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e报:1254期]向610位公民致敬

@ 五月 29, 2012

关注西安,e起读报,本期截稿于2012年5月29日。1382年的今天,明太祖朱元璋设立锦衣卫,是中国明朝时期的专有军事特务机构。这是最早的中南海保安吗?

[1]公厕里的苍蝇

国际化大都市在追赶潮流这方面永远是不落人后,继帝都出台“公厕内苍蝇数量不得超过两只”之后,西安市市容园林局也强调自己其实也有这方面的规定,只不过苍蝇数量是三只。且不说这样的规定是如何出台、如何执行又如何对其进行检查,公厕的卫生与否,是苍蝇的数量能决定的吗?

这次专家们和市民们站到了统一战线,一致认为这样的量化指标是“纸上谈兵”,毫无科学性和可操作性。如果一个公厕恰好有两只苍蝇,就在规定范围内,那是不是就可以置之不理了呢?我们的政府总是想一片好意的关心人民,连人民的厕所都抓住不放,什么时候能把这份儿心用到毒奶粉和地沟油上去就好了。

[2]给小偷的一封信

5月25日下午5点半,家住西安卫民社区3号楼的王女士下班回家,发现家中一片狼藉,自己的财务首饰都被偷走了,同时丢失的还有她和丈夫刚给8岁半的女儿送的生日礼物——一部手机。在得知手机丢失之后,林林给小偷写了一封公开信,贴在了小区门口。

小偷

给小偷的信

林林说,我想小偷叔叔也是迫不得已才偷东西的,心还是好的,所以想让他回心转意。如@吃不饱的肚皮_0m3所说,我们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是该告诉他们善良如林林还是教育他痛恨小偷一旦抓住严惩不怠?小孩子的世界总是这样多的美好和宽容,但总有一天他们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很多“坏叔叔”,这些人这些事让他们过早接触到了社会,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3]死无所依

在咸阳市区联盟二路南口,一名9岁男孩和4岁的妹妹跪在马路边上,求好心人捐钱安葬病逝的父亲。他们的父亲叫蒋全,59岁,四川人,有一智障妻,蒋全一家一直居住在公厕旁一个废弃的房子内,他靠修钟表为生,5月21日突发脑溢血,家里因无钱放弃治疗,26日不幸逝世。女孩是他收养的,两个孩子都没户口,也没上过学。

这是现代版的“卖身葬父”吗?在【西安e报(微博版)】的评论中,网友分成了两派,一些人对这两个孩子表示了同情,并向我们的和谐社会竖起中指;另一些人则认为这是某些犯罪团伙别有用心的布置,就为了骗钱,应该打击。不管是哪一种,眼前的事实都是这两个孩子无家可归,生无所靠,死无所依,在一片繁荣的和谐社会发生这种事情让人无话可说。

最后,@上至浮云齐说,河北大午农牧集团有限公司监事长@孙大午已同意免费承担好心人蒋全的两个孩子从幼儿园上到高中一切费用。但是这两个孩子没有户口,上学也是一件麻烦事。

[4]国足要来

以后省体能看到国家队的比赛了,5月29日晚上7点中国足协正式宣布,男足国家队七个主场:分别是北京工人体育场,上海虹口体育场,武汉体育中心,长沙贺龙体育中心,陕西体育中心,天津奥体中心,秦皇岛奥体中心。想来足协看上省体也跟西安的金牌球市有关吧。

不少网友担心省体的设备和安保能否过关,@雪影风–风行师大说,听闻省体比赛少夜场竟是夜场设备不达标,难不成古都的比赛都下午打?而且一个为中乙联赛都限制人数的管理方在国字号大赛面前精神会多么紧张。@赵小墩儿也表示,别的地方都是城市的体育场,就西安是陕西省体育中心!就不能新建个西安体育中心?省体的设施已经很落后了,不比工体和虹口。要我说,其实大家都不用担心,过不了多久就会出现大资金重修省体的消息,不信就看吧~

[5]执法为啥要便衣

就在足协宣布省体成为国家队主场时,@小马胖子在东一路路口看到一个小商贩被一伙地痞欺负。又是抢车又是辱骂推搡。后来发现那些地痞竟不是“地痞”,而是便衣城管!@小马胖子很是不解,他想问问各位:“城管为什么要找‘像地痞的人’去做便衣?用地痞和暴力来维护城市秩序,这就是执政能力?”

