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51期]有种来拆沙泘沱

@ 五月 26,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5月26日。1999年的今天,欧冠决赛,曼联送给拜仁一个足以记入史册的黑色三分钟,在伤停补时连扳两球,最终2:1反败为胜,正所谓成王败寇。此话同样送给在评论中对1250期e报导语不爽的读者,我非果粉,但却认为唯独1945年后的四年内战,没有任何英雄可言。对宣传阵线造神的英雄不假思索的顶礼膜拜,这样的民族才叫犬儒。难道每个人都要具备社会主义优越性的价值观?

[本周民生]从地铁延时说起

地铁二号线通车8个月,末班车的收车时间逐渐从磨合期的21:00(933期之1)延时至21:45,从6月1日起,二号线的末班车时间将再延后半小时:北客站最后一班时间为22:15,会展中心站最后一班为22:30。看来,二号线的收车时间终于开始和国际化大城市接轨了。

在这8个月的等待中,北客站在荒郊野岭中一直在敬业的运行,按其现行时刻表,G2015、D1009、G2017、G2019四列列车的抵达时间依次为21:46、22:01、22:20、22:50,也就是说,截止到本期e报截稿时,凡乘坐这四次列车来西安的乘客,都赶不上地铁的末班车。即便在延时后,仍然有两趟车的乘客将会被地铁苦逼的甩下。

当然,你可以让他们选择公交。不过,实在不好意思,北客站大部分公交的下班时间比地铁还要早。目前北客站有四条公交线路,分别为263、264、265、266,除266在23:00收车外,剩下三趟车19:30就不拉活了。一辆车的运力够用吗?去年4月的一个帖子称,10点半抵达北站的后果是200多人挤不上末班266(847期之7),这些人最后甚至拦拉土车回市区,看来狂派有时也会分外可爱。

当时,一个优越感的群众回帖称:“一旦地铁通车了,连站厅都不用出,根本没有坐公交出租的必要…都21世纪了,头脑还停留在等公交上。”地铁通车八个月了,一年前投诉的情况至今依然每天都有可能发生,什么叫打脸?这就叫打脸。

为了能解决这个一年多都未解决的困境,强烈呼吁交通局特批草滩农民可以开拖拉机和蹦蹦,把晚班乘客送到张家堡公交车站,这才是文明的细节(1249期之4)。

[本周冷笑话]有种去拆沙泘沱

在网易新闻,有一则霸气的评论这样说:“我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这块土地上。满洲人来了,我这块土地是我的;八国联军来了,这块土地还是我的;袁大头来了,这块土地依然是我的;连TM日本鬼子来了都没好意思说这块土地是天皇的。现在你来了,理直气壮地说这块土地是你借给我的——你TM算个什么东西?”

这个疑问,显然对三星来袭后的长安区的干部们无效(1248期之31250期之4),他们正深入农村,用无产阶级先进性劝说群众搬家。而政府也试图从政策上来使他们的行为合理合法,至少能从官样文章中回答这一霸气疑问。

据西安市住房保障和房屋管理局透露,他们5月起将分批对从事房屋征收工作人员进行全员集中培训,今后凡参与西安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人员,均需参加房屋政策法规培训,考试合格后发放《西安市房屋征收与补偿工作人员岗位证书》,持此证方能上岗。

官方称,此举可打击拆迁现场违法违规行为,保障拆迁当事人合法权益,今后的拆迁现场和入户协商时,没佩戴“上岗证”者不得上岗,特别是不得入户协商、调解。这种上岗证,政府想印可以印上几万张,黑社会人手十张都没问题,你要是信它就傻了。

再转向另一个场景——泘沱村。“@天堂风马”向【西安e报(微博版)】投稿称:“沙泘沱村修建了两栋高三十层的违法建筑,楼离我们小区的楼间距不到五米,中午12点以后,整个小区都晒不到太阳。去年相关部门查处过几次,可他们还是越盖越高。我上周又向违章建筑雁塔监查队投诉,他们说去年就查处过,他们对村里擅自开工也表示非常纳闷。”

沙泘沱村

“监管不力”?这小词儿任何相关部门都受不起,即便你把董军和孙清云叫来都没用,因为此村姓赵,赵乐际的赵。有背景的妖怪,连孙大圣都奈何不了,更何况几个市里的监管部门?

