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走路

@ 五月 29, 2012

原文首发于《四季有春》,感谢作者“春春”的原创分享,曾撰文《春天在成都启动》】

晚上七点约人,四点半即坐上公交车,往那个方向,准备在那里周边走动走动。公交车上人不多,零散站立。我抓着扶手,随着拐弯刹车摇晃着,面前座位有两个年轻女孩子在热烈地讨论某些事情,眉飞色舞,还伴有手舞足蹈。这是我多么遥远的情景,曾经在什么年月和女伴这样说话呢。

前两天在明媚的春光中,一个女伴惊讶地拔掉我头顶三根亮闪闪的白发。而我已经不惊讶了,我准备好接洽将会系列到来的岁月馈赠,在年初的时候,有一天迎风说话,我已经头一次体验了牙疼!而记忆、精力早已温柔地割着我的神经,以他们衰退的钝刀。

公交车走过友谊路的路口,电话来了,情况有变,再约时间。于是我跳下车,决定从这里走路回家。站在十字路口,犹豫了几秒,就跨入吸引着我的友谊路,新近发芽的大梧桐已经形成好看的绿色穹窿,我觉得走进去非常美妙,这种美妙盖过今天所有。

走啊走,中间还淋了十分钟太阳雨,从树叶间滴下来的雨滴让我的头发不那么飞散。经过路边的店,经过的人,经过的声音,慢慢走得微微有汗,就脱掉外套拿在手上,短袖让人的肌肤上纹满春天的惬意符号。

走了整整一个小时,进院子的时候,觉得腰酸,就坐在花园小石桌旁,吃一块刚在路上买的小蛋糕,翻看《南方周末》,看文学版作家洪峰被村民打的事情,看作家马原得病后的创作和心情,生活就是每天的细节,每天的细节都需要精力观看和抵抗,也许某一天某一个时刻就会有很强烈的震动,那也是要接受的。

配图
(图片来自网络)

身边的篮球场一群小伙子在打三人篮球,我托着头看,青春的汗水真是世间珍贵的东西之一。

想起自己曾经的青春岁月,怎么时间就过去了呢。前些天翻到二十出头的照片,觉得那么清纯美丽的一张脸,可是那时候俨然不觉得,内心翻滚的是别的东西。可是一切不再了,却获得一点自信。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个道理。

院子里的小长廊紫藤开了花,时不时飘过香味。我就坐着,看打球、看奶奶追小孩子、看那边那个不老的男子拄着拐杖。这个小花园多么让人迷恋,生活也多么让人迷恋。

这迷恋当中最不可说的大概就是顽强的厌倦,前几年我写过一篇《厌倦感和一只狗》。昨天我看《马雁散文集》,是我近期买的书里我爱的一本,这个才华横溢的女子2010年在上海访友期间在酒店因病意外辞世,刚过三十岁。很厚的书,我翻看,很多真实的活力,还有精神的生活才是真实的。她自己说:有很高级的厌烦情绪。

我知道说的什么,这句话就是知音。

一次走路 二维码相关阅读
雪夜的传说
月亮的歌声
霜叶红火
今年的银杏树叶


1个 群众围观在“一次走路”旁边

  1. 鱿鱼丝有颗痣 说:

    最近我看《路上的春天》。感觉跟这个颇为相似!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