便衣执法在西安非常常见,为的是能更深入直接的发现这个城市的问题,结果却成了不少地痞流氓发家致富的新路径。要么是城管雇了一些地痞流氓“执法”,要么是地痞流氓冒充城管“执法”,一旦出了事儿,怎么都可以和城管本身撇清关系——不过按照现在的情况,撇清关系又有什么意义?

[6]再见,二府庄

二府庄

再见二府庄

继八里村之后(863期之8、1090期之本周公共事件1224期之4),二府庄的拆迁也开始了,这个以西安艺术院系学生为核心形成的、长达15年的艺术生态圈被彻底打破。学生、老师、做画框的、卖宣纸的、办考前班的、做鸡蛋灌饼的…所有围绕“艺术”进行的生活在一夜间土崩瓦解了,同时瓦解的还有十多年来关于二府庄的各种情结。

在不少美院同学的心里,二府庄和美院其实是一体的,这个地方,承载着多少美院人的梦想。在通往城市现代化的道路上,这些城中村脆弱的如年轻时的梦想一般不堪一击。抹去了千万个二府庄,千万个城中村,也抹不掉那些关于青春和理想的记忆。

[7]还是得懂点儿科学

两年前蓝田人侯端锋发明了一个戒烟打火机,原理在打火机旁放个储烟仓,吸烟者可取出上次剩下的香烟,吸上几口后继续放回储烟仓,据他说这样吸烟者可以逐渐减少吸烟量。两年来他投资20万弄着玩意都打了水漂,根本卖不出去。

我觉得吧,发明这东西的侯哥他一定不怎么抽烟,你见过哪个抽烟的人会抽两口再放回去?而且这样的危害更大,一根烟后面三分之一伤害更大,致癌率更高。想法是好的,可是这方法他不科学啊,难怪20万会打水漂呢。

[8]市民的抗议

5月初时,有市民反映西安长乐公园长乐潭上建过山车,经过媒体报道后,施工不但没有停止反而变本加厉,长乐公园周围的市民更加愤怒,大家决定征集市民签名要向西安市规划局和市容园林局反映问题,不到半天时间就有610位市民已经签名上书

市民周先生说,长乐公园最初是个大苗圃,里面都是花草和苗木,后来才建成了动物园,而在动物园迁走后,就成了现在的长乐公园,当年5·12地震的时候,附近的居民都跑到这里来避难,现在公园里建筑物越来越多,商业化现象越来越严重,如今竟然要填湖盖过山车。市容园林局表示将会认真听取居民需求,会向领导报告,并做调查。

请容许我代表我个人在本期e报向着610位市民致敬。这件事让我先想到了厦门PX事件和南京的梧桐树事件,越来越多的人关注周围的生活环境,能向不公平的事情说“不”,并聚合微小的力量改变之,这样的人可以称为公民。前路艰辛,希望能听到你们胜利的消息。

[9]倒霉的主播

继@主播康宸过后(1218期之1说错话了怎么办),另一个主播——知名美国籍双语主持人@潘璐璐lulu也陷入了口水之中。她发微博称:作为一个在美国生长的人来说,严格意义上讲,我是华裔,我用另外一只眼来看待中国城市级别划分,我有我的理由。在我心中,一线城市是北京;二线城市是上海,深圳;三线城市是青岛,大连;四线城市是成都、广州、天津;五线城市是福州;六线城市是重庆、哈尔滨;七线城市是西安等等。

其实这个主播还是很看得起西安的,在她心目中的排名中西安在全国城市中排第十一耶~不过这个潘璐璐没有坚挺多久就软了,删掉了之前的微博,并且发出了道歉。不知道她会不会像主播康宸一样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删掉所有的微博并改名离开。话说回来,对于西安,挨得住多深的诋毁,就经得起多大的赞美,只要这里的人发自内心的幸福和快乐,哪怕它是十三线城市也无所谓吧。

[10]西安的天

这是@橙子映画拍摄的西安的天,使用的延时拍摄的手法,感觉天上的云像飞一样飘过去了。掐指一算,这是我在西安的最后一个月了,西安的天,虽然不是最美的,但我爱这里。

[西安e报:1254期]向610位公民致敬 二维码史上今日:
[西安e报:888期]西安影像(Ⅱ)
[西安e报:158期]江山,如此多娇!
[西安e报:523期]一撮屌毛
青城之恋


15个 群众围观在“[西安e报:1254期]向610位公民致敬”旁边

  1. wodonot 说:

    萨桑要离开这座城市了?会离开e报吗?