如果有一天,佩戴“上岗证”的拆迁人员和年富力强的机关干部能进驻沙泘沱查一查,拆一拆,公平和正义就到来了吗?非也,即便真如此,那也是某位爷和不厚书记一样倒台了而已。

[本周教育]小升初考试

西安市民办小学升初中考试在5月26号开始(1094期之1),用官方的说法,我们应该叫它民办学校“小升初”全面素质评价,但这也只是个名字上的区别而已,正如影帝总理从温相变成李相,名字不同,但演技不会变。

如果要报考西工大附中分校、交大附中分校、高新一中初中校区、铁一中分校这些热点民办学校,你必须参加这个“考试”,考上了才有送钱的资格。今年招生最热门的学校,计划招生1000多人,报考人数就达到了3000多人,再发展几年,都可以跟高考齐名了。

官方宣称,全面素质评价中不能出现奥数内容,实际上呢?“@我不需要什么”说:“我弟早上去高新一中考了,试题是运用勾股定理,斜边长6,求两直角边长。”会开根号的小学生是什么水平?不比奥数题简单多少吧。而“@久久一得”补充道:“ 这只是对外做样子,早录取过了。去年开始的奥数、奥语考试,春节后出的录取通知(口头、电话),唯一和往年不同的,是没有提前交钱。

[本周话题]陕博的收费

陕西历史博物馆的部分商品收费过高,这一现象被人民网曝光了:市场价十几块钱的书籍动辄被卖到上百,一本68元的《西行漫记》售价360元。游客称,陕博书籍背面的原定价基本都用标签纸贴过,揭开标签,部分定价也被人为抠掉或者涂抹,因此这品涉嫌价格欺诈。

对于高价现象,陕博的销售人员称,他们的书属于进口书籍,面对的客户群不一样,这些书“只对团队和外国人”,潜台词是:反正是蒙外地人和外国人,本地人和本地媒体别拆台。

陕博的行为在争议中得到了部分游客的支持,一位游客认为:“毕竟陕博是免费的,博物馆内还有大量的人员要发工资,各种事业都需要开支,以这种方式赢取更多的经济上的收益是件好事。”不过,《禁止价格欺诈行为的规定》明确表示,标价签的价格与实际不符并以此为手段诱骗消费者购买的,便称之为价格欺诈。陕博抹掉书籍原价并抬高数倍,显然在此之列。

@相见-恨早”认为:“同样的矿泉水在路边的商店卖1.5元,在三星级酒店卖4元,在五星级酒店卖8元,你觉得贵么?你愤慨么?自己犯贱去喝人家8块钱的水,就不要怪别人定的价格高,想要喝便宜的就去超市吧,还是那瓶水,超市只卖1.1元。”这例证听上去也并非毫无道理,因为毕竟陕博没有强买强卖,而是坐等愿者上钩。

总之,这是一个左右都有理的话题,我们能规避的只有“别在景区买东西”这一天理,剩下的只留待大家无解的讨论了。

[本周数字]“老龄化”与“不敢生” 

最新数字显示:西安市65岁以上老人为71.64万,占全市总人口的8.46%,远超世界上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7.5%的平均比例,这意味着,西安市已经向人口老龄化的门槛,迈入了坚实的第一步。面对不断增长的老年人比例,年轻人缴纳的社保,不知是否能够填平政府挖出的深坑。

老年人不断增加,但西安一些80后育龄夫妇却陷入这样的两难:生存还是生育?巨大的生活压力和生育成本让他们“不敢生”:

29岁的小赵是一家私企员工,她和丈夫每月工资加起来5000元,每月还1500元左右的房贷,剩下的3500元除去缴水电费、物业费、电话费和日常开销,一个月最多剩下不到1000元。夫妻二人对生娃感到压力很大。

而据《三秦都市报》调查了三个样本:1988年出生的龙宝宝花费前后共花费1000多元,2000年出生的前后花费9000多元,而2012年出生的娃则花费大约4万多元。虽然这三个样本毫无可比性,但三组数字明显告诉我们,生娃是个花钱的事情,毕竟24年前的1000元也是个相当惊人的数字。

[本周财经]慈善能冠名了

省慈善协会推出了一项新策略:设立可由个人、家庭、单位冠名的“小额冠名爱心慈善基金”。

通俗解释下,就是如果我每年向省慈善捐赠120元(每月10元),就可以获得“胡铁花爱心基金”一个,并可以指定这个基金捐给谁,然后还能获取陕西省财政厅统一印制的捐赠票据、捐赠证书、纪念标牌,并把我的名字载入慈善功德簿,如果我愿意,还可以在慈协网站查看冠名基金年度使用情况,一年期满后可续期,否则取消冠名。而若是有单位想冠名,每月最低捐款500元起。

