演出、各类通告或是旅行,大多搭乘飞机。我对坐飞机一向无甚好感,除去第一次的新鲜感,后来的乘坐经验都倍感无趣。特别是旅行时,空间的瞬间转移,总缺了那么些“在路上”的味道。相比起来,轰隆隆摇晃奔跑着的火车,更让我有一种肉体和精神双重远足的快感。

第一次坐火车,是高考结束那年的暑假,和家人去洛阳玩。只有6、7小时的空调列车之旅,印象并不深刻。大学毕业那年的夏天,独自一人坐火车去北京,是记忆中很有趣的一次。坐在硬座上的我,一整个通宵都在和瞌睡斗争。好在随身带了一本村上春树的《象的失踪》,靠读小说勉强让十余个小时的旅途变短了些。而从北京再次独自硬座坐回来的途中,尝试了和同座的年轻人们搭讪,话题固然乏味,但有效地治疗了一下我内向的脾性。

从平遥回西安的火车上,我没买到坐票,深夜里几个小时站着过来,现在回想也实属不易。凌晨时扛不住在车厢交接处觅到一处蹲坐之地,旁边有一对朋克小情侣拥抱着吸烟,瞬间觉得自己无比孤独,那画面至今都清晰。和XY一同坐火车去成都玩的那次,我头回体验了“绿皮车”的滋味。居然可以在车厢的座位上开着窗户抽烟,让车窗外的风肆意打在脸上,这是很妙的体会,于我也是唯一一次。

在去日照的火车之旅上,第一次迸发了创作的欲望,站在无人的列车夹缝,拿起手机写下这么几句:

他立在人群中间 张开双臂
虚张着声势 假装很有力
每个经过的人 不留下一个痕迹
他却以为 人人都怕自己

在人生旅途中 你我都曾扮演过稻草人
一阵风吹过 就成了落魄的化身
他小心提放着被人偷走自己的心
其实躯壳里 只剩稻草和灰尘

列车固执的经过身旁
泛起 稻草人的忧伤

曹石

去往甘南的火车上,深夜躺在黑暗的卧铺里,在机械枯燥的车行声音中,我的心早飞出列车飘向远方,手中记录了如下零碎的句子:

有多少夜晚醒来
你不知自己是谁 身在何处
身边的每个面孔都如此陌生
你像个孩子一样无助

我要带你 去那大山的深处
在无人的峡谷 一起跳舞
我想在草原上 为你摘一朵蓝色的花
沿途的风景最美 而她永不枯萎

在从昆明到大理的火车上,头戴耳机听着电子乐,敲打手机,写下更多更多的文字,偏生肉麻至极:

天空亮了 天又黑了
关我什么事
电视亮了 电视灭了
不是我干的
我爱的人儿丢了

打开报纸 没你的名字
撕掉它 没意义
翻起手机 你没有消息
空气里没有你信号的痕迹
我爱的人儿丢了

走在街上 人群穿梭
听不到你在其中唱歌
关掉台灯 习惯性伸出手
你没在我怀里

我爱的人儿丢了

无论诗句、歌词,或是些文字的散碎片段,所有火车上创作的东西远不止如此。更多的灵感从火车中钻出,并积蓄下来。

我期待下一次的火车之旅—也许又是一次盛夏的出行—在将我浮躁的躯壳带去远方的同时,也能给我的内心深处带来不同的荡漾。

火车带来灵感 二维码相关阅读
火车上的一件小事
我这辈子都不想坐
一个陌生女孩的爱情故事
我在火车站被一个维族女贼威胁


2个 群众围观在“火车带来灵感”旁边

  1. 雷刚 说:

    我一直在想,能不能让曹石来写一期e报呢?曹石也是一个大才子么!

  2. 拉矢·拉·德·郝欣苦 说:

    纯正的文艺青年…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