  2. 更好C 说:

    动物园,兴庆公园他们会被轮奸

  3. 匿名 说:

    走吧,西安会想你的

  4. 陕西热娃 说:

    走吧,西安会想你的

  5. 人造的一堆土 说:

    走吧,离开这座闷骚的城市。

  6. 路过而已 说:

    610位老头老太太吧~~~~。要是少年人,青年人,甚至中年人,也不会全部都反对吧。
    本身过山车这东西不就是应该出现在公园里么?
    610个老头老太太安静惯了,瞎JB折腾。
    只要不是改建会所之类的营业场所, 来个过山车,没事儿去玩下有啥不可呢?

    做编辑的你没在附近住吧?我家住附近,我小时候去看动物,长大一点就去哪里玩,简单粗陋的什么旋转木马啊,疯狂老鼠啊,那时候很期待有个过山车。

    活在自我世界中的老头们,你致敬个屁啊? 你敢不敢客观公正一点写文章?

  7. 胡铁花 说:

    1、即便是610个流浪汉,也有表达态度的权利。
    2、过山车出现在公园,附近的人有反对的权利,楼上也有支持的权利。
    3、过山车有无出现在公园的权利呢?长乐公园属西安园林局,是享财政拨款的公益免费公园,也就是纳税人出资养它,纳税人自然有权对其中擅自进行的商业开发提出反对意见,更何况周边群众。
    4、若长乐公园无财政拨款或长乐公园入不敷出,这都不是商业开发的理由,应问责园林局或市政府,不是群众应考虑的问题。
    5、不合你意就是不客观公正,这是一种以自我为宇宙中心的极端思维,极左极右一向如此。
    6、如果楼上去现场打出来一个支持建设过山车的牌子,也会得到我们的致敬,因为这是纳税人的合理权利,这才是公民社会的常态表达。

  8. 影子 说:

    美国主播好无辜

  9. 海盗电台 说:

    操,长乐公园都有粉丝了。 小集体利用公共资源为自己谋利,破坏了公众利益,这就是事情本质。 谁给了这些王八蛋嚣张的权力,政府强大财政不但不养公园,反而利用公园挣钱。长乐公园的管理者是王八蛋,那么上一级政府就是生下这些王八蛋的王八。

  10. 萨桑 说:

    这怪我没有在文章中说清楚,这610位市民里还真不是老头老太太,有很多青年人和中年人。

  11. 草坪驿站 说:

    为啥刚好是610这个数字呢?怎么这么耳熟呢?

  12. 匿名 说:

    朱元璋建都是在南京,而南京没有中南海,所以也就没有保安一说了!

  13. deep 说:

    小商贩如果不在禁止区域内练摊, 不越位占用人行横道。 城管会去随便砸摊儿么? 求解

  14. hd 说:

    在一个正常国家。谁赋予他们禁止摆摊的权力?人行道是谁的?如果是公民的话,有多少人同意他们摆摊,应该由全民或议员决定。当然,你说这是在中国,中国就该犯贱,我无话可说。我只知道,到了晚上纽约的人行道上全是犯贱的中国人在摆摊画画。

  15. hd 说:

    另回deep,就中国现有法律规定,城管也只有禁止摆摊和暂扣物品的权力,没有雇佣社会流氓毁坏他人物品的权力,更没有伤害他人身体健康的权力。 按照你的逻辑,假设你把你妈强奸,你就该被阉割。谁让你去强奸你妈了,如果你不强奸你妈,你就不会被阉割不是。不过按照法律的逻辑,你只该被判刑而不是被阉割。懂了吗?

注意:评论也是“话语权”,请用好每个行使权利的机会。

为防止“网评员”污染,您需要获得帐户注册邀请之后方可留言。