是美美又缺包了?还是没人捐款了?居然能让慈善协会想出这招来吸引大家捐款,可想而知,他们的信用已经丢到什么程度了?做慈善,还是要远离官方,任何民间慈善组织,都比他们有诚信。

[本周图片]铁匠的神技

 铁匠

灞桥区有位铁匠看三国演义看得嗨,于是照葫芦画瓢手工打造出古代十八般兵器,看上去有板有眼的。铁匠说,现在很多兵器都不加钢,而他打造的十八般兵器都可以砍断钢筋,值得玩味。由于加工一套兵器得半年时间,因此售价两万,不知是否会有人来买。

[本周视频]南大街的歌手

已经记不得【西安e报】推荐过多少次街头歌手的视频了,他们用自己独有的生活方式来追梦,有梦想的人总是可敬的。用这则视频的上传者“中铁狼人”的话来说:“朦胧夜色,霓虹闪烁,人潮涌动,他却醉了自己,醉了他人。”

《[西安e报:1251期]》二维码网址史上今日
[西安e报:155期]兴庆公园要建“不夜城”
[西安e报:520期]浐灞和鲁能的这五年
[西安e报:885期]菠菜面能吃吗
一个家长的焦虑


10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51期]有种来拆沙泘沱”旁边

  1. 阿鲁巴 说:

    博物馆早已经免费开放了,人员工资福利省财政负担,博物馆的日常运转经费由国家负担,不存在用三产收入贴补运转经费一说..

  2. 苏小糖 说:

    夏天夏天悄悄来临,留下多少小秘密

  3. 关中麦客 说:

    才下心头,又上显示器。

  4. deep 说:

    英雄总是存在的,内战一方也各有英雄. 英雄是个体存在,硬要附上政治意义, 那是文人们和政治家的把戏,但那些献身的英雄,总有让其舍身的原因。这跟当时的特定历史条件有关。如果这样否认一个英雄,那就扯淡了。军人的天职是遵守命令,至于战争是否正义,也要看阵营。无论哪个阵营和政治意识,对勇于献身和忠诚的军人都是赞同的. 至于某些人不认同内战,但没必要不认同那样的献身精神。如果这样,那解放军的传统。那么在和平时期抗灾过程中牺牲的那些战士,不算是政治宣传被“洗脑”的牺牲品吗? 说话前,先动动脑子,对社会的不满,也没必要找个目标就乱吠。

  5. 胡铁花 说:

    你既然承认英雄是个体存在,又说不要附上政治意义,那么必然有承认和不承认之分,你承认我不承认,有何不可?若是硬要人人承认,那必然附上了政治意义嘛。再说,本来就有政治意义在其中。
    另,我认同献身精神,但不觉得献身的就是英雄,木问题吧?
    再另,抗灾过程牺牲的战士都是英雄!坚决不能容忍尔等将其污蔑为被政治宣传洗脑!

  6. lilan 说:

    不知道谁得罪了总编,所以本期开头看到些莫名其妙的东西。
    现在的情况是,你不反对XX党,你都不好意思出来见人。轻的,有“犬儒”帽子伺候,重的,变成“5毛”,全家被问候。
    XX党现在基本是既得利益集团的代表,这个大家都看清了。但是并不妨碍当初它有广泛的民意支持。是对1840年以来,中国逐渐变成任人宰割的弱国的一次探索和尝试。此后建立的完整的工业体系,基本统一,政令畅通的结构,是中国有可能再次崛起的基础— 尽管从现在看,这个目标已经渐行渐远。
    回到董这个事情,作为一个兵,他无论是被忽悠的,还是自愿的,为了自己的理想(哪怕是错误的)而牺牲,他是合格的,是英雄(我个人观点)。
    一个民族需要英雄。坚决地否定本民族任何东西,这就是现实的中国社会。

  7. 影子 说:

    “为了自己的理想(哪怕是错误的)而牺牲,他是合格的,是英雄。”
    曬傻逼。

  8. 古城钟声 说:

    有些话是不能说的,你懂的~

  9. 阿明szy 说:

    沙呼陀是升天的鸡犬当道,难怪管不得,拆不得;冠名的慈善是一举多得之事,关系户可以卖证书标牌了,那个会可以收到钱了,捐钱的可以不管来路先得个名了,至于最终是否慈善又有神马关系。

  10. 铁线 说:

    话说得很霸气,但是……日本人入侵西